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7章 巧了

  “住手!”

  李渔没看清情况,远远的对着惨叫处便喊了起来。

  这样做,一来是给自己壮壮声威,他虽然也粗通一点小招式,但这世上除了修炼者以外,普通的武者也很多,他那点小招式不足已给自己安全感。

  二来也是引起过往人员注意,看没有人能上来助拳,毕竟有些人出于自己安全考虑不愿意做第一个帮助者,但若是有人给他壮胆,也是有可能出来做帮手的。

  三来,则是为了吓退恶人,让恶人停止作恶。而且,助人者声势越强,恶人的气焰就越低落,阴影里的家伙是见不得阳光的。

  果然,李渔一声大喝,那处于上风的恶徒便慌了,看了一眼李渔,然后撒腿便朝着小巷深处跑了。

  见此情景,李渔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面对恶徒,没有十足能力之下,谁又可能一点都不心慌呢?

  不过现在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着,恶徒已经跑了,李渔也来到了那呼救声身边。

  月光并不明亮,李渔只能看见一个小小的轮廓窝在墙边。

  “你没事儿吧?”

  李渔没敢太靠前,怕吓到那受害者。

  “呜呜呜~”

  再次听到呜呜声,李渔这才想到受害者可能是被堵住了嘴。

  “没事儿了,坏人已经跑了。”

  李渔一边安慰一边上前将女子口中的破布取下。

  而女子在确定自己安全之后,当时便抱住李渔痛哭了起来。

  李渔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安慰了几句,但这里并不安全,那坏人还是有返回的可能的,便开口提议道:“姑娘,我先送你回去吧,这里不安全。”

  姑娘听到李渔说这里不安全,哭声戛然而止,猛地点起了头。

  姑娘家离得不远,走了一阵便到了。

  “谢谢你。”

  李渔摆了摆手,他助人是因为书里讲的义不容辞,不是为了这句感谢,但他很喜欢这句谢谢。

  李渔转身离开了,再次向着水边走去。

  而到了水边,他自然还是免不了再往那个亭子里看看的。

  小亭子似乎成了她的替代品。

  他摸了亭子上的石台,哼唱了两句带着两人初见回忆的曲调,最后终是走了出来,来到了广阔的水边。

  看着月光洒下的水面,层层粼粼,他奋不顾身的一跃而起......

  然后双脚便被抓了下来。

  “你还真是有意思嘿,还真准备跳海啊。”

  看着再次出现的柴荆,李渔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看着李渔那傻傻的样子,柴荆却是笑了起来:“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像是个傻子么?”

  李渔并不是傻子,看着柴荆脸上的笑容,又想了想如今这太过巧合的情形,他很快就听出了柴荆这句话里傻子的含义。

  然后李渔便笑的如同一个傻子一般了。

  不过心里虽然猜了大概,但他还是需要一个肯定:“柴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收我做......”

  柴荆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李渔的心霎时间又凉了下来,若不是见柴荆还笑着,李渔怕是真忍不住想说点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不是我收你,我水平一般,教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引你入门。”

  李渔再次傻乐了起来。

  “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再启程。”

  李渔一夜没睡,但精神状态却不比那天喝了酒之后差。

  “出发吧。”

  柴荆带着面巾,疤痕隐去,看起来明显的帅了不少,想来没受伤之前,也是个翩翩公子。

  李渔自然不会去询问这方面的事情,他相信若是两人的关系到了,柴荆会主动告诉自己的。

  不过李渔的嘴却也没闲着。

  “柴师兄,能告诉我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收我,非要等我记得跳河了才愿意呢?”

  听到李渔这称呼,柴荆面下的嘴忍不住撇了撇:“谁就你师兄了?我虽然决定引荐你,但收不收,怎么收,我说了不算,你说不定以后得喊我师叔。”

  “至于收你,只是我大发善心了,不过你现在这打蛇上棍的样子倒让我有些后悔了。”

  李渔却是不怕这威胁了。

  两人接触这两次以后,李渔已经发现了柴荆这人实则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胆子自然也大了起来。

  不过他倒还是收起了笑容,十分认真的询问了起来:“我是认真的,荆哥,我总觉得你是骗我的,怎么可能是凑巧遇见我跳河就救了下来,我又不傻。”

  “不傻你不知道为什么?”

  这反问让李渔无话可说,而柴荆知道不说清楚李渔这一路上怕是少不了在这问题上纠缠,便也没藏着。

  “我那天讲的那几种进入修炼界的办法你还记得几个?”

  李渔自然是都记得:“一是家世,二是......”

  等李渔列完整之后,柴荆反问道:“那你觉得你是第几种?”

  “肯定不是第一种,我父母都是普通人,不过后来......”说道这里,李渔一阵语塞,随后又讲到:“第二种呢,自然也不是。第三种......”

  说道这里,李渔忽的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儿,突的醒悟了:“你是说我是第三种?我救得那个女孩是你安排的?”

  柴荆摇头叹息了一番,似乎真的有些后悔了。

  “我们天谕宗算不得名门但却是正派,怎么会用那样的事儿考验他人?这手段不光彩,便意味着因不是错的,因错了,果便不可能是对的。”

  李渔更是疑惑:“那难道真的是碰巧?”

  “当然不是,你就没想过你是第二种么?”

  “第二种?我?怎么可能?”李渔随即便笑了:“若我是第二种,那小仙......不,那第一次遇见的修炼者不早就带我走了?”

  柴荆却是开口解释道:“其实那天说的不完全。我们自然是喜欢天赋好的人,但若只是看天赋便收人,那我们这些正派和邪宗还有什么区别?”

  “天赋虽好,但人也需要品性过关才行。这些年正派的名声越来越不好,原因就是不少自诩正派的宗门越发的功利,见到好苗子便不顾人品的抢,抢到之后又是各种的宠,那样教出来的人自然是好的坏的都有。”

  “我们天谕宗虽然不如这些名门大,但在‘正’这个字上,却是不放半点水的。年纪小的苗子,先培养性格,然后培养能力。年纪大的,性格品性不好,天赋再强我们也是不收的。”

  “当然,也看缘分。”

  “你第一次遇见那人,可能也是正派的,但多半当时有别的事情要忙,所以错过了,这便是所谓的缘分。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