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2章 夜半琴弦声

  船到岸时,便已然入夜。

  月明星稀,残灯晚照,乘客下了码头便像是身后有恶鬼噬人的怪事发生一般,逃似的向着城内狂奔而去。

  等人跑的差不多了,李渔这才收回手里的书,整理好箱箧,然后徐步下了船。

  “少年郎不愧是读书人,您这气度和寻常人确实不同,您慢着点,诶,好,祝您高中。”

  李渔冲着船夫拱了拱手,感谢其帮助,然后立在码头,却是长叹了一口气。

  近处的客栈多半已被刚刚跑去的乘客们给占领了,此时再去,能有空余房间的可能性不大。

  他不是顾忌什么书生气度不愿去抢,实则是因为箱子里的东西太重,就算是跑也争不过那些人。

  去拼一个徒劳无功不如直接坦然放弃。

  毕竟这一路上他也不是第一次露宿在外了。

  一阵河风吹来,带来了一些冷意,却也吹走李渔的惆怅。

  今天气温还好,虽然有些冷意,但一件软裘足以抵御,不如就临河找个地方凑合凑合?

  无人同行,虽然少了乐趣,但多了几分自在,有了想法,无须顾忌别的,直接做便是了。

  背上行李,李渔渐渐离开了道路,沿着水边,漫步走着。

  走了一阵,忽的看到一个小亭子。

  李渔一阵心喜。

  有月有水,有亭有树,有风有蛙鸣。

  这样的地方不比拥挤的客栈舒服?

  李渔紧赶了两步,迈入亭里。

  小亭子里蛮干净的,不仅仅是无人糟蹋的干净,本身的风格也足够干净。

  只有一小石台,一圈围亭而建与亭一体的长椅外,便再无别的东西。

  将行囊内的一应用品取出,李渔拿起之前未读完的书,借着月光裹着软裘,好不自在。

  渐渐夜深,困意也是袭来。

  将书收回,又将行礼藏好,李渔便准备合眼睡觉。

  而就在此时,一阵扬琴细语不知从何处响了起来。

  李渔是懂些音律的,但这曲子却是生的很,这自然让李渔来了兴趣,人便又坐了起来,侧着耳朵,听着曲子寻找曲声来处。

  可越听越觉得奇怪。

  不仅这曲子陌生闻所未闻,这曲声的来处也是奇怪的很。

  这曲子竟像是从河上来的......

  这里可不是什么绕城小河,不可能有什么花妓游舫存在。

  又一阵河风吹来,李渔却是心头一冷,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可现在这功夫却是逃也不是,找也不是,睡也更不是。

  不过李渔虽然年岁不大,但这些经历的事情却是不少,一阵悚然过后,终是安定了下来。

  既然怎么做都不对,不如继续赏曲。

  这一沉下去,其他的感触便也都消失不见了,不多时,李渔竟忍不住跟着轻声哼唱了起来。

  “夜半闻琴声,似是念故人。”

  “随浪而来,一层层。”

  “言难开口,用风月写下思念。”

  “天定弄人,这生死言之不能。”

  “浪如山,雨如针,随风而起。”

  “海的尽头是否住着你。”

  “将鳞片种在眉头,入海中寻你。”

  “月光将思念看清,我依旧难以忘你......”(改自歌曲《传说》)

  “唱得不错,就是声音小了点,我听不大清。”

  像是雨天第一滴雨水滴落静池般柔和,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虽然激起了李渔心头层层波纹,却依旧让人舒适至极。

  李渔正准备回答,却发现曲声竟然也停了。

  莫非这来人便是那曲声主人?

  对了,那人在何处?

  李渔抬头前望,自海上有一身影徐步而来,竟如同踏浪而来的神明。

  李渔的脑子有些停转,这一幕让他理解不能。

  人影由远及近,终是来到李渔面前。

  月光明亮,但只照清楚了来人的一侧。

  可这月光勾勒下的轮廓,便足以让李渔忍不住赞叹。

  他如同醉酒一般醉在了这绝色的容颜里。

  看着李渔那痴傻的模样,来人却是脸色红了红,想要逃走,但却又想到心愿未了,便只得留下,伸手在李渔面前挥了挥。

  李渔这才回过神儿来,想着自己之前的模样,忙是低头道歉:“抱歉姑娘,见姑娘自海上而来,一时间有些痴傻了,请姑娘原谅。”

  姑娘听李渔这么一解释,倒也回味过来:“没事儿没事儿,你们这些普通人没见过这样的情况,有些被吓到也是正常,这样说的话,要道歉的反倒是我了。”

  李渔忙摇手表示不敢。

  姑娘却似乎是有急事儿,没工夫和李渔在谁吓谁这件事儿上纠缠,开门见山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来意:“这曲子写出来有些时日了,就是还没想好词,听你唱了几句,觉得不错,不知道书生你能不能将这词给我?当然,我说的是掏钱买。”

  听姑娘这么一说,李渔忙是摇头:“不用不用,送与姑娘了,我这写下来。”

  说吧,便在行李里一阵翻找,铺好笔墨纸砚,正要挥笔,却突然神色尴尬了起来。

  “姑娘,不知能否再弹一次?词随记得,但是有些不连贯了。”

  姑娘点了点头,然后手里突的便多了一把琴来,这戏法般的变化让李渔又是一阵惊神。

  见李渔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姑娘终是忍不住解释了起来:“你别怕,我真的是人。只不过和你们不同,我是修炼之人。当然了,和你们平日见到的那些花架子一般的练武不同,我们练得东西更特别一点。”

  李渔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些奇人异士,只是故事和现实是两码事。

  不过有了姑娘这么一解释,李渔倒也不难么担心了。

  毕竟不管对方妖怪还是真的所谓修炼之人,既然能交流不直接诉诸暴力,那就算不是人也是人了。

  琴声又起,李渔便跟着琴声,让歌词用心的写下。

  不知过了多久,李渔忽的倒在石桌上。

  而那姑娘小心的抽出歌词之后,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小心的把歌词叠好,整个人又朝着大海走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李渔看着海面久久不能平静。

  桌上的笔墨纸砚表明了之前的记忆并不是睡梦中的幻想,可越是如此,这短暂的相遇却让李渔越是难以忘记。

  “为什么没有问下姓名呢?”

  “是了,问了姓名又如何?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是......”

  “没有可是,不是梦,还需是梦。”

  “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

  “你是唐人。”

  “不完成唐人的梦,又哪里有时间寻找自己的梦呢?”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