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洪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单亲妈妈

  李丽的家,在城郊兰山一个破产的面粉厂家属区内。

  自从粮食放开以后,曾经响当当的本地品牌兰山面粉就开始走下坡路,工人不得不买断工龄下岗分流,昔日的热闹辉煌已经不在,如今只剩下破败的厂房和破旧的家属区。

  李超和洪刚站在关闭的面粉厂大门前,李超说道:“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吃的面粉就是兰山面粉厂出的,那时候用兰山面粉厂的面粉蒸的馒头真香,我小学有几个同学家就是兰山面粉厂的,这么多年都没联系了,估计他们已经不在面粉厂了。”

  李超的话也勾起了洪刚的回忆,他记得以前面粉厂一到下班的时候,面粉厂门前挤满了人,当年面粉厂红红火火,令人羡慕,可如今,真是今不如昔啊。

  二人走了一会,才遇到一个人,李超问了家属区李清家的位置,二人就来到了家属区。

  家属区门口围着几个老人在晒太阳闲聊,李超问其中一个老人李清的情况,老人用一种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二人,洪刚亮了亮证件说道:“我们是派出所的检查,来找李清了解一点情况。”

  老人看了看证件说道:“哦,是警察啊,我还以为是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找她,你们警察就应该把那些人抓起来。”

  另一个老人说道:“她不在家,她家里没人。”

  李超问道:“她去哪了?”

  “去买菜去了,她每天都去,推着一个三轮车,和他闺女,在黄坡菜市场卖菜,你们要找她,就去菜市场去找,要么就是晚上天黑以后他才回来。

  这时,一个杵着拐杖的小孩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这个小孩看上去十岁左右,他穿着一件花格子毛衣,毛衣穿在他身上明显有些小,不过看上去还算干净。小孩圆脸大眼睛,眼睛透露出机敏和聪慧。

  他看了洪刚二人一眼,一个老太婆说道:“小星,这两位是派出所的警察,他们来找你清姨的。”

  被叫做小星的孩子礼貌喊了一声:“叔叔好。”

  洪刚对孩子笑了笑,洪刚看到,小孩右腿残疾,应该不是小儿麻痹,而是后天造成的。

  小孩继续说道:“我清姨他们推着车四处卖菜,你们去了不一定能找到她,最好还是晚上来吧,晚上她肯定在。”

  洪刚摸了摸孩子的头说道:“谢谢小朋友,我们有时间再来。”

  离开面粉厂家属区的时候,洪刚回头看了看,那个小孩还一直在目送二人。

  看到这个小孩,洪刚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小时候,父母没时间,关爱自己的就只有奶奶,现在奶奶已经离世,唉,不知道她老人家在那边还好吗?

  李超看洪刚有一些郁郁不欢,连忙说道:“像这种老企业有很多,年轻人几乎都走了,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没办法,市场经济就是大浪淘沙....”

  洪刚说道:“我们还是晚上过来吧,现在来的的确不是时候,你说,一个柔弱的女人能够杀死一个强壮的男人吗?而且是碎尸。”

  李超狐疑的看着洪刚,他不理解洪刚为什么会这么说。

  洪刚解释道:“在涉及每一个案件当事人之前,我都会假设,假设这个当事人有没有可能是凶手,这是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有的案件就是受害人身边一个很不起眼的人做下的,有关案件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节我都会无限放大,然后再一一排除。”

  李超想了想道:“这个不好说,不过吸毒的人体质低于常人,如果李清体格足够壮的话,收拾一个吸毒的应该不是问题,我就见过一个体格强壮的女人和一个相同体格的男人对打,一点不落下风。”

  晚上九点刚过,洪刚和李超见到了李清。

  和李超预想的不一样,李清身体很单薄,属于林黛玉那种内型。

  见到洪刚和李超,李清并不觉得吃惊,可能下午他们来的时候家属区的人跟她说了,有两个警察来找她。

  李清的家很小,老式的红砖楼房,李清家住一楼,楼道黑漆漆的没有灯,进了屋,两个魁梧的男人似乎占满了大半个客厅,给人一种局促的压迫感。李清让二人座下,连忙倒了两杯茶水端了过来。

  屋里的家具很简单,但收拾得很干净。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胆怯的从卧室走了出来,躲在李清身后,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两个陌生的人。

  洪刚朝小女孩笑了笑,小女孩有些害羞的往李清身后缩了缩。

  “听邻居说,下午你们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洪刚观察李清,见她说话声音非常平和,没有不安的感觉。

  “是的,我们有一点事要问一下,你知道张烽这个人吗?”

  李超一边说,一边拿出了张烽的照片。

  李清接过相片,身体轻微抖动了一下,然后有立即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这人见过,只是不知道名字,今天听你们说才对上了,以前就听有人叫他疯子。”

  洪刚认真观察着李清的细节变化,然后追问道:“他死了,被人杀的。你知道吗?”

  李清听了洪刚的话似乎没有任何反应,沉默了一会,李清说道:“这种人出事是迟早的事情,很好,世上又少了一个祸害,很好....”

  “听说有一段时间张烽经常来你这。”李超说道。

  “是的,我男人生前欠高利贷一笔钱,他是来要账的。”

  “你们欠了多少钱?”

  “很大的一笔钱,估计我这一辈子都还不完...”李清说完,低头看了看女儿,并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听说有一段时间张烽住在你这,我们来问一问具体情况,看看有什么线索,毕竟他死了,不管他是什么人,即便他罪大恶极的人,他被人杀了,我们也要抓到凶手,这是法律,这是我们的使命,你懂吗。”洪刚盯着李清说道。

  李清有一些木然的说道:“是的,有一段时间那个叫张烽的来我家要账,在我家吃,在我家喝,有时候还.....住在我家。”

  洪刚知道李清说的住在她们家指的是什么,一个柔弱的女人,一个孩子,可想而知张烽对她们做了些什么。

  李超愤然说道:“他们已经对你构成骚扰,你可以报警。”

  “报警有什么用,警察走了后过几天他又来了。再说,我们欠别人钱,是我们理亏。”李清说道。

  听了李清的话,洪刚默然。

  确实,有的时候他认为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任何人的安全和尊严都能够得到保障。他的工作就是为了维护民众的安全。但是,社会上有一些阴暗的角落太阳是无法照射到的。

  有时候,弱者是无助的。

  离开李清家,洪刚望着万家灯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沉默了好一会,李超开口了:“这个李清家真够难的,还有她家里那个小女孩,我一见到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如果,我说是如果,如果张烽真是李清杀死的,我们该怎么办,虽然说法不容情,但李清被抓以后那个小女孩就成了孤儿,就因为一个吸毒的烂人,还要搭上两个好人的幸福....”

  洪刚看着远方,眼神变得坚毅:“你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法律不是过家家,不论谁,只要触犯了法律,我们就应该毫不手软。”

  过了一会,洪刚又缓和了一下口气:“法律不外乎人情,有的事并没有那么糟糕,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张烽是李清杀害的,我们还要抓紧时间寻找证据,你说是吗?”

  随即,洪刚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才只顾着同情这母女两了,有两个细节忽略了。”

  李超问道:“什么细节?”

  “刚才我们去李清家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洪刚问道。

  李超回忆道:“嗯,她家门口很黑,没有路灯,她家门前停着一辆三轮车,她家旁边靠墙还有一个小木屋,好像是堆杂物的。”

  “嗯,你观察的没错,一辆三轮车,一个小木屋,你想到了什么?”

  “如果张烽真是被李清杀死的,那么,她会把张烽的尸体停放在小木屋里,碎尸的地方应该也是在小木屋里,然后把尸体装进口袋,骑着三轮车,然后分批把尸块扔掉。”李超说道。

  “嗯,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木屋里应该还有一个可以容纳一个成年男人的冰柜。”洪刚说道。

  “嗯,没错,尸体冰冻以后便于切割,也便于保存。”李超说道。

  “洪队,你在这等一下,我现在回去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虽然我不希望我们的猜测是对的,但是证据总还是要收集的。”李超自告奋勇的走了回去。

  十多分钟以后,李超有些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洪刚急切的问道。

  李超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接近那个小木屋,一道手电光束就照着我。”

  “你被发现了?”

  “是的,毕竟是在夜晚,黑漆漆的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谁见了都会怀疑,用手电照着我的就是下午我们见过的那个瘸腿的小男孩,确实,被人发现了。我很尴尬,检查没有继续下去。”李超说道。

  他第一次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那个小男孩见了我感觉并不吃惊,我说我打火机丢了在找打火机,那个小男孩也帮我找,并且还跟我聊天。”

  “你们聊什么?”洪刚问道。

  “小男孩说他喜欢种花,前一段时间他种了三盆花,结果有一盆花生虫了,为了另外两盆花不受虫害,他把受虫害的那盆花烧了。”李超说道。

  洪刚低头道:“这小孩还挺有意思。”

  “那个小木屋我们还要查吗?”李超问道。

  “当然,我们要光明正大的查,明天你带人过来查。”洪刚说道。

  “是。”

  此时,洪刚的电话响了起来,刘大柱报告说:“洪队,报告你一个好消息,人贩子梅凤,就是那个外号叫梅姐的人贩子被抓住了。”

  洪刚听了这个消息精神为之一振道:“好,我马上回来。”

九尾老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