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09章 何谓正

  “不知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李渔一阵心慌,自己是来拜师的,这要搞成同辈了,那岂不是直接完蛋了?

  于是忙是摆手:“不敢不敢,学生李渔,拜见前辈。”

  柴荆也赶紧在一旁帮忙解释道:“师尊,这人是弟子在白孤城遇见的。其先是得到酒仙的眷顾赐予透骨仙酒,后弟子观其品性也算尚可,其又有心修炼,弟子便将其带了回来,由师尊定夺。”

  柴荆说完,李渔忙是懂事儿的拜了下去:“弟子一心向学,求前辈教诲。”

  然而师尊却是直接伸手扶住了李渔,没让他真的跪下。

  继而慢声说道:“立宗自然是要收徒的,这事儿自然是没什么不妥的。”

  没等李渔心喜,便又接着说道:“但我天谕宗虽非名门,但也不是随便收人的。”

  “我宗虽然没有大派的什么选拔大比,但入门也还是要考核一番的。”

  “你既然已经喝了酒仙的仙酒,这资质方面,及格是没问题了。”

  “但我天谕宗,更注重的是却是品性。”

  “虽然柴荆已经代我考察过一番了,但我还是有几个问题的。”

  “而这第一个问题,便是你给我说说,我天谕宗是正派宗门,那这‘正’字何解?”

  这问题往深处讲,是难以说清楚的。

  而往浅了说,那答案自然很难给出高分。

  但李渔之前的几年练的就是答题,虽然题目有方向性的差别,但答题思路却是有相通之处的,所以李渔虽然面色沉静下了几分,却只是慎重而不是怵于答题。

  “弟子以为,这不偏不倚,便为正。”

  “我天谕宗为正派,便意味着行事要不偏不倚。”

  “便是对善人不高看,对凡俗不低视。”

  “善人若犯小错,不能因其心善便不于指出,不加以惩罚。这样会使小错变成大错,善人终会变成恶人。”

  “而若恶人做了好事,不能因其是恶人便质疑其善行,不加以夸奖。这样会让恶人更恶,断了其改正之路。”

  “以事实为根基,不以个人好恶情绪为标准,这样的处理方式才叫做正。”

  听到李渔的回答,师尊喜笑颜开,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说的好!这正派的正字,便是不偏不倚!”

  “你这觉悟,可比那几个正派名门的掌门有见识的多!那群家伙,见到和自己修炼方式不同的宗门就叫别人魔宗,然后见到一个所谓魔宗的人就不问青红皂白的打打杀杀!”

  “仗势欺人,仗着贴近自己的修行方式的人多便打压异己,他们才更像是魔宗!”

  “第一个问题我算你满分,但第二个问题也很重要。”

  “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

  而听到这第二个问题,李渔下意识的心虚了一刻。

  可很快他就就得自己不该心虚,他为国复仇有什么可心虚的?

  但这心虚出现过,便在李渔的心里埋下了一个问号。

  “我是唐人!我修炼是了复国!”

  “大盛攻击我唐国,行无妄之兵,侵吞我大唐国土,杀我百姓,毁我家园,我立志要光复大唐!然而读书打不到敌人,所以我便要修炼,修成武道,杀尽侵略恶徒!”

  柴荆也是第一次听到李渔这番话,当李渔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柴荆就知道完蛋了,他想着示意一下,但想了想还是放弃,因为他知道李渔既然说了第一句,后边的拦也拦不住了。

  只等李渔说完,柴荆忙对师尊解释道:“他还年少,有些事儿不懂,师尊,这些问题是可以......”

  然而师尊却是挥了挥手止住了柴荆的话,整个人也没柴荆想象中那么激动。

  师尊只是看着李渔,只看得李渔收住了心里的怒火,这才缓缓开口问道;“那你知道唐国为什么灭亡么?”

  李渔正要高声回复,却被师尊用眼神止住,然后轻声提醒道:“你最好想好了再说。”

  说罢,转向了柴荆:“我天谕宗是正派,并不会认为目的是复仇便不可修炼。”

  “仇恨确实是一种偏向负面的动力,但若是能控制住其超过分寸的负面影响,它其实也是修行者的一剂良药。”

  “你那么紧张,是连这个都没想通么?”

  “既然没想通,便罚你面壁一个月吧,好好想想这其中的道理。”

  听到要被罚,柴荆却并未不高兴,只是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李渔,然后便领命转身离去。

  而此时的李渔自然也听到了师尊的话,不由得也思考了起来。

  “那我要复国的仇恨是被控制住了的么?”

  “应该是的,我没有想过报复普通的盛国百姓,我只想要收回国土和人民,然后让那些筹划和行动的盛国皇帝及军队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我没想过伤及无辜,我是清醒的。”

  “但唐国是如何灭亡的呢?”

  李渔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最后一课时,老师说的那些话。

  唐皇昏聩?

  将兵无胆?

  是这些问题么?

  不,这是老师的理解,不是我的理解。

  我或许还未曾真的理解唐国灭亡的原因。

  “对不起,我不知道。”

  李渔说完,低下了头,很是羞愧。

  一个立志要复国的人,却连自己国家灭亡的真正原因都不知道,这不就是个笑话么?

  李渔的头更低了,要埋进心里一般。

  而师尊听到李渔这个答案,却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眼神里多了一分赞许。

  这年头能认错,能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人并不多。

  是个好苗子。

  “那这个问题,你以后回答吧。今日起,你便先当我天谕宗的见习弟子吧,等什么时候你给出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我再判断你能不能进入我天谕宗。”

  李渔并不傻,这话里的意思他自然听的懂,当即便跪了下来,叩谢师恩。

  “弟子李渔,见过师尊。”

  这一次师尊自然是没有再拦李渔,看着李渔认真的完成三叩首,这才拉起李渔,开口吩咐道:“虽是见习弟子,但也可自主选择学习。”

  “我天谕宗有两条路可走。”

  “其一,是为炼体。炼体注重招式,考验毅力,要吃得苦中苦。当然,炼体虽苦,成效却是极快,三个月便可应对凡人无虞。”

  “其二,是为练气。练气注重心法,考验悟性,要耐得住寂寞。当然,虽然见效不如炼体快,但练到后期,威能多变,不说比同阶炼体者强悍,但胜在百变,更为全面。”

  “这二者,你想选哪一个呢?”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