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洪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蹲点

  城南的一片连绵起伏小山坡并不惹人注目,小山坡不高,附近也无人居住,白天,小山坡上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树林让人眼目一新,偶尔有人到这里游玩。

  不过,那是白天。

  此时,夜幕降临,刘大柱开着车一辆普通越野车飞快的驶离市区,朝着城南驶去,车上座着洪刚和李超。

  刘大柱拐了一个弯,越野车离开国道,转入一条不太平整的乡道,又过了一会,经过几个村庄,车又进入了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

  进入这条土路以后,刘大柱把车灯关了,借着月色,越野车减速继续行驶。

  “我说,你不开灯看得清吗,小心把我们带进人家地里。”李超说道。

  此时,借着月色,李超看到路边都是一片片黑漆漆的农田。

  刘大柱有信心的说道:“这算什么,以前当兵,晚上执行任务是家常便饭,这路算好的了,今晚还有月亮,你就知足吧。”

  对于刘大柱的驾车技术,洪刚还是放心的,所以此时他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前面的路,脑袋里却想着破案的事情。

  车有开了一会,来到一片小树林前,刘大柱熄了火,这时,树林里穿出一条人影,此人是负责在此蹲守的警员肖杰。

  肖杰靠近车朝车里看了看,然后说道:“今天进去了两辆车,出去了三辆,看来他们越来越小心了。”

  洪刚说道:“你们辛苦了。”

  三人下了车,刘大柱带了一袋吃的喝的交给肖杰。

  肖杰接过塑料袋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吃的喝的还有,就是在这里不能抽烟,点个火星子一里地外都看得见。”

  洪刚也不接肖杰的话,几个人朝小树林里走去,月光透过树叶撒向地面,树林里看上去斑斑驳驳,如同披了一件迷彩衣。

  三个人穿过小树林,来到一个小山坡前,洪刚看了看,这个位置视野开阔,借着月色往前看过去,不远处的土路和连绵的山坡一收眼底。

  肖杰打开一瓶水喝了一口说道:“不能隔得太近,容易被发现,这个地方是最好的观察点,现在还早,估计再过两个小时会有车出来,要不你们就地休息一下。”

  洪刚找了一个洼地,就地坐了下去。

  此时微风吹得树林梭梭作响,漫天星空星光闪烁,星星显得十分明亮。

  洪刚感觉似乎回到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漫天星空的夜晚,他负责蹲守任务,也是这样的环境,小山坡,小树林,不过,当时他是匍匐在草地上。当年发生的事现在历历在目,不过,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洪刚眯着眼睛要睡着的时候,刘大柱小声说道:“他们出来了。”

  洪刚一跃而起,接过刘大柱的望远镜看过去,远处的山坳里出现了两束光束,一辆灰色面包车缓慢的从山坳里开了出来。

  面包车在崎岖的土路行驶了一段时间,消失在洪刚的视野里。

  “这个山坳里有他们的一个基地,这几天来来回回,他们好像再搬运什么,我们试图接近这个地方,不过试了几次失败了,这荒无人员的地方好像有人盯着我。目前,我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刘大柱说道。

  洪刚说道:“那辆面包车应该是回城去了,把那辆车截住,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不要打草惊蛇。”

  刘大柱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后半夜,洪刚和肖杰回到了警队,刘大柱负责继续蹲守。

  刚回到警队,刘娟就对洪刚说道:“洪队,按照你的要求,交警队对你说的那一辆微型车进行盘查,没有任何发现,那只是一个食品公司的运输车,车主丁三旺是下班以后帮人带货捞一点外快。”

  “他拉的是什么东西。”洪刚问道。

  “他也不知道,只是有人打电话给丁三旺去指定地点拉货,然后运到南山那个仓库,据他说货物不重,都是包装好一包一包的,到了地方把货卸了就回来。”刘娟说道。

  “那他们怎么收钱,我是说让他干活的人怎么付钱给他们。”洪刚追问道。

  “干活前,在安排任务的时候,他会按照电话到指定地点去拿钱,钱有时候在一个废弃的信箱里,有时候在垃圾桶里,有一次钱从他家的门缝下塞进来。”刘娟说道。

  “就是说他们不知道为谁干活,也不知道拉的是什么东西,也没有见过货物的主人?”洪刚说道。

  “是的,按照丁三旺的说法,他只是干活的,谁给钱就帮谁干活,至于干什么,他没必要知道。”刘娟说道。

  “他一个人干吗,还是请人帮忙。”洪刚问道。

  “据他说大部分时间他一个人干,有时候他也请人。”

  此时洪刚看了看刘大柱,刘大柱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办法跟丁三旺进去看一看。”

  晚上,丁三旺在路边的一个烧烤摊自斟自饮,一杯冰冻啤酒下肚,丁三旺的每个毛孔舒展开来,他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了。

  他点了一支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半闭着眼睛回忆自己的往事:几年前,他跟几个哥们因为抢劫做了几年牢,其实钱没有抢到多少,四个人分了一百二十块钱,后来里面的人为了嘲笑他,都叫他“三哥”。因为坐牢老婆也跟他离了婚。从牢里出来以后像他这种人是找不到工作的,最后,他从一个食品公司租了一辆面包车跑货运,说是货运,其实是就是搬运工,把货搬上车,运到地方再把货搬下车,全部都是亲力亲为,干的都是体力活,不过他认为这活还不错,没有人管也自由,除去租车的钱收入也比普通打工的强一些,他挺知足。最近生意不错,接下来他计划存一点钱买一张二手小货车,再雇一个人,如果顺利,几年以后他将会有自己的车队,会有十几个人帮他干活,这样他的日子就有盼头了......

  “三哥。”有人朝他喊了一声。

  这一声把丁三旺从美好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陌生人,此时,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傻笑的看着他。

  丁三旺大脑飞快的旋转,他似乎不认识目前这个男人。

  陌生人主动说道:“我老远就见到三哥你了,你可能记不得我了,你在二大队,我在三大队,有一次篮球比赛我们还一起打过球,你不记得了吗?”

  丁三旺努力思索着这个人,在牢里他见的人多了,进进出出人换的比翻书还快,在里面他并不喜欢交往这些人,他认为毫无意义,都是坐牢的,没有什么好人,认识不如不认识。

  那人拉了一个凳子在丁三旺对面主动坐了下来,然后叫道:“再来十瓶啤酒,来两个硬菜,算我的。”

  丁三旺见这个人不见外,还主动请他喝酒,心里有了一丝好感:“你叫什么?”

  “三哥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叫刘阜,不过我这种小人物三哥怎么会记得,没说的,我先干为敬。”

  说着刘阜喝了一杯啤酒,然后又主动掏出烟递给丁三旺。

  丁三旺打量着刘阜说道:“你出来多长时间了?”

  “我和三哥前后脚出来的,在你后面一个月,嘿嘿....”

  “你现在干什么?”丁三旺问道。

  “像我们这种坐过牢的人,没人愿意请,只有自己找点零散活干,有一搭无一搭的,别人只要给钱我什么都干,不瞒你说,火车站扛大包我也干过,不过那可真不是人干的....”刘阜说道。

  “嗯,现在确实什么都不好干,你别说坐过牢的,就是大学毕业的找不到工作的也很多。”

  “三哥现在在哪发财呀?”刘阜问道。

  “自己开车运货,赚点辛苦钱。”丁三旺淡淡地说道。

  “不错不错,在里面我就知道三哥你是干大事的人,来,咱哥俩再喝一杯。”刘阜说道。

  转眼,十瓶啤酒下肚,刘阜眼泪落了下来:“三哥,今天我见到你算是见到亲人了,兄弟我现在混的狗都不如啊,没有一个稳定工作,家都不敢回啊......三哥你看能不能帮兄弟一下,我什么都能干,只要你能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丁三旺此时也需要人手,他认为自己的运气开始变好,老天爷都在帮他,面前这个人可以用。他有一些醉了,他掏出一张名片说道:“我手头有点活,你愿意的话就来,不会亏待你。”

  “谢谢,谢谢三哥,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九尾老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