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沉默中死亡(3)

  关悦带着两人来到案发的居民楼。

  三人走进电梯,关悦按了十二层。

  电梯里昏暗的灯光,电梯门上大红的数字一跳一跳地增加,三人诡异的沉默让陆杨哆嗦了下身子。

  “摄像头有拍到嫌疑人吗?”陆杨急着打破这种氛围。

  关悦摇摇头,说:“这栋楼的摄像头在很久以前就坏了。”

  “现在很多比较老久的居民楼都是这样,天眼坏了也不会去修,更多的用途是防君子而不是防小人。”

  为了分摊修理费,往往需要挨家挨户敲门过去,征求各户的意见,然后收款。只要有一户不同意,或许是因为没钱,或许是因为不想花钱,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别的什么原因,修理的计划就会被搁置。何况在工作生活压力激增的今天,对于邻里关系的处理,很多人做的都不是很好。可能住了几十年一栋楼的人都不一定有见过面。

  陈博睿完全可以理解这种想法。

  “怎么可以这样!他们不知道天眼的作用吗!在平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在关键时候……”陆杨声音越说越小,因为关悦和陈博睿都瞥了他一眼,陆杨觉得他们的眼神让自己有些不舒服。

  “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他想。

  “嘟”地一声,电梯门开了。

  在闷热的电梯打开的瞬间,外面的空气发了疯的钻了进来。那是一种湿润的,带着腥味锈味的空气。

  陆杨皱起了鼻子。

  “1206,是这一间了。”关悦领着两人走到门口。

  大门是开着的,但门上封了好几条警戒线。门旁站着一个警察,里面应该正在取证。

  大门,鲜血,尸体。

  十三年前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进陈博睿的脑海里。

  他突然怀念起父亲的毒打,起码那是能让他感觉到痛的。在他行走江湖的十几年间,不乏有被人开膛破肚的时刻,可他却再也没有感觉到痛。

  陈博睿正想着,突然发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那只手纤细白净,手指纤长,是干文职的好料子。

  陈博睿回头一看,是关悦。

  她柔声说:“要是你还没有准备好,我就让陆杨带你先回去。”她好像对陈博睿的过去有些许了解。

  “那你呢?”

  关悦抬眉,笑了笑,说:“我得把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再回去。”

  陆杨哀求的眼神投向陈博睿,他可不想进去和血腥的空气拥抱满怀。

  陈博睿朝陆杨点点头,陆杨喜上眉梢。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当逃兵,况且你对案子这么感兴趣,肯定不能让你过门而不入的。”陈博睿义正言辞地对陆杨说。

  陆杨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陈博睿走到门前,深呼吸了几下,推开了虚掩的门。

  门内还有少许警务人员在忙碌,现场搜证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整个现场被保护的很好。

  然后,陈博睿的视线就被饭厅中的桌椅吸引住了。

  这套餐桌椅上,残留着大量的血液。

  “尸体已经搬走了。”关悦说,“我们来得比较晚。”

  陈博睿点点头,走到桌椅边上。关悦递来一撂子照片。

  照片里两具尸体,鲜血淋漓,在椅子上正襟危坐,陈博睿不禁好奇是用什么方法固定的。一具尸体比较年长,穿着家居服,应该是女主人,另一具尸体穿着校服,原本白色的校服被染成了暗沉的血色。

  好像某种仪式。陈博睿心里感慨。某些连环杀手,为了凸显自己于他人的不同,往往会用一些用以彰显自己身份特殊手法,比如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但在陈博睿看来,这种做法十分愚蠢,非常方便人总结出你的行动轨迹和规律。

  “受害人是母女二人。母亲叫顾骊,女儿叫范文娜。顾骊的遇害地点在房子的卧室里,女儿则是在巷口。在嫌疑人将受害者杀害后,将尸体搬运到这里,借用钉子、胶带将尸体固定在餐桌上。”关悦顿了顿,“手段非常残忍。”

  陈博睿看着照片,沉默了好一会,说:“我们先去卧室看看。”

  三人走进卧室,更加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报案的是谁?”陈博睿观察着场景,问一旁的关悦。

  “这家的男主人,范仁沙。他下班回来后发现的妻女尸体,就报警了。”关悦说。

  卧室的床上有些皱褶和血迹,被害人可能曾经受伤倒在床上过。但是床单上的血迹并不多,也许在挨了一刀后被害人又站了起来。

  视线转移到穿衣镜前,那里周围的血迹非常密集。

  应该是在这里完成了对被害人的杀害过程。陈博睿心想。

  然后他留意到镜子上的一点东西。

  陈博睿盯着房间里的穿衣镜好一会,指着穿衣镜前地上的血迹,说:“凶手在这里停留过。”

  关悦看着血迹,点点头。

  “杀了人为什么会照镜子?”陆杨不解地问。

  “你应该问,什么样的人杀了人要照镜子。”陈博睿轻声说道,“这家的男主人,那个范什么……”

  “范仁沙。”关悦提醒。

  “对,就是他,现在在警局是吧?”

  关悦点头。

  ”那我们去见见他。“陈博睿说,他相信这个范仁沙肯定能告诉他很多东西,很多很多。

  陆杨说:”那现场我们不看了?“

  ”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人往往就是凶手。“陈博睿说完点点头,好像在肯定自己说的话。

  陆杨望向关悦,关悦笑着摇摇头,却也不反驳。

十斤月巴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