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臆想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黄昏与深夜

  第二天

  “滴滴......滴滴......“闹钟响起,但这次却没有人再去管它......

  “姓名“

  “...“

  “年龄“

  “...“

  “家庭住址“

  “...“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吗?“一个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叶空严肃的说道,男人身上的衣服被阳光照的熠熠生辉。

  “所以你大清早把我叫出来到底是想干嘛?“叶空无奈的抿了一口嘴边的咖啡。

  “被我审问过这么久的人,可没有像你这样还能淡定的喝咖啡的。“男人也是一脸的无奈。

  “啊,我好怕,所以李景观找我到底什么事情。“叶空面无表情的说着夸张的台词。

  “别生气啊,开个玩笑而已,这不是有事情找你商量吗?“李景观尴尬的笑了笑,来找叶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叶空的脾气,李景观差不多也清楚一些,果然还是开不得玩笑啊。

  “如果只是朋友之间的闲聊,我想我还能和你聊一聊,但如果你是以工作的身份过来的话,李警官还是请回吧,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叶空抿了一口咖啡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这里李景观表情严肃道:“我们几乎已经拿到了所有想要的线索,只需要你协助我们的调查,一切都能水落石出,你不想看到恶人被制裁吗!”说道这里李景观紧盯着叶空的双眼,似乎想从他眼中看到些什么,但却发现叶空神情依旧懒散。

  “警官,我再重申一遍,我什么都不知道,以前的事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影响我的生活,我也不想帮你们找什么所谓的恶人,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叶空语气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后便起身离开。

  然而李景观却在叶空起身的刹那看到了叶空眼神中,那刚冒出一丝却又被匆忙压制住的怒气,李景观并没有拦下他,他知道没有意义,只要叶空咬死一句‘不知道’,怕是谁来了都没用...

  李景观看着渐渐远去的叶空,不禁攥紧了双手,三年前的那一天,u市的标志性建筑信鸽大厦,发生了一场恐怖袭击。

  那座大楼在连成片的爆炸声中化为废墟,人员伤亡惨重,当时在大厦内的整整500多人,仅仅只有100多人活了下来其中还包括了将近50名重伤人员。

  “恐怖袭击”这个早就在上个世纪便销声匿迹的词汇,再次被全世界的人所关注,而叶空正是那次事件的幸存者之一。

  但让警察缠上他的并非因为他幸存者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不幸或者说很幸运的逃过了一劫,从云端取来的监控录像中,嫌犯们控制住大楼后便四处搜寻着什么。

  随后便见他们将叶空和另一名男子单独带到了一个房间,叶空与其发生了交谈随后在监控死角身负两处枪伤被驱离出了大楼,而另一名男子则被杀害......

  此时在r域u市执行处

  “明明早就应该有个结果了,两年前就该有个结果了!我早就没时间再等了!你们还要包庇他到什么时候!“一个独眼青年坐在轮椅上吼道,那场袭击夺走了他的家人和双腿,还有一只眼睛。

  愤怒让他有点失去理智,童年时廉价的公正,只要摔一跤,哭哭鼻子就能得到的公正原来已经这么昂贵了,昂贵到就连他们一家的性命都换不来了...

  “我们已经派人尽力在与他交涉了,请您稍微休息一下等结果吧。“一位警官安抚道,青年紧抓着盖着双腿的毯子,那只无神地机械眼似乎也快要喷出火来。

  独眼青年正想破口大骂,却被一旁推轮椅的男人轻轻拍了拍肩膀,独眼青年眼色血红紧咬着牙关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不知过了多久李景观开门走了今来,他回来的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眼色血红的独眼青年,场面一时寂静下来。

  李景观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所有人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结果,将近三年每隔半个月或者一个多月的时间,执行处都会按照策略处的方案与目标接触取证。

  但是从没成功过,两年前目标很抗拒甚至于逃避他们的接触,就在这时李景观主动请缨,又与目标接触了将近两年,但却仍毫无作用,他们手中指向叶空的证据也还是仅有那一段仅有十几秒的录像......

  “我们可以结案了!”李景观一扫前一秒的犹豫,兴奋的对大家喊道。

  “终于结束了!!!”警员们一个个流下激动的泪水,三年来不分日夜的调查,那些如同消失了一般的罪犯,被看了一遍又一遍地录像,如同陷入沼泽一样的窒息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独眼青年也因为得到了答案而一扫之前的愤恨,只是激动的掩面哭泣,在信鸽大厦还没拍完的全家福应该是他最后的遗憾了吧,哪怕是被癌症折磨了一年的身体,哪怕是还能勉强看清双手的独眼,还是让他看到他想要的结果了啊,只是......

  “对不起......”李景观朝着独眼青年深深的鞠了一躬,独眼青年愣在原地。

  为什么?为什么说对不起,明明一切就应该在今天结束才对啊,明明已经把一生的愿望都简化成这一个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如愿?

  那个人为什么要那么固执?明明只要说出他为什么能活下来的原因就好了,明明断掉最后一丝希望就好了啊。

  为什么放他走?是认识罪犯吗?可能认识的吧?一定认识的吧?(他也差点死掉了啊,那两枪如果再打的准一些的话,如果再准一些的话,会死吧?射穿心脏会死的吧?)

  他们是一丘之貉吧?绝对是吧?用了某种把戏吧?翻脸了吗?(没了家人的话,很痛苦的吧?很难过吧?很愤怒吧?很害怕吧?他会这么干吗?)

  那个人的话,为了目的家人也可以...真的可以吗?

  ({

  好黑...,我还活着吗?

  “对不起...”

  “别哭了,会好起来的...”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我...我好害怕...怕...再晚一点的话...再晚一点的话...”

  声音...听不清,是个男人吧?也是从那里被救出来的吗?是在...哭吗?......

  身体没有感觉了啊,眼前也好黑啊,我到底还活着吗?

  喂?有人吗?能听到我说话吗?

  “叶空,你先别哭了,好好休息你这个伤口要是裂开的话,会出大问题的,你先忍住啊,我先帮隔壁床喊一下医生。”

  是听到了吗?叶空?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吗?

  除了旁边的抽泣声,其他的声音都消失了啊,有脚步声,是医生来了吗?

  “魏文征?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了吧。”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吗......

  “嗯,刚刚看他嘴唇在颤。”

  原来听不到声音的吗。

  “一次出现两个吗?,奇迹...或许能解释吧,有意识了就解除休眠,让他喝点水吧...”

  这里是休眠室吗,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进来呢...

  【已解除休眠,请检查使用者状态,并移除探针】

  “魏文征是吗?”

  “嗯”

  “眼罩暂时先不要摘,伤口还没愈合,先喝点水吧。”

  “好...”

  ......

  如同白驹过隙的一个月,我们似乎也能称得上是知己?

  聊天时我们都互相把话题扯的离生死离别、离那个噩梦很远很远,虽然在休眠室内谈天说地可能会很古怪。

  但我想我们都很清楚对方心里所抗拒的东西,所以我们会聊起喜欢吃什么东西、兴趣爱好是什么、衣服穿多大码的、有没有特殊癖好......只要是无关以前、现在与将来的话题,我们都会聊上一聊。

  我怕停下来痛苦的记忆就会把我撕碎,死之前会很疼吧?、身体被石块压的粉碎会很疼吧?、被炸弹炸的粉身碎骨会很疼吧?,我想他也在怕这些吧。

  是因为我们软弱的样子很像吗,血型或许也一样吧,所以互相舔舐伤口的时候才会有照镜子的感觉...我想这就是生死之交?

  或许同病相怜这个词汇更加合适...,我本以为他和我一样的,明明我们都是软弱的人啊,所以才需要两个人互相搀扶吧,其实我一直是在骗自己吧......

  “叶空?”

  “嗯?怎么了?”

  “医生说今天我能出院了...”

  “是好事啊,义肢和机械眼用的还习惯吗”

  “嗯,还好......其实,我想问你...叶空你......”

  “嗯?有什么事直说就好,平时你可没那么墨迹。”

  “叶空!你...后悔吗...”

  我不该问那句话的...,我本以为我很清楚的,我本以为你也会回答后悔,之后我会笑着说我也后悔踏进那座楼。

  或许该后悔的应该是我吧,我们两个人明明一样,我本以为你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和我一样,被自己的软弱掐灭最后一丝希望和灵魂的玩偶,这样我就不会孤单了...

  “不后悔...”

  -----------------------------------------

  “对不起...”

  “别哭了,会好起来的...”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我...我好害怕...怕...再晚一点的话...再晚一点的话...”

  我连妹妹...都救不下来了......

  -----------------------------------------

  我早该知道的吧,他根本不可能是那些混蛋的同类啊......

  })

  “够了!!”魏文征大吼一声清醒了过来,喘了两口粗气后,脸上逐渐苍白起来...

  “二叔我们...走吧”魏文征无神地说道,推着轮椅地男人轻叹一口气,便推着轮椅缓缓出了大门,秋风缓缓吹过独眼青年的发梢,长时间的化疗和死亡的恐惧不仅摧残着他的身体,还摧残着他的精神。

  “都结束了。”男人看着轮椅上魏文征面无表情的说道。

  “现在说结束还太早了,我一定要亲眼看到真相,不只是因为想报仇,我想看看撕开伪装的叶空是不是真的跟我想的一样,那么让人...羡慕”魏文征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却嘴角露出一丝皎洁的微笑。

  “签了时缝的合同可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男人表情有些微怒般看着魏文征,他没想到魏文征竟然不认账!

  魏文征却不禁笑了笑“合约上可是写着要把我最后一丝希望掐灭才算完工,那这名为最后一丝希望的希望到底...是哪一丝呢?我不会耍你,合约我们可以再补上一条,就写上‘让魏文征看到真相和卸下伪装后叶空的真面目’吧?你觉得怎么样?完成之后我的身家都是你的...”说完这句话后魏文征心里看似很平静,其实却已经慌得不成样子了。

  如果能成功地话、万一成功地话,是不是就能再见到他了,曾经和他互相舔舐伤口的那个他,会变得比以前更好吗......

  “可以,不过我希望你最好说话算话!还有...真相前面加上‘暴徒01’!”男人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魏文征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想法居然这么简单就实现了,看来未来还有很多空子可以钻啊...

  “真是明智之选,时荒者…我的远房二叔......”魏文征感受着轻抚过面部的微风不禁有些痴迷。

  “至于我如何活到那天,就不用你费心了,我早就在休眠室定好位子了,20年的时间,希望你不要违约,哦...对了,我还有一个条件...”感受着微风拂面魏文征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那二叔可要误会我了,陪我看到黄昏就够了...”

  星空虽然美,但被镶嵌在黑夜中星星,不知不觉间就会被黑暗吞掉吧,所以星星为什么不镶嵌在黄昏中呢,是因为黄昏中不需要希望吗?对啊....黄昏中并没有绝望呐......

  “叶空,你更喜欢哪个呢......”(本章完)

轩辕笔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