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才子的不完美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家族故事

  金发小美女坐在沙发上,谷奇拿着棉签儿正准备给她上药,被女佣拦了下来,“小少爷,还是我来吧。”

  女佣主动请缨,可是谷奇拒绝了,“这是中药,你不懂怎么用。”

  金发小美女看了看谷奇,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叫沙菲儿,中文名字叫沙沙,你叫什么名字?”

  “Gucci”谷奇平静地回答,同时也说了自己的中文名。

  “谷奇,你好……名字很好听。你是这里的主人吗?”沙沙好奇地问。

  “算是吧。”谷奇想了半天,似乎很艰难地做了个决定。

  沙沙一脸疑问,她歪着头又仔细看了看谷奇,“我的中文老师没有教我这个,我该怎么理解呢?”

  “如果你想理解它,必须去中国生活,靠老师是教不会的。”谷奇又是淡淡地一说,手里的活没有停下来。

  “我很喜欢中国!爸爸说等我大学毕业了,会带我去中国。”看样子沙沙很有兴趣。

  但是谷奇好像没什么兴致,他擦完药,对身边的女佣说,“琼斯,麻烦你收拾下。”女佣应了一声,就开始仔细地收拢工具。

  “你给我上的是什么药?”沙沙问谷奇。看情况,她就是在没话找话,很显然,她对谷奇充满了好奇。

  “抱歉我得走了,还有别的事,她会照顾你的。”谷奇说完,转身离开。

  “Gucci,我还能见到你吗?”沙沙追问。

  “也许会的。”谷奇说着已经走出了沙沙的视野。

  沙沙看着谷奇的背影,情绪很低落,她在想,这人好奇怪呀,明明这么认真地帮她处理了伤势,怎么如此冷漠呢?她捋了捋自己金色的长发,又陷入了沉思。

  谷奇走出别墅正门,向着金世虎的方向,可走到一半,似乎因为看到了金城威,于是,他索性停了下来,他四处张望一下,这么些年来,在父亲身边工作了这么久,他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人,所以,他此时觉得相当尴尬,除了父亲,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而父亲此时身边有金城威陪着,这让谷奇有些进退两难。

  说起这个二哥,从小到大对谷奇从来都是呼来喝去,甚至捉弄欺负,总之有他在的时候,谷奇就别想好过。

  当然,谷奇是无辜的,二哥这么欺负他,也有原因。

  谷奇的母亲叫谷爱联,据说是金世虎的初恋,但金世虎为了个人的前程,并没有娶她为妻,而是娶了另外一个台湾女子,她叫阿娇。当时,他们同在M国一所大学主修金融专业,后来顺理成章成了夫妻,生下了金城扬和金城威兄弟俩。

  后来金世虎在妻子的资助下,在华尔街创业,而且混得有声有色。由于业务发展的需要,金世虎在上海呆了几年,这段时间,金世虎和谷爱联旧情复燃,于是,就有了谷奇。

  谷爱联没名没分,当然不可能和金世虎在一起,但是她是个好强的人,所以,在谷奇五岁的时候,她要求金世虎把谷奇带到M国,他希望儿子未来能成为人上人,也算为她争一口气。

  迫于谷爱联的各种压力,金世虎只能接受。

  可倒霉的是,谷奇刚到了M国,金世虎的妻子就出了车祸,谷奇都没有机会见到她。

  至此,父子三人都恨死了谷奇!

  因为当时阿娇正在艾斯利普度假,她听说了谷奇的到来,特地从艾斯利普赶驾车回来,准备与金世虎大战一场,可惜还没战呢,就在高架上出了车祸,一命呜呼了!

  都二十年过去了,金世虎没再娶妻,两个儿子都不愿意让他再婚,当然丧妻之痛不是那么轻易能过去的……毕竟,没有阿娇,金世虎就没有今天,更没有金氏集团的存在。

  谷奇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可想而知,他忍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和孤独,他认为他过得如此痛苦就是母亲一手造成的,所以他真的恨死了母亲,发自心底的那种!

  他从来不会主动回到母亲身边,除非父亲逼着他回去看望她。

  而此时的上海,母亲在做什么呢?

  谷爱联正在工作室插花,花花绿绿的植物摆了一滩,紫色的恐龙斑花瓶放在工作台的中央。

  小娟从厨房走出来,进了谷爱联的工作室,“联姨,今天中午吃什么?我一会儿去买菜。”

  谷爱联没有停下手里的活,随便说了句:“你看着办吧,我今天也没什么胃口。”

  小娟急了,“您这天天的没胃口,顿顿让我看着办,您看我都胖成什么样儿了?联姨,您就饶了我吧,我还等着嫁人呢。”

  “傻孩子,能吃是福。”谷爱联安慰着她,她笑嘻嘻地看看小娟。

  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谷爱联停顿了下,“快开门去。”

  小娟赶紧去开门,边走边说,“但愿能来个做主的!”

  戚可心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门,小娟赶紧上前帮忙拿东西,“原来是可心姐姐来,来得正好。”

  “联姨,我来看您了。”戚可心边换鞋边说话。

  谷爱联赶紧出来迎接,一看那么多东西,又开始唠叨:“你这孩子,来就来呗,总是这么客气?再说了联姨这里什么都不缺,以后不能这么见外了,听到了没?”

  “联姨,怎么给您带点东西就见外了?什么里呀外呀的,哼,还是没把我当自己人。”戚可心语气里有些撒娇的意味。

  “这孩子,真是会说话,好了快进来吧。”谷爱联疼爱地拉着戚可心的手往里走。

  “可心姐中午咱们吃什么?我们正犯愁呢。”小娟问。

  “你拿手的菜,都好吃,你看吧。”戚可心又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小娟很不满意,欲言又止,转身回了厨房,边走边甩了一句,“唉,你们这是助纣为虐!”

  说得两个人都笑了,他们进了客厅坐了下来。

  “你这隔三差五来看联姨,联姨觉得亏欠你太多了。”谷爱联边说边把桌上的水果盘推到戚可心近一点的地方。

  “联姨您又和我见外,我们都是谷奇最要好的同学。”

  谷爱联看看可心,神情有些纠结,终于开了口,“你的心思联姨明白……可谷奇他……他可能以后会留在那边,不回来了。”

  “联姨,我是来看您的……再说了,以后我也可以过去啊。正尚也说过,以后会去M国开公司呢。”戚可心有些不自然了。

  “是吗?那就不错。看来正尚的公司经营得不错嘛。”谷爱联欢喜地询问着。

  “嗯……还可以吧。”戚可心犹豫着,很勉强地说出几个字。

不是绿茶是冰红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