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见到故事末尾的那一页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未见尾页》OVA(下)

  (另一个结局)

  “所以,你该醒来了。”

  ……

  这句话久久不能逝去,回荡在邻家少年脑海之中。一场如同心魔的长久梦境,不是永久的,所以烟消云散。

  什么意思?

  我……该醒来了?

  然而,邻家少年感觉到了在漆黑一片中有光,对,又有了光,很是温暖的,像希冀,照射而来,照亮整个空白的世界……

  “我……这是在哪?”

  漆黑如墨的眼眸变得深邃了,缓缓睁开,视线从朦胧中开始变得清晰。灵觉强大,很快察觉自身躺于一张大床上,四周的建筑画风很奢侈,古风古画。房内点有熏香,令人静神。然后是,有许多位人站于他身旁。他相比以往,能更清晰分辨出每人心跳声的不同之处。

  “王上,奇迹啊!不,堪称神迹也不过为!”

  “大难不死,破而后立。真不知三皇子这些年在外,都有何等奇遇。”

  听见这些老臣医者们的声音,再次确认其中某人的心跳声很熟悉,出自一位空谷幽兰之人。他心中顿时百感交集,他……

  “我没死?”

  不错,去鬼门关走了一遭,邻家少年,古世之三皇子楚洛离,前世之第二刺客风竹,逆溯岁月长河者,却无法更改一切。但,他没死。

  “难道……”

  他心想着,这些年在外游历,江湖没少去。别看他好似一直蹲于那山贼寨子中,可他却时常浪迹江湖,只不过少有人知晓。见过邻家少年之人,大多不是隐退,便是死了,所以他只是横空出世一时。但眼下此不为重点,他这些年在外得到过不少奇物,不知是不是千年的何首乌,出自天山的雪莲,某秘潭的奇鱼,还有八珍玉食菜这八种大补,等等。

  民以食为天,他也是看见好宝贝东西就吃掉,也不算囫囵而食,他都将其做成美味佳肴,拿稀世珍宝药材当饭吃。比方说,那啥三色莲子,他熬粥又做羹的,吃剩的就泡茶。

  唔……不算暴殄天物吧?

  如此大补,这般猛药,可他还是一直卡在那个境界,突破不了瓶颈。但如今,他再次探寻自身,气血充盈无比,灵台朝气蓬勃。

  “突破了?”

  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于上届王上而言,也便是楚洛离之父,自此得知,邻家少年原有之境便是这世间武学道路之巅峰,难以成就再高。邻家少年不信,他要越过那道巅峰,要创造更高之境,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要守护自身想守护的一切!

  他现在做到了,厚积薄发,早已具备更上一层楼的本质,只待爆发时刻,冲破那道桎梏!

  此世,他努力了,做到了。

  亲眼见着眼前这几副熟悉的面孔,邻家少年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

  “三弟!”

  这一声喊的,威严全失,本届王上一把扑面而来,给了楚洛离一个熊抱。楚晚策很失态,弄得楚洛离很尴尬。有些囧,这种场合,一般而言,第一个扑上来抱人的,不是自个儿的媳妇吗?

  “那个,大哥,莫激动。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楚洛离呵傻一笑,“怎么说我也是天纵神武,区区十万大军罢了,这不就轻松杀穿回来见你了吗?”

  旋即,又问:“对了,我昏迷多久了。”

  “还嘴硬,半年啊,自那战后,已过半年。”楚晚策有力叙说,训斥道,“这还苦了我的好弟妹。”

  邻家少年自进帝京后,便一直处于一种奇异的假死状态,分明生机在缓缓流逝,却又被从无到有补充回来。心跳几乎停止,却总能微微跳动。楚晚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请动全城上下所有医师,耗掉国库内两成药材,这才将邪剑妖魄留于他体内的厄毒尽数去除。之后,便是他开始渐渐苏醒的症状。

  楚洛离当时呼吸奇特,武功内法作用运行玄奥,身体时而炽热,可燃毁房物,时而寒冷,可冻坏床木。他宛如一快斑驳的神铁,正被自身所淬炼,堪称天地奇景。

  呃,实则当时顾兰儿所见王上是惊慌失措,一会儿喊人,快!救人!抬水来!一会儿又喊,快!救人!抬火来!

  看向那站于床边的紫衣少女,气质空谷幽兰,只不过面容略显憔悴,楚洛离对她微微一笑:“辛苦了。”

  的确,辛苦了。一名弱女子,就应听了这二货少年的鬼话,只会点皮毛功夫,一路跋山涉水,历经磨难,从江南北上帝京。这需要什么?勇气、力量、信念,还有……爱。爱,这就是爱吗?一代浪子,玩世不恭,何德何能,被其所爱?娶个这样的姑娘回家,当真是此生之大喜幸也。

  “不、不辛苦。”

  顾兰儿回话,娇声略泣,怎能忍住不落泪?美眸中雾气早已泛起,下一刻便是大把的泪珠落下。楚洛离自然是赶忙动身而起,离床而去,单薄的身子保住了她,安慰着。

  这,方才是句号所想。

  ꧁.꧂

  楚洛离苏醒后,皇宫内也没怎么传他,消息皆被封锁。事后,两兄弟聚于当年儿时玩乐之地,一起饮酒作乐,夜间又是去将其他玩伴请了过来。

  这是一场男人的聚会……

  是春,雪融拟春,天朗气清,春风和煦。

  院子里无落叶,小湖水面平静,树上鸟鸣声被谈笑作乐冲淡。

  “老三啊,你也终于给我要成家了。”楚晚策一边喝酒一边笑道,“你看看我等的三军大将,都个个孩子满地打滚跑了。”

  “哈哈!”其他人自然是附和一笑。

  楚洛离也不好说甚,就因为把人家看光了,所以就要了。他清秀的脸微红,耳朵更红,却底气十足摆着傲气,似若在说“我要不要老婆关你们何事”。

  “对了,啥时候办喜事?”有个儿时玩伴含笑一问。

  “对啊!这个可得打紧,早日生个小皇子或小公主,延续我帝族之血脉。”楚晚策拍着楚洛离的肩,大嘴大咧道,一身皇袍褪去,穿个白衣,完全不像帝王样。

  “大哥,你有了吗?”楚洛离则是这般一问。

  楚晚策“咳”了一声,老脸不红心不跳,道:“尚在努力中。”

  “……”

  当今王上几个妃子,容楚洛离数数。是六个,六个啊,六个伺候你一个,你都没把别人肚子搞大。你这还好意思趾高气扬,让老弟去传递香火,祖宗都得从坟里挖出来,跳开棺材板说你一顿。

  有关婚姻大事,楚洛离琢磨着,心中已有思路。他不打算今时操办,待在下江南才行。想来,北地果然不适合他,还是江南好。

  让自己埋葬在历史中,是楚洛离以后的想法。他没有那等魄力去逆溯源河,改写史诗的这一页篇章。若是这般做为,实则自私自利,他就是他,拿得起放得下,玩世不恭这世间看红尘滚滚有你作伴。等再过些时日,他便会带着大小姐离去。他还是那个邻家少年,也还会用回前世的名字。他一直是他,从未改变,他名叫风竹。楚洛离这个名字,是此世娉婷女子与威武父王所留给他的,他亦会好好珍。

  ꧁.꧂

  过段时日后,楚洛离便带着顾兰儿将皇宫内都浏览了一番。

  这日,邻家少年从膳房内出来,端了个大热锅,雾气腾腾,锅中水沸着冒泡。这般去了个后院内,院里大小姐正穿着紫皮绒衣优雅而坐,再慢慢刺绣。正好,楚晚策此时也来此拜访,带着他的六位妃子。于是,一家人都入座于后院中。

  正值午时,也是该用膳。

  此时之景,愁云惨淡,万里浓云。

  “风竹,你这个是在干什么呀?”顾兰儿美眸看着他手里那锅,娇声问道。

  “哎呀,火锅啊!”楚晚策心是大喜,有些想流口水,英俊的脸庞轻笑道,“弟妹,你没吃过老三为你做的火锅吗?”

  “北地天寒,虽是初春,天气也时变异常。”楚洛离端锅上桌,这般笑着解释道,“吃火锅较为暖身子。相比江南之地,还是北地适宜吃火锅。”

  实则,邻家少年懒得动手做份大餐,那些可口佳肴,要么耗时,要么难做,皇族之人口味较贵,少吃粗茶淡饭,索性端个火锅来,荤素之食摆一排,你想吃啥就自涮去。再者,楚洛离的确许久未吃火锅了,想怀念怀念一番。

  王上第一个开动,一手拿碗一手拿筷,边夹青菜边谈笑而道:“要说这火锅啊,小时候寒食节一过,我便会带着母妃,经常去老三那儿吃火锅,父王也会来,那时可热闹了。也就老三这火锅味正宗,我做着,你们都吃不惯。”

  那是自然,火锅料理,那底料秘方可是邻家少年这家里蹲的传承。

  楚洛离心中亦是感叹,是啊,那段小时候,你娘我娘,还有父王,我们五人,幸福一家。至今,不曾忘记,一起抢肉吃惹得三位长辈大笑的幼稚场面。

  楚晚策的娘亲于楚洛离的娘亲是好姐妹,而她如今仍在宫中,只是不曾出寝宫,也很少见人。前些日子去拜访,她也不过是说了句洛离回来了啊。貌似她并不知世外这些年的变化,整日将自己关在房内。也不唠叨,少了热情。也是,不该走之人走了,该走之人也走了,白云千载空悠悠。

  王上就是王上,吃相不失风度,不紧不慢沾酱瓢汤,娴熟稳健。其余六位妃子也在楚洛离叫过嫂子后,开始动手。

  剩下个大小姐,不知此火锅为何等料理,便由邻家少年手把手教,陆续喂食的场面,迎合这人畜无害的清秀面孔,大小姐还是有些娇羞。

  待此餐火锅宴后,王上将邻家少年邀到一旁,两人相谈。

  “打算多久离去?”王上问道。

  想了想,后者这般道:“三日后吧,还有件事要办。大哥,你也莫要送行了。放心,日后会常回北地来看你的,当然,你也可下江南来找我玩。”

  王上轻轻苦笑道:“看何时我下位,便去江南寻你吧。”

  “那你努力。”

  “咳,天意,强求不得。”

  “……”

  “对了,苍天帝剑你拿走防身。”王上想起这事,便直说。

  “不用,我武学造诣你又不是不知,无需再用帝剑。”邻家少年说道,“需要帝剑的,当是你。你轻功水上漂有时都踏不稳,现在恐怕也无多少精进。”

  摇摇头,王上将另一个秘辛说出:“苍天帝剑只在乱世出现,此物玄妙,并非我皇族所真正拥有,我等天选者只不过持有一时罢了。此物还是应当隐匿世间,待乱世再现,天机便又会指引此物,去寻找天选为继承,持剑伐乱世。”

  “这般说,那传闻中的其他神物……”邻家少年思索着。

  “可能也存在,只不过上路时间,由天机自选。”王上沉声而叹道,“一切玄奥无解,我们自当遵循其大道之法的本意。”

  呃……

  邻家少年是何人?他不信鬼神,他讲科学。这世间,一定有何世人所不知的运行法则!

  ꧁.꧂

  帝京,城西。

  顾府,顾宅。

  一年前,此处便无人打理,杂草丛生,屋舍废弃。屋内满是灰尘,蛛网瞥眼便可见。屋外某处石椅上摆放着本书,大概是忘记收的,被风吹日晒雨淋后,只依稀可见,书面上一个“诗”字。

  府邸不大,选址亦是不佳,也就绕了三街四巷。

  “我爹并未将这府邸卖出,说是有些感情了,便留下来。”大小姐踏入这熟悉的院落中,这树,这桌,这椅,这屋……

  “以前你就住这?”风竹心中满是不解,“这偌大帝京,当年我也是满街跑,传闻中的那混世魔王便是我。可你这地方,我还真是第一次来。”

  “混世魔王?”娇声一疑,便是思索。

  当年帝京内的确有此传闻,魔王出世,拳打官兵,脚踢恶霸,无法无天。大街小巷的人个个都知道,有笔录者还写了书呢。

  “扑哧”一笑,顾兰儿娇声道:“原来我家相公当年名声早已在外,家喻户晓,只是小只是小女子孤陋寡闻了。”

  “别提了,老丢人了。”风竹脸色红得差劲,捂额道,“当时不就是单刀直入治理你们下层阶级嘛,谁知道会见我传的那么凶。还说我酒色尽沾,我到现在可还是……”

  风竹不敢说下去了。

  “可还是甚?”

  “没甚,绝对莫有甚。”

  大小姐想催促他往下说,可他已是打住。总不能将那句地痞之气的话道出——“老子我到现在可还是一个处男啊!”

  “那夫君,当年你还有何等丰功伟绩?”顾兰儿娇声问道,一颦一笑,樱唇诱人。

  “没了,绝对没了。”风竹有力反驳,“当年帝京内出的那些幺蛾子事情,与我半个铜钱子的关系都没有。”

  “哦。”轻声点头一应,她这后者心中却是在想,有猫腻,看来当年还有许多趣事,日后定要与君多讨教讨教。

  两人再此府邸内闲逛一番后,便是离去。走之前,风竹还于顾兰儿商谈的两件事。其一,今年清明要去好好祭拜一番岳父岳母大人,感谢二老赐了个宝贝给邻家少年,使得他浪子回头金不换。其二,成婚一事,需在江南举行,到那时广邀江湖好友,将乡亲们从洞庭接回,请来各大山寨的汉子们,使其为大喜。

  乱世平定,日后生活,真的安逸下来了?

  经历多少风雨洗礼,这颗心,似乎被磨砺的久久无法平静。

  乱世已过,天下黎民百姓将会得以安康,一片欣欣向荣。

  数百年后,便会有华夏三千年之大变局,世界之大变局。

  ꧁.꧂

  江南。

  四月。

  初四之日,烟雨蒙蒙,纷纷飘落,青山总在,绿水长流。祭天之灵,祭地之灵,祭人之灵,以明华夏之信奉。而那坟前坟后,已满是杂草,凌乱在这大山之头上。是时候来人为之修剪打理……

  七月。

  初七那日,我们仍未见到故事末尾的最后一页篇章。

  “乡亲们,来来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村民与山贼同乐,鲜红的喜庆之色飘迎万家灯火,村里村外,热闹了三天三夜。灯火阑珊,蓦然回首,今朝之人,已是成亲。

  “阿竹,你这新郎又被谁给摆了一道,衣冠如此不整。”

  阿姐刚端着酒就见邻家少年一身狼狈,后者也懒于整理,还伸出四根手指头,又指了指一堆攥喜糖吃糕点的孩童,像是金童玉女,但风竹之意应当是:罪魁祸首。

  喜鹊叫闹,来添红烛。

  春风良宵,碎玉铺路。

  至此刻都心慌,像是小鹿撞。来人来客匆忙,也快往里让。

  “新娘子来喽!”

  有人笑容满面,接福迎喜,大声喊道。邻家少年亦是使用最后一次单身数载的手速操作一番,将衣冠瞬间整理好,便见一位披着红盖头的少女被叶姐扶来,碎步轻盈。

  才攥住一颗喜糖,分些喜气给红娘。

  金钗摇,摆摆摆;花轿摇,摆摆摆;招摇,摆摆摆;铃铛摇,摆摆摆。沾了粉黛,张灯结彩,看新人羞涩相对拜。

  “三哥,恭喜恭喜啊!”

  风竹回了个抱拳一笑。

  他见新娘子一步步走来,每一步似乎都很漫长,每一步似乎都在诉说交心之语。

  许你我此生不辜负,同甘共苦惜福。许你我此生不辜负,良辰共度无数。

  最后,是拜堂与洞房。

  一拜同心邀,山水迢迢。二拜永结好,欢欢笑笑。三拜共垂老,暮暮朝朝。南来肺炎终归巢。

  恰君子天骄,淑女窈窕,有情相会七夕桥。天官凡尘也落俗套,赠红包。

  礼成。

  看过顾兰儿,红妆尽显红尘情,空谷幽兰之气质,令人心安。邻家少年微微一笑,拦过这位大小姐娘子,无言却心中满是思绪。

  牵着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走到永远……

天星神幻 · 作家说

没了,最后这章写得少,自我感觉没写烂。嗯嗯,好不容易完成一本书,在下想不要脸求求票。给点吧。❛‿˂̵✧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