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5章 文章救不了唐国

  李渔是被酒楼老板叫醒的。

  “已经入夜了,我们该关门了,您也该回去了,再晚就不方便了。”

  李渔没想到自己醒来之后如此的清醒舒畅,听了老板的话便起身准备结账,然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店家,您家的酒叫什么名字?是本地特产还是您的个人秘方啊,这怎么和我以前喝的酒不一样啊?”

  酒楼老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客人这是说笑了,这就是寻常的新酒,您要是觉得不好就直说,我们这小地方确实没什么好酒。”

  李渔见老板的模样不像是装的,整个人便疑惑了起来。

  若是寻常酒,为什么醒来这么舒服,上次喝醉了可是头疼了三四天呢。

  难道是喝的少?那也不对啊,那是怎么醉过去的呢?

  不过老板已经提过要关门了,他自然是不会耽搁老板的时间。

  又要了一壶酒,付了酒钱,便往住处走。

  走在路上,野风吹拂间,突的想起了醉酒时候的故事。

  “是的,我记得和人聊天来着,那人还劝了我。”

  只是任李渔如何想,却只是想到些只言片语,却想不到人的影响。

  不过一阵怅然之后,李渔却也没有继续钻牛角尖。

  “忘了便忘了吧,这一忘了形象,这酒醉时的话反倒是越来越清晰了。”

  “那人说的对,人生哪有不经历挫折的,若是波澜全无的人生,过起来岂不是忒无滋味了!”

  “醉也醉过了,矫情也矫情,该往下走了。”

  “可是,往哪里走呢?”

  走到客栈前,李渔却忽的没有任何进去的兴致。

  他如今精神清明,睡觉岂不是浪费了这如今的好精神?

  可是不睡......

  李渔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便打定了注意,转身离开了。

  走了许久,李渔这才再次来到那个见到海上仙女的小亭子里。

  小亭子没什么变化,似乎还能闻到上次书写时留下的墨香。

  而想到这话之后,李渔突然笑了起来:“屁的墨香,墨香是假,酸的掉牙倒是真的。”

  随即却是长叹了一口气:“只见当夜月,不见月下人。”

  望着眼前的水月天,李渔不由得再次哼唱了起了那日的曲子。

  “夜半闻琴声......”

  然而唱了三五遍,那月下再相会的桥段却依旧没有出现。

  李渔嗤笑了一声,笑自己是故事看过了发了痴病,这世上事儿哪都如故事般有人安排的那么巧合?

  李渔对着酒壶嘬了一口,然后便放了下来。

  他不爱酒,不爱酒醉时的癫狂,但自古诗酒是最佳伴侣。

  而今夜,人已不团圆,他不想让诗和酒也不团圆。

  没了小爱,李渔便又想起了大爱。

  童文熙的组织用了九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得到了两处地方。

  甚至算不上得到,只不过是在两处地方有人庇护,行事的时候方便而已。

  没有领地,没有军队,这样的组织能够复国么?

  之前身在局中,被感情麻痹,让他没有仔细思考。

  如今断了情,斩了念,缺点自然很快便想了出来。

  靠读书考取功名,是复不了国的。

  你的官再大,盛帝的一句话便能将一切拿去。

  用敌人借给你的东西是打不败敌人的。

  要复国,还得有兵有地!

  文章,是救不了唐国的。

  然而单是想想,李渔便是一阵头疼,白手起家,有兵有地,何其难矣。

  大盛正强,别说在其眼皮下弄出私人军队,就是抢个山头当强盗都并非那么容易的。

  对了,要是能获得小仙女那样的人的支持,是不是便能完成这不可能之事?

  若是我能成为,那个,对了,她说的是修炼者。

  若我成为修炼者,这一目标是不是就更好达成了?

  可修炼者都在哪?又如何成为呢?

  又一个难题摆到了面前,让李渔毫无头绪。

  而就在李渔捂着头思考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如鬼魅般自李渔身边响起。

  “竟然是个普通人?你遇见酒仙了?”

  李渔被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惊得差点瘫倒在地上,但好在之前见过小仙女,他倒也不会再把这些突然出现的家伙当成什么魑魅魍魉。

  但眼前这个家伙听声音显然没有小仙女那么温柔,不是个好相与的。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那人坐到另一侧,看着强装镇定的李渔嗤笑了一声:“你若没见过酒仙,身上怎么还有‘透骨香’的味道?若你没见过酒仙,见了我这样突然出现的人怎么会不像是见鬼了一样的害怕?”

  “老实点,问你什么回答就是。”

  而李渔此时已经看清了那人的模样,更是心头一凛。

  那家伙好看不好看他倒不敢说,只是他脸上那一道自眼角到唇边的长刀疤在夜里看着真有几分厉鬼的样子。

  当下更是小心了:“我今天才到白孤城,并不认识什么酒仙。至于你的说的什么‘透骨香’的味道,可能是酒楼里的某道菜?我刚从酒楼里出来一阵。”

  那人虽然出声冷淡,但却也不似全坏,见李渔说不出来,冷笑一声,倒也没继续追问:“要普通酒楼能买到‘透骨香’,那天下生意人都去开酒行了。行吧,本就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没觉得你能懂些什么。”

  “不过真是白瞎了好东西,酒仙果然是常人不能理解的。你继续忙你的,这亭子不是你家的吧?我坐这里不碍你事吧?”

  当然碍事,但李渔哪敢说出来。

  “不碍事,您随便坐,只是我这也坐累了,该回去休息了,再见了。”

  “坐下。”

  “诶。”

  李渔万分无奈,当下便是如坐针毡、如鲠在喉、如芒刺背,总之是要多不舒服便有多不舒服。

  “你半夜在这儿干嘛呢?”

  我和你很熟吗?关你屁事?

  “喝了些酒,睡了一阵,醒了便没了睡意,所以便来这儿逛逛。”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我管你什么人,我不想知道。

  “知道一些,您应该也是修炼者吧?”

  “哟,还知道修炼者呢?”

  “以前在这里遇见过一个?”

  “在白孤城?”

  “就这个亭子里。”

  “也是半夜吧?”

  李渔点了点头。

  “男的女的?”

  “是个姑娘。”

  “长什么样?”

  “看不大清,但很漂亮。”

  “那我长得什么样?”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