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序幕

  “嗬嚇……嗬嚇……”

  口干舌燥,双耳闭塞,胸腔狂跳,眼前发黑。

  陈博睿听到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他努力地,冷静地打量四周。

  这是火车两截车厢连接的地方。他靠着门,灯光折着暖色调的车内背景打在他身上,居然让开始发冷的他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这辆列车从汨涂市发车,去往,去往哪里不重要,但是在凌晨三点的车上总不会有很多人。起码这节车厢里没有。陈博睿心想。

  陈博睿刚刚经历了一场社团火拼。

  他为了报年少的恩,毅然决然地单枪匹马跑去干掉了恩人敌对社团的头头,然后小弟们发了疯一样地在找他。

  今天夜里,他被人发现了。几十个人堵在他的门口,每个人手里都有刀。也许也有枪,他毫不怀疑。

  于是他跳窗。逃命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捱了几刀。

  几乎是凭人力,他逃到郊外,眼前是铁轨,一辆绿皮火车迎面开来,速度不是很快。他决定奋力一搏,一番辛苦后他爬上了这辆火车。

  他的伤口还在流血,他想脱下外套,撕开几段布条来包扎止血,但是失血过多带来的失力影响着他,最终他一番挣扎,外套都没脱下来。

  他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纵横黑道十几年,最终要死于失血,死在一辆绿皮火车上。

  血腥味飘的很快,很容易吸引来人。来了人,条子也就不远了。陈博睿自觉身份见不得光,何况刚刚才干掉一个社团老大。

  “噔,噔,噔……”

  脚步声传来了。

  陈博睿希望来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是能救自己的人。但是这样的人,会在他的社交圈里吗?他父亲烂赌成瘾,十三年前债台高筑无力偿还,被人砍掉双掌,失血过多,不治。于是他十五岁提着一把西瓜刀去找人算账,十五岁就出道,靠双手砍出一片天地。往后的日子无非就是心狠手辣,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父子俩的双手都没干什么好事儿。他自嘲的笑笑。

  也许还是有那么个人的,陈博睿眼前忽然闪过一个身影,在那个身影清晰前,他就把那个身影赶出脑外。

  “噔,噔,噔……”

  脚步声越来越近。

  陈博睿咬咬牙,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车厢门拉开。

  冷风从他的领口袖口灌了进去,他觉得更冷了,他打了个哆嗦。然后往车厢里看了一眼,他的视线已经模糊,看得一点也不真切,但总归是个人影。

  “噔,噔,噔……”

  似乎就到了眼前。

  “不能被人抓住。”于是他向外跳了出去。

  他在空中回头望过去,那个身影好像伸出手来,好像想要抓住他但是没有抓住。

  “陈博睿!”

  有人喊我?他迷迷糊糊想着。

  风,泥土和青草的味道,嘴里还有点血味,摔在地上骨折了会很疼吧?陈博睿想。

  落地的瞬间,在疼痛袭来的前一刻陈博睿就失去了意识。

  不用疼了,真好。陈博睿最后这么想。

十斤月巴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