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4章 酒仙仙酒

  不知怎的,李渔逃到了白孤城。

  他遇见那个小仙女的地方。

  卸下伪装,他终是长舒了一口气。

  这四年里他看似只是读书,但实际上却并非读死书。

  书中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话他是听进去了的,所以私下里,对于“复唐”这个组织,还是特意去了解过的。

  当然,了解的不深,但也知道,“复唐”能稳住的地区,不过两城,除了他逃出的涿城以外,还有一个渭城。

  而这两个城市以外的地区,他们的能力便大多施展不开了。

  所以来到白孤城断了追兵之后,李渔才会稍稍的放下急迫。

  他已经断断续续的熬了几个日夜了,可听着周遭那不大但入耳极其清晰的各种声响,他无法入眠。

  不过将将迈入昏时,他总不能去劝别人这么早就睡觉吧?而且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于是他走出了客栈,不知怎的就来到一座酒楼。

  还没到用餐的时间,酒楼自然是没什么人的。

  而见到李渔进入,掌柜的笑着拱了拱手:“客人,您来的太早了,厨子和小二都还在后院准备,要不您等会儿?还是说您要真急了,我这就给您叫去?”

  李渔是在听到掌柜的话之后才完全清醒过来的。

  他初时是想借着掌柜的话离开的,可瞟了一眼那红黑色的酒坛,往日里就不喜喝酒的他突然来了瘾了:“店家,不必麻烦了,就上两个凉菜,来一壶,额,来一小坛酒吧。”

  掌柜的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您是做大厅还是雅间?”

  李渔环视了一圈,又盯着上楼的楼梯看了一眼,开口问道:“楼上有大厅么?”

  他不想在大厅里被人看着,一是危险还未解除要谨慎,二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酒后的模样。

  但他也没法去雅间儿,毕竟那地方是要收钱的,这对靠着之前赶考剩下的路费生活的他来讲,太奢侈了。

  掌柜的自然不会想这么多:“自然是有的,您来,我先引您过去。”

  掌柜的是个勤快人,不多时,酒菜便都上齐了。

  他除了出狱后的接风宴上和童文熙喝过一次以外,这大唐覆灭之后的九年里,他就没沾过酒这东西了。

  轻抿了一口,入口那苦涩的味道与记忆中不差分毫。

  可如今这苦涩,不知怎的却和胸中那无法言说表达的苦涩有了共鸣,他饮了一口,便忍不住的饮下了另一口。

  用杯中苦酒,换掉心中苦吧。

  而这一斟一饮间,不觉得便已醉了人间。

  此时的李渔终是敢于将胸中的苦涩排出了。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独自莫凭栏!”

  “把阑干拍遍!”

  “呸!背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岳公,你告诉我!我将这些东西背完了又有什么用!”

  “壮怀激烈?哼,哈哈~~”

  而就在李渔酒意上涌说着疯言疯语的功夫,一只白嫩的手掌出现在了李渔的肩头:“小子,你酒品可不行啊,吵到老头子我了。”

  李渔转过头来,看到了一个须发皆白,但皮肤却紧致滑嫩的家伙。

  说他老吧,目光炯炯,皮肤比李渔不差。

  说他年轻吧,但眼里的沧桑却又不是年轻人能拥有的。

  而李渔虽然酒意上脑,但却还不是全然失去理智,见自己吵到别人,下意识的便拱手道歉了起来:“打扰到先生了,实在抱歉。以为这时间客人不多,便失了分寸,见谅。”

  而那人见李渔能控制酒意,笑着点了点头:“还行,没懵,我最讨厌酒蒙子了,不仅败自己人品,也败酒的品格,你说那酒招谁惹谁了,要因为他受那些谩骂,他不心疼,我这爱酒人士可是心疼的!”

  李渔虽然没醉透彻,但大脑依然工作不正常了,之前的道歉,有一半是下意识的反应。而老者回复的这一句,李渔却是听清了没听懂,便只能是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声。

  “好,那你便自饮去,只是小声点便成。这若是要诵诗也不是不可,但诗词的韵律却是不能忘了,不然不仅不能佐酒,反倒是坏了诗名,这要是被爱诗人士知道,可是要挨骂的。”

  又是一句难懂的话,但大意知道是让自己小声些。

  李渔点了点头,然后醉意熏染之下,真的缩了缩身子,勾下头,对着酒碗小声嘀咕了起来。

  而那人看到李渔这幅醉了却不惹人厌的模样,忽的觉得可爱,便一侧坐到了李渔的身边。

  “小子,之前的读那些都是些什么意思啊?”

  李渔不自觉间又已引下了两杯,酒意已然上涌,听到旁边的人询问,终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没什么意思!太没意思!这些人博得了身后名有什么用!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报复有几个完成的?”

  “太没意思了!他的诗词只能流传到我这等无用书生的口中!他激起我胸中千层浪又如何!我这样的废物能如何!”

  眼见着李渔委屈的快要哭出来,那人忙是笑着摸了摸李渔的头,安抚住了他,像极了宠溺孙子的爷爷。

  等李渔舒缓下来后,开口安慰道:“年轻人啊,有句话叫腹有诗书气自华你懂么?”

  “真正有用的不是这些句子,而是这些句子里的意思,那些你真正读懂的句子,会融进你的血肉骨骼里。”

  “它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用,但实际上却已经是你必不可少的东西了。”

  “因为它就是完整的你的一部分了,这便是它最大的作用。”

  “你的思考方式,你的谈吐举止,这便都是它的作用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其实不只是人,就是仙神又能怎样?他们也有烦心事。”

  “那些写书的人虽然正如你说多数也没完成他们的梦想,可他们可有几个放弃的?”

  “他们写的本就不是成功,是坚持。”

  “来,今日相遇便算是有缘,你我痛饮。”

  李渔其实只听懂了最后一句,忙是给那人也斟了一杯,然后举起就被便喝了起来。

  那人笑着饮下了李渔的酒,然后盯着醉酒的李渔看了两眼,取下了随身携带的酒葫芦,将自己的酒给李渔倒了一杯。

  “你请我一杯,我得还你一杯,这才公平。”

  李渔现在自然是已经分辨不清什么谁的酒了,见杯中满了,便又是一口饮下。

  而这一杯入口之后,便整个人瘫了下去。

  “我本酒中仙,浪荡红尘间。”

  “看尽痴情者,醉吟藩篱边。”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