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6章 跳就跳

  这问题哽的李渔差点被口水呛死。

  你长什么模样你自己不清楚么?这是个送命题吧?

  说好看太虚伪,说难看怕是活不下去。

  “很有特点。”

  男子闻言忽的笑了起来。

  “好小子,倒也算机灵,怪不得那酒仙能看重你。好吧,爷我心情不错,问了你那么多问题了,现在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想好了再说。”

  李渔最想问的问题,自然是如何复国。

  可来人的身份不明,他若是盛国走狗,自己说了岂不是直接完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就算他问了对方就真的能回答上来么?

  那问什么?

  问他如何修炼?他怎么可能直接告诉自己修炼方式?

  而且这只是一个提问的机会,不是承诺,这也就以为对方可以选择回答或是不回答。

  李渔想了许久,突然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叫李渔,你叫什么?”

  男子听到问题忽的坐直了,探着头确认道:“这便是你的问题么?”

  李渔笑了起来:“是的,不论身份差距如何,你我好歹也聊了这么久了,问一下姓名也不算过分吧?”

  男子上下打量了李渔一番,然后也摇头笑了起来:“你小子日后定然还是会有一番机缘的,那么今天互相认识一下,倒也说不定是个因,就是不知道日后结个什么果。”

  说罢正颜道:“你好李渔,我叫柴荆。”

  而见到柴荆的笑容,李渔也是终于安心了。

  这个问题提的好了,收获不见得大。

  而问的不好,惹到了对方便很有可能出麻烦。

  所以李渔看似是想通了无所谓随便问的问题,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很是保险,仔细想想还会因为和之前情况落差较大而觉得有那么意思的问题。

  “好了,既然报了姓名,也算是相识了。若日后你也进了修炼界,我承诺,可以在不违我心的情况下,帮你一次。”

  李渔闻言却是怅然道:“可这进入修炼界到底怎么个进法呢?连路都看不到,何谈走得到走不到呢?”

  柴荆却是站起身来,笑了笑:“这个问题的答案算是我送你的吧。”

  “修炼界确实不好进,有的人是靠天意,一出生呢,便在某个宗门之内。还不能独立思考的时候,便已经有人将他后半生的最优修炼计划做完了。”

  “还有一些人呢,也是靠天意,根骨悟性极佳,只要有修炼者路过,自然都巴不得收下这样的徒弟。”

  “更有一些人呢,还是靠天意,运气极好,走路撞到了老人伸手扶了扶,便扶到了一个光明的未来。路人口渴递了口水,便也成了修行界的人。”

  李渔听着听着便笑了起来,当然,九分九都是苦笑:“这么说来,除了靠天命就没办法了?”

  柴荆摇了摇头:“倒也不是,也有一些傻子想不开,往深山老林里窜,往大海里跳,偶尔有路过的修炼者不忍心看到生命白白消失就去救了他们,然后他们就死乞白赖的缠上去,倒也能有一些混进去的。”

  “这事儿你干的出来么?”

  李渔摇了摇头,开玩笑似的说道:“我要是能做到,此刻便已经抱着你的大腿求收徒了。哼,罢了,天命就天命吧,看看上天给我安排个什么剧。”

  柴荆听了这话,神色里也是多了些阴郁,似乎是响起了什么不开心的往事,似是自言自语般的回道:“你若相信自己,便会是个好剧。”

  说罢,看了一眼已经准备离开的月亮,冲着李渔挥了挥手:“再见了,希望再见吧。”

  说吧,不等李渔回复,整个人忽的便又消失不见了。

  这一夜似乎是有些收获,但李渔的生活却又没有任何改变。

  柴荆走后,李渔便回去了。

  小睡了半日,醒来之后却觉得无所事事。

  哪条路似乎都行不通,难道便如柴荆说的那样,默默地等着所谓的天命?

  总不能像那群傻子一样往深山老林里钻,往海里跳吧?

  李渔本是以玩笑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可说完之后,却是忽的一阵心中悸动。

  他们真的是傻子么?

  不,他们不是,我才是。

  他们是反抗者,他们用自己那笨拙且成效不高的方法去反抗着所谓的命运。

  他们是勇敢者,他们自己也知道那样的方法可行性不高但还勇敢的去做了。

  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不是认不清现实而是心中的理想之火不灭所以努力的朝着梦想前行者。

  自己哪里有资格嘲笑他们是傻子呢?

  刚刚起床的李渔又躺了下来,看着头顶床缘上的雕花,眼神随着花的纹路走着,心思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这一躺,便是两天一夜。

  “跳便跳!”

  “跳下去试一次机会也总好过一辈子被这问题困扰着忧虑着不得片刻安宁的好!”

  “总比着被现实磨得麻木了失忆了忘记了自己的梦想的好。”

  “总比说着拿得起放得下实则是拿不起来便心安理得的放下来的好!”

  “是,虚度百年,不如就此一搏!”

  “跳便跳!”

  李渔自床上跳下,结果脚步虚浮差点直接晕过去。

  得,跳也得先吃饱再跳。

  李渔醒来的时候已经入夜,客栈已经熄了火,只得再次去往上次的酒楼。

  这一次没有要酒,而是将酒楼的特色菜都点了一遍。

  当然,为了不浪费,李渔便想着把掌柜也拉来坐下。

  上次见面不过两日,掌柜的自然还是记得李渔这个特殊的顾客的,所以李渔拉他过来坐,他倒也没有过多拒绝。

  “客人今天怎么不喝酒了?是嫌弃我家的酒不合口味?老朽自己倒是私藏了一壶好酒,今天算我送您了,我这就给您取去。”

  掌柜的也不是做样。

  做酒楼生意,图得便是回头客。

  而他这酒楼又没什么远超同行的特色,这要留住回头客,多半都靠的是掌柜那实在而善良的性子。

  李渔自是拉住了他,言明自己本就不喝酒,然后便和掌柜的闲聊着吃了个饱。

  谢过掌柜打折的好意,李渔付了钱便要朝着海边走去。

  既然哪里都是跳,为什么不去找小仙女出现的地方跳?

  而且小仙女就从那片海域来,去那里的成功率肯定比其他地方高啊!

  跳,一定要跳!

  然而过了不过两条街,一阵低声的惨叫和呜咽声从临侧的小道里传了出来。

  李渔又没醉,仔细一听便判断出这声响来自人而非什么小动物。

  既然是人,那自然不得不管了。

  这海,晚些跳也罢!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