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8章 题字

  李渔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又回到了这天京城。

  天京城,原名玉京城,本是唐国北都,后于大盛152年,也就是唐国灭亡后的第三年,改名为天京城,且大盛皇帝迁都于此。

  而李渔要去的天谕宗,正在天京城外。

  听到这个消息,李渔分外的高兴。

  这皇帝可以迁都,宗门总不至于随便迁地址吧?这样说来,这天谕宗岂不就是原来唐国的宗门?

  这样一来,自己的复国梦会不会便有人支撑了?

  当然,李渔并没有过早的将自己的心事讲出,想要先打探清楚了再说。

  而除了高兴之外,再次来到天京城的李渔,也多了几分物是人非的感慨。

  数月之前,他是踌躇满志的学子,而如今,他却已然弃笔从武,成了修炼者宗门下的小学徒。

  人生之大变,不过如此了。

  两人并没有在天京城多停留,很快的由南到北穿过天京城,直奔郊外。

  李渔想象中的宗门应该是建在某处名山之上的,最不济也是在个什么小岛之中,但出了城极目远眺,却并未发现什么山的踪迹。

  然后四下打量一番,除了护城河外,也没看到什么大河直流经过的景象。

  便只能是满怀疑惑的随着柴荆继续前行。

  又行了约有十里地,柴荆指着一座村落模样的建筑群,笑了起来:“快到了,就那个方向。”

  李渔望着那村庄,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它和修炼者的宗门联系到一起。

  柴荆似乎是看出了李渔的疑惑,不过却未解释,只是催促了一声,便大踏步的向前了。

  而随着距离缩短,李渔更是肯定了,这不就是一座村落么?

  走至村口,便看到五个老翁在下棋。

  两人下,两人支招,另一个则是在破口大骂:“老不修!出怪招取胜,算什么正道人士!呸,忒不要脸!”

  听到这话,李渔更是崩溃。

  算什么正道人士?

  这几个老翁不会是天谕宗的前辈吧?

  就这气度?就这德行?

  李渔有种上当的感觉。

  然而柴荆路过,却是没理会这几个老者,那些老者,也像是没看到李渔柴荆二人一般,兀自下棋指点骂街。

  李渔稍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奇怪了起来。

  柴荆不理会这些人,那么这些人多半不会是想象中的什么天谕宗前辈了。

  但柴荆不是说天谕宗是正真的正派么?那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呢?见到同乡长者,好歹打个招呼吧?

  就在李渔疑惑的功夫,柴荆却是停了下来,解释了起来:“这几个老家伙你以后就当作不存在,他们是我天谕宗的看门儿大爷,只有外人来了才有反应。性格古怪,你以后就知道了,只要记得别理他们就成。”

  李渔点了点头。

  得,这修炼界的看门大爷都这么有个性,应该是来对地方了。

  走进村里,大大小小的房屋看的李渔一阵儿脑壳儿疼。

  这地方还不如寻常村落呢,别的地方好歹整齐点,这里七歪八落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但随着柴荆走了一阵,眼前的建筑却在眨眼间有了变化。

  一座座青砖白瓦的小院像是鱼鳞般一座叠着一座,纵横交错的道路也都有着自己的规格,脚下的道路也变成了青石板,虽然没有想象中的山中仙宗有气魄,但看起来方方正正的,也有几分威容气魄。

  “这便是我天谕宗了,之前看到的不过是个小障眼法,等你入了门,自有人教你如何出入。”

  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效果的李渔兴奋了起来,对那未曾见过的所谓的修炼更多了几分期待。

  而随着场景转变,路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但正如柴荆之前说过的那样,天谕宗确实算不上什么大派,这一路上遇见的人还真没一个寻常村落里的人多。

  顺着主路一直走,尽头处一座远比其他庭院大不少的院子出现了。

  院门上没挂什么霸气的牌匾,只是用了草书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正”字。

  而看到那个“正”字之后,李渔忍不住停了下来,驻足观赏,而仔细看了一阵之后,更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这不会真是张师的字吧!我怎么看不出一点仿的痕迹呢!”

  “息声!”柴荆忙制止住了李渔,然后小声肯定到:“确实是张芝先生的字,我天谕宗不喜欢弄什么牌匾,先生便留了这么一个‘正’字。”

  草书圣手张芝,读书人哪有不知道的?这可是能立传的人物!

  “好了,先走吧,以后有时间慢慢看。”

  李渔虽然有些留恋,但他倒也不是什么书痴字迷,当前的紧要事还是明白的。

  进了院内,视野开阔,除了门口列植的常青小灌木外,庭中并无其他的杂树。

  正殿门口站着两个弟子,身上穿着一木一样的天蓝色劲装,想来这便是天谕宗的门派服饰了。

  而那二人见到柴荆之后,脸上都挂上了笑容,虽然没动位置,但都点头致意了。

  柴荆走到门口,拉了拉李渔,示意整理下仪容仪表,然后朗声喊道:“弟子柴荆,今日回宗复命。”

  “进来吧。”

  声音听起来没有想象中的苍老,中气更足一些。

  走进门,李渔有些不知道要不要抬头看人,犹豫了一阵,终是好奇心取胜,抬起了头。

  然而这一抬头,竟是四目相对。

  但不知为何,这样的情况,李渔竟没有第一时间下意识躲避。

  是了,是因为这双眼。

  这眼不大,也算不上好看。

  但眼神却是那样的让人安心,沉稳的如一座山。

  这眼神让李渔安心了下来。

  李渔行了一礼,躬了躬身。

  那人眼含笑意点了点头。

  但柴荆并没有急着介绍,而是先回复起了自己的事情。

  “师尊,白孤城的妖僧已经除去了,只是妖僧手里的炼魂珠却不知道被哪家‘正派’同道给拿去了。”

  听到这话,师尊脸上的怒气难以遏制。

  “呸!谁和他们是同道!那炼魂珠如此恶毒,不就地摧毁拿回去做什么?还不是自己炼化!说是去除魂珠恶念,那是魂珠的恶念么!有恶念的是人心!”

  发泄之后,却是安慰起了柴荆:“不过你倒是不必有心结,这事儿已经尽力了,那么多人争,厉害的角色不少,没完成也是预料中的。”

  而之后,终是将目标转到了李渔身上。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