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洪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梅姐落网

  审讯室内,隔着单向玻璃,洪刚认真的看着坐在审讯椅上的女人。

  这个女人和画像上的差别不大,小眼睛,大鼻头,看上去并不惹人注意,这就是一度逃出洪刚精心布置的抓捕并让洪刚一度感到失落的女人。

  刘大柱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说道:“你绝对想不到这个梅姐是怎么落网的,她还差一点又溜走了。”

  原来,自从上一次梅姐逃离洪刚布置的围捕以后,她搭上南去的火车,逃到川黔交接的山区里躲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她断绝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她知道,只要透露出一点消息,那些警察就会朝这个地方扑过来。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她的一个远房亲戚住在这里,梅姐记得她拐卖的第一个妇女就是从这个山村给带出去的。这一片山区是出了名的贫困县,这里的人主食是洋芋和包谷,当地人一年的收入估计也就够城里人买一部普通的诺基亚手机。

  她记得她来这个亲戚家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要跟着她走,没办法,家里男人死了,孩子又小,她实在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梅姐的出现,无疑是她的救星,只要离开这里,干什么她都愿意,最后,梅姐把这个女人带出了山村,还给她找了一个城边村子里的光棍,她收了两千块钱,这是她拐卖人口收的第一笔钱,虽然她认为这不是拐卖,她甚至还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尝到了甜头,她就越发不可收拾,她的拐骗手法很简单,向那些一心想离开这里的人画大饼,她把城市的的生活吹得天花乱坠,她说城里工作很多,机会很多,赚钱容易,在城里干一个月的收入够在这里干一年的。

  在这小山村呆了一个月,她又骗了三个愿意和她离开这里的妇女。

  又过了一段时间,梅姐估计抓她的风头应该过去了,于是她带着三个妇女回到了丰江,接下来,她就四处联系买家,以前的线都断了,这一次回来她要重建这一条线,卖了这三个女人,她就又可以赚一笔。

  当她联系好买家以后却出了一点状况,其中一个妇女居然跑了。没办法,梅姐只能考虑少收一个人的钱,虽然再少收一些钱,只要建立好这一条线,以后赚钱的日子多着呢。

  梅姐想的简单,可是买家这边却不这么想,他们是有黑道背景的人,说好了三个就是三个,他们已经收了钱,总不可能到手的钱还要吐出去,再说对方根本不知道这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梅姐,她们看梅姐是单干,于是打算黑吃黑,在交易的时候给梅姐下了药,连同她一起卖了。

  刘大柱说完抓捕梅姐的经过后,洪刚觉得事件的过程有些离奇,江湖上响当当的梅姐居然遇到了黑吃黑,这件事多少有一些戏剧性。

  刘大柱继续说道:“这个拐卖儿童和妇女的人贩子梅姐,居然被他们卖给山区一个老头,要不是我们对这个区域进行打拐行动,她可能后半生就呆在这个小山村了。

  洪刚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道:“卖人的被人给卖了,这可够有意思的,说给别人可能都不信。”

  “这确实是事实,她从其他地方拐了两个妇女过来和别人交易,结果她被交易的人下了药,连同被拐的两个妇女一起卖到了山区,发现她的时候,她被关在一个地窖里,手上还锁着一条铁链。”

  “哼,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洪刚说道。

  “可不是,我们把她从山村里救了出来,起初我们也没在意,可是她急着要走,这才引起了我们的怀疑,最后经过对比,确定她就是我们要抓的人贩子梅姐。”

  “想不到我们设下天罗地网抓捕的人,就这么轻松被抓到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错,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梅姐的事可以画一个句号了,虽然她不是我亲手抓获的,但我很欣慰,又结了一个大案子。接下来审讯的事情交给你吧,我最近想得太多,睡眠不好,我今天下一个早班。”洪刚说道。

  刘大柱看了看表,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第二天,洪刚拎着一杯豆浆和一袋小笼包走进办公室,一进门,他就看见了睡在长椅上的刘大柱。

  “又熬了一晚上啊,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刘大柱抬手看了看表,然后从长椅上一跃而起道:“不错,有一些收获。”

  洪刚扔了一支烟给刘大柱,并把豆浆和包子放在刘大柱面前的条桌上。

  刘大柱喝了一口豆浆道:“这个梅姐交待了不少东西,这些年经她手拐卖的人她也记不清了,不过她说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在本市,拐卖人口的不止她一条线,还有一个叫龙哥的人。”

  “龙哥,这外号听起来成熟啊。”洪刚说道。

  “就是吴大头,被我们抓过几次,这孙子什么都干,前一段时间听说他在放高利贷,怎么现在搞起了拐卖人口,这一回抓到他可要让他把牢底坐穿。”刘大柱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道。

  “这个吴大头什么时候又改叫龙哥了,我记得他本名叫吴重龙,以前只是坑蒙拐骗,前几年开始做高利贷,现在怎么开始卖人了。”洪刚说道。

  “据梅姐交代,这个龙哥卖给她三个二到五岁的儿童,都是现金交易。”

  “可恶。”洪刚知道对于每一个家庭失去孩子意味着什么。

  这时,洪刚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超打过来的:“洪队,昨晚,不,应该是今日凌晨,兰山面粉厂家属区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火灾,李清家旁边的那个小木屋着火烧了。”

  “什么,被烧了,李清和她的孩子怎么样?人为纵火还是意外失火?”洪刚连忙问道。

  “大人孩子都没事。火灾原因消防队的还在调查,现在天干物燥,不排除意外失火。据李清说,最近那些要债的追的比较紧....”李超说道。

  “这些要债的真该好好收拾一下了。”洪刚愤然道。

  “不过,我有不同看法,我们刚想对这个木屋进行检查,这里就失火了,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李超说道。

  “喔....你说的不无道理,一把火毁灭证据,这也是有可能的,这样,你留在现场把这事再深入调查一下,记住,一定要细致,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洪刚叮嘱道。

  傍晚,李超回到警队,此吃洪刚正准备去食堂吃放,洪刚看到李超说道:“正好,一起去吃饭,顺便你把调查结果给我说一说。”

  食堂内,二人各自打了一份饭找了一张桌子座下,边吃边说。

  李超说道:“忙了一下午,配合消防员对现场做了检查,说实话,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

  “现场有没有发现人为纵火的痕迹?”

  李超摇了摇头道:“没有,按照消防员的解释,最近天干物燥,失火的地方比较多,还有一点,面粉厂那个家属区是老小区,通电线路老化,他们在小木屋附件发现了烧断的电线,按照他们分析有可能是电线老化导致的火灾。”

  洪刚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那目前基本排除了人为纵火的可能,那么小木屋里面的东西你详细检查过吗?”

  李超说道:“按照你的思路,我对被烧过的小木屋做了仔细检查,老实说,小木屋烧的很干净,除了一些铁器以外其他几乎都烧光了,没有发现你说的大冰柜,我还怕有所遗漏,我对地上的痕迹做了仔细研究,我发现我们之前的推测是错的,最起码我在现场没有发现相对应的证物。”

  洪刚的眉头舒展开来:“嗯,大胆猜测,小心求证,这也是我们一种重要的破案手法,李清没有杀人嫌疑,这是一件好事,接下来我们的破案方向还是要从死者张烽的社会关系入手。”

  李超说道:“嗯,我基本同意,问询李清的时候我得到一个线索,李清欠高利贷的钱是一个名叫“飞龙”的催收公司在催收,张烽就是为这个催收公司工作,我又查了一下,这个飞龙公司的老板是吴重龙,外号吴大头。”

  “又是这个吴大头,现在手头的两个案件都跟这个吴大头有关,看来我们要去会会这个老熟人了。”洪刚说道。

  李超挠了挠头说道:“据我所知,这个人好像消失了.....”

九尾老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