灵能异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钟樊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弗里德里希·尼采

  “你是因为什么想要成为一名灵警?”

  宽敞的会议室内,一名面戴厚重镜片,身着灰色警衣的中年女人平庄严地问道。

  女人的正对面是一个窝缩在椅子上,满目颓废的年轻小伙子,他的名字叫钟樊,是来参加灵探考核的一位选手。

  “为什么?”

  钟樊,低头看着自己红白间格衬衫的纽扣陷入了沉思。

  刺耳的警笛声,刺眼的闪光灯,还有街坊邻居裹着睡衣指指点点的样子在脑中闪过。

  “就是这家人吗?”

  “这孩子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父亲!”

  .........

  无助的小男孩在发抖,他蜷缩在门的后面。警察从他家里进进出出,陌生的交谈声和人们的目光把整个楼道挤得水泄不通!

  那是一个过不去的夜晚。

  钟樊晃过神来,他的目光落在了镶嵌在长桌正面的硕大警徽上,然后摆了摆手,嬉皮笑脸地说道:“路上看到贴在电线杆上的小纸条,就来了,听说包吃包住不是吗?”

  钟樊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内寂静无声。

  “啪!”女人身旁的一位胖子怒拍长桌,大声呵斥到,“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严肃点!”

  钟樊耸了耸肩,

  女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这个回答确实令人出乎意料,大概是她从警10多年来听到了最荒诞的理由了,不过她很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严肃地说道:

  “别贫嘴,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场合,你的回答将会决定你的面试成绩。我们灵警队不需要一个吊儿郎当会讲笑话的小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钟樊瞬间收起了笑脸,扭正自己的身子,虽然样子有些刻意,像一个知错就改的孩子,但态度总归是好的。

  会议桌前,那枚油光发亮的警徽上镌刻着两人一鬼,鬼的脖子上架着一把拂尘,手握拂尘的是一个身着道士服的执法人,另一个是身着现代警服手握长枪的灵警察,警徽的两边刻满了红铜色的彼岸花,跪在中间面目狰狞的恶鬼却在钟樊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明明只是烘托正义的陪衬,钟樊却觉得它有些孤单。

  “我觉得,没有绝对好的人,也没有绝对坏的人,鬼也一样吧!我想,即使是恶鬼也应该接受人道主义的裁决,而不是,无理由的铲除吧?”他望着警徽上那张哀嚎的脸,思索了许久说道。

  此话一出!

  在场的所有的考官都惊掉了下巴!

  “滚出去!”

  胖子怒目圆睁地大声骂道!

  巨大的动静吸引了会议室外面考生的注意,他们议论纷纷,是什么惹得考官如此生气!

  有的甚至俯首将耳朵贴在门上。

  “什么情况啊?”

  “里面那人是谁啊?小小的心理调查能惹得这么大动静?”

  “钟樊啊!听说过他,三年考了三次全都挂在这一科上”

  “也是个狠人!”

  .........

  会议室内,“你现在是在质疑灵警队的司法系统吗?你这种考生我见多了!空有一点才学就自视甚高!你知道我们灵警队的筛选有多严格吗?你知道每一个灵警身上担负的职责和使命吗?.......”

  钟樊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喋喋不休的胖子,会议室外嘈杂的议论声和胖子义愤填膺的谆谆教诲,相互配合着,勾肩搭背地将原本安静庄严的氛围请了出去。

  眼看场面有些闹腾,一只手赫然立起,胖子立即闭上了嘴!

  女人站起身来,径直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她拉开大门!

  那几个顽劣的考生原本正贴在门上偷听,突然一个踉跄,几人滑稽地扑倒在女人的跟前。

  “方警官!”他们面露尴尬之色,挠着脑袋向女人打招呼。

  女人严肃地说道:“你们几个,可以回家了。这么点定力都没有,怎么当灵警?”

  顿时,场外的考生鸦雀无声,板板正正地坐好。

  “啪!”大门又关上了!

  “钟樊,是叫钟樊对吧?”

  “是的,方警官。”

  “我的名字叫方瑜。05年加入灵警队,警龄15年,现衔职为一级警司,担任灵警队重案组组长一职,从警期间经历过各式各样的刑事案件!在我看来,你刚刚所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毛头小子在华尔街开一张无力支付的空头支票,站不住脚的。”

  方警官走向钟樊,来到他的身后,双手环胸,用胳膊肘抵住椅背的上方。

  钟樊沉默不语,安静地听着。

  “你知道,13年长原工业集团工厂的68事件吗?16年长兴小学的23事件?你说恶鬼并不一定恶,我承认。他们可能也有另一面,可能曾经是好父亲,好丈夫或是什么的。但在制度齿轮下,这不应该成为阻碍我们灵警警员决策事件的判断标准。你知道,可能你的一次心软,一个犹豫,将会有多少人为你的行为买单吗?将会促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吗?”

  “方警官,我认为你在偷换概念,我只是说恶鬼并非恶,为什么人类犯了罪,有三六之分,依刑判法,而鬼无论大小都必须铲除?这难道不是有违人道吗?”

  钟樊说道。

  方瑜将手搭在钟樊的肩上,“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可我们不需要好孩子,也许当初的我也像你一样有过疑惑,但是当你见过无辜的人被牵连,仅仅是因为一个犹豫,你就会觉得,也许强力的制度才能缔造出最适当的结果。无论是何原因,只要越界干涉现有阳界事态结果的,都应该铲除!绝对的正义也许是偏执的,但肯定是大众需要的,正义需要牺牲!这!就是灵警队,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是肮脏的,但它一定合理的。”

  钟樊将肩上的手扒拉开,“我实在无法认同这样的想法,仅仅是为了大众的需要,少数服从多数是这意思吗?其实灵警队不过就是人类的自卫队罢了,打着什么公平公正的口号。哪怕是一个鬼,偷了东西也需要被革除吗?这难道不是区别对待吗?所有的重心都是倾向于人类这一边的不是吗?”

  “你这是在钻牛角尖,孩子,我很高兴你能为鬼着想!但你有没有想过,它既然能偷东西,那它就能杀人?而且它已经暴露出了干涉阳界的行为,作为灵警,维护秩序的手段就必须强硬,你不能放过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孩子,你的想法只能是想法,它是理论上的,不适于实践。”

  “那方警官的意思是,只是因为鬼难掌控,超出了我们的预知,所以它才要受到如此区别对待,对吗?但你想想,如果有一天,你也变成了鬼,假设你不小心撞翻了超市里一瓶特价鱼子酱,而这使得你被你的老单位追杀,你会怎么想?你难道没有发现,近几年,鬼的犯罪率在不断的增高吗?难道不是因为这样不公制度的反弹吗?”

  方瑜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并说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鬼,鬼是人情绪的遗留产物,本就是危险的,你可以将灵警队理解为灭鬼队,我没有意见,只要它们不干扰到阳界的发展规律,那么麻烦就不会找上它们,你说这是谁的问题?”

  “这样的说法是不全面的,鬼始终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仅仅是因为它们是鬼,它们是未知的东西,就得受到更为严厉的评判标准,这是偏见,也根本配不上公正二字,总有一天,这些东西都会暴露出来的,它会形成更大的危害”钟樊掷地有声地说道。

  “好了,你的考核结束了!也许你的想法是正确的,但不一定能达到正确的结果。年轻人,如果灵警队在除灵的时候,还要和鬼约法三章,那才是真正的愚蠢,我已经能看到当你需要扣动扳机时的那份犹豫了,我们需要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警员来促成一个绝对安全的结果,根据你的心理测评,你并不符合我们灵警队的要求,可惜了你的能力,嗯?S级?但如果你能想通我说的话,随时欢迎你加入灵警队,好吗?”

  方瑜在成绩表,心理测评一栏打上了不合格的标签。

  “不必了,时间会证明谁是对的。总有一天,洪水会冲垮满是疮口的大坝,在此之前,它们是不会停止生长的,所谓的安定,不过是一时的假象罢了,你们所坚持的安定只是暂时的,”

  说罢,钟樊便起身走去,他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终于可以透口气了!”

  门外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

  钟樊头也不回地便走了。

  “这孩子,是不是多少脑子沾点?居然是S级,真是浪费了。”胖子无奈地说道。

  “不!只是这把刀有点钝,他需要打磨!用得好就是一把好刀,用得不好那刀就会伤了自己。”方瑜说道。

  “找人盯着他!”

  “收到!方姐”

  钟樊走出了灵警队的大门,碍于鬼这种超自然的东西并不能广布于众,所以灵警队这个机构和它的所在位置都是绝密级的,鲜为人知。就连发布考核的渠道,人员的筛选都极为隐秘的,不仅如此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媒体营销部门,目地就是方便灵警队执行办案。可以说,它的执行优先级是畅通无阻的,每一位灵警队员虽然见不得光,但内心都是十分荣耀的。这也是众人对钟樊的愤世嫉俗感到奇怪的原因,更何况已经到了最简单的心理测评这样鸡肋的环节,随便骗一下不就好了,实在是让人不解,而这已经不是钟樊第一次参加考核了,其实在来之前他已经对这个结果有所预期了,他需要的是一个能看清形势的人,来指引他,或者自己成为那个拨动形势扳机的人。

  有光的地方就必定有影子,两者互不相干却彼此依存,它们始终相互较劲着,然后达到一个趋于稳定的平衡。若是没有,便是一场灾难!

叶老的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