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沉默中死亡(2)

  “陈sir,你觉得组长咋样?”陆杨说。

  这是陈博睿第N次从陆杨嘴里听到这句话,假如他说“没什么感觉”“一般”“一个会办案的同事”,那么陆杨就会源源不断地开启关吹模式,从关悦的身手到办案能力再到颜值,一连讲上几个小时,每天都不带重样。

  “这个脑子不好的条子想把我和关悦组一对?”陈博睿心里讶异。

  他不禁好奇起原来这个世界陈博睿的经历。

  从长住在病房的陆杨嘴里总能崩出数不清的话,陈博睿稍微理了一下顺序,大概就是十三年前父亲去世后,陈博睿就跟着现在的局长老大生活,局长资助他念完警校,毕业出来就投身警局工作。

  而这次的行动是一桩大型跨国走私案件,牵扯金额非常巨大。在一年以前,陈博睿和关悦就先后卧底进入这个犯罪团伙,最终在一个月前完成了抓捕。

  虽然结果皆大欢喜,但是纪律就是纪律,不容违反,关悦被老大安排着写了一个月的检讨,改了又改,总归就是不想收关悦看似诚恳认错实则绝不悔改的“检讨书”。

  在医生的几次检查后,得出陈博睿只是摔断了脚,其他部位只是一些软组织挫伤。这得归功于陈博睿落地的地点青草茂盛泥土松软。再过几天陈博睿就可以出院了,在医院病房住了半个月,陈博睿人都快发霉了。

  在陈博睿的印象里,那一带有一段路铺满碎石,他怀疑这个世界的陈博睿摔在了碎石路段上,很有可能面目全非。那段路是帮派社团非常喜欢抛尸的地点。因为铁路架得足够高,底下野狗也多。

  陈博睿为了那个也许已经尸骨无存的另一个自己在心里画了个十字。

  出院这天,关悦又跑来了医院。

  她走到陈博睿床边,拎起了看起来最终的一个袋子。

  “有新案子了。”关悦漫不经心地说。

  陈博睿是一个社团混混,虽然这个世界的陈博睿是警察,但那不是他。

  陈博睿沉默。

  关悦却自顾自地说:“凶手非常残忍,在被害者丈夫外出上班,被害者送孩子上学的时候,潜入了被害者的家里。被害者回到家后,在卧室被凶手刺了二十多刀。

  “然后,凶手将被害者摆在了餐桌前坐着,自己跑到巷口,等到被害者女儿放学回来的时候将其杀害,然后将尸体拖回被害者家中,一样摆在了餐桌前。”

  陆杨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说:“这也太残忍了。”

  陈博睿说:“那个可怜的丈夫吓坏了吧?”

  关悦点点头,说:“初步判断是熟人作案,现在被害者的丈夫在警局问询。”

  陈博睿笑了笑,说:“这些事情我就不掺和了,我现在第一要务是养伤。”他才不想去帮条子的忙,回头找个合适的机会他准备辞职。半个月了这个世界的陈博睿没有找过了,大概是死在车上了。他需要充足的时间,来找到回去的方法,就算回不去,他也要弄清这一切——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看起来相似却又那么不同的世界。

  关悦摇摇头,说:“这是老大的意思。”

  陈博睿眉毛快挑到天上去:“我还是个伤兵!”

  “老大的意思是:你在面对罪案的时候恢复得更快。”

  “你没帮我说话?”

  “说了,我说我不能更加赞同。所以老大让我过来接你。”

  陈博睿张张嘴,最后也没说出来什么话。

  陈博睿嘀咕:“怎么会有人上班会加速伤情的恢复的,工作狂也珍惜点生命啊,打卡下班不就好了,真拿工作当福报啊。”

  “你在说什么?”关悦没听清。

  “没有,我在说老大和你的决定非常正确!”陈博睿一脸谄媚,他准备敷衍完事后找个机会跑路,在腿伤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

  “那我们去案发现场看看吧。”关悦没有理会陈博睿怪异的表情,瞥了一眼陆杨说,“你也跟上一起。”

  陆杨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说:“我只是一个办公室文员,你不能……不能恩将仇报!”

十斤月巴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