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10章 一口浩然气

  “嘭~”

  一声轻响,李渔后退了半步。

  柴荆则是笑了起来:“放心,大胆的攻击,你的全力攻击也伤不到我的。”

  这是李渔第一次实战,免不了有些顾虑,可见自己使了七八成力的攻击被轻易击退之后,李渔也安了心,神色也更专注了。

  “一口浩然气,提剑斩妖魔!”

  “一口浩气存,鬼怪难近身!”

  ......

  剑诀当然是要念出口的,因为语言节奏是可以影响精神的。

  而且,大声喊话也能增加气势,给自己助威添气。

  战斗本就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因为多数战斗的成败关系着生命的存亡,自然不能放过任何可以给自己增加胜率的机会。

  当然,这影响也是看具体实力差距的,若是相差太大,叫破喉咙也是赢不了的。

  所以李渔打完,只得了柴荆一句“嗓门够响”的夸奖。

  “我就那么菜么?我可都学了一年了。”李渔有些失落。

  然而柴荆闻言则是夸张摊着手:“不然怎么样?你才学一年啊,难道这样你就想赢我了?你是喝了仙酒,但那玩意儿也就是让你天赋及格,你比我可还差着点呢。”

  李渔摆了摆手:“我又不是跟你比,我是说跟同阶人比我就那么差么?就一个嗓门值得夸?”

  柴荆看到李渔是真的有些难受了,便走了过来,拍了拍李渔的肩膀,安慰了起来:“说实话自然是不怎么样,你想想你这一年除了修行浩然气以外可有过实战实践么?你要是第一战就打出点东西你就成奇才了!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奇才啊?”

  李渔早就接受了自己不是奇才的事实,但是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那么普通。

  “这不正是因为如此,师尊才让你去处理北境失踪的事情么?这一路走过去,遇到同道多交流,遇到外道了的要学会知进退。修炼不是为了造就莽夫,光能打是没什么用的,战斗只是修炼的一部分而已。”

  听柴荆提起这事儿,李渔更是苦笑着摇头。

  “师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件事儿都没查清是什么样的人就让我去?万一是个大魔头呢?我这样去不就是送死么?”

  见李渔担心,柴荆忙安慰道:“不至于好吧,你是奔着那个家伙去的,那家伙去又不是只盯着你一个人,这你都觉得危险的话,那整个北境就别住人了呗?”

  “而且那家伙应该能力一般,只是比较能躲罢了。还没听说有什么修炼者在那里出事儿。那家伙动手对象也都是普通人,水平应该不算太高。”

  “当然,小心也是应该的,邪修疯狂作案,其水平短时间会有大的提升的,你打不过也是正常的。”

  “这北境本就不是咱们管的,让你去多事磨炼你,北境的玄一宗也不会不管这事儿,你去到说不定都结束了,就是让你出门跑跑,见见外人。”

  “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大家都能扛过来,你也不要太有心理负担。”

  李渔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但却总有种不好预感,他总觉得这次行动之后,他可能会遇见点什么特殊的事情。

  柴荆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李渔若是还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那就有点太做作了。

  第二天,李渔带上行囊,不舍得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一年的新家。

  北境在盛国之外,过了盛国北关之后,还要继续往北,越过极寒之地,然后才到。

  那地方是个没人管的地方,所以多是一些本地活不下去的流民去那里开荒生活。

  当然,说起来远,但依着柴荆的说法,这种半年之内就能来回的距离,都修炼者来言,都是短差。

  而这一路,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是李渔不得不经过的。

  那就是盛国北关,蓟城。

  也就是当初最后一座倒下的唐国的城池,李渔的故乡。

  蓟城没有改名,城门上依旧挂着唐国初代宰辅杨彪写的蓟城二字,只是城池依旧在,不见当年戍边人。

  但蓟城里的景象,却一如从前。

  街上车水马龙,各色行业都有,这座唐国的旧城,像是没有受到国家更换的任何影响。

  这结果让李渔又喜又气。

  喜的是这座城市依旧鲜活,气的则是因为盛帝的法令,这蓟城里的人却不见得有几个旧人了。

  盛军拿下蓟城之后,将蓟城的青壮都抓了起来,部分本就是军户的,被充了军。剩下的部分,却也是强制迁徙分散到了南方各个城市,被编入工籍做工,防止私下聚在一起搞事。

  而不同意处置的,都下了狱。

  李渔的父亲便是因为不同意迁徙,被强制下了狱。

  李渔的父亲身体不好,李渔不忍见父亲受苦,于是变卖了家财,买通狱卒,自己去顶了罪。

  而入狱五年之后,盛帝变法,免了当初那些唐人的罪,并给予补偿。

  但出狱后,童文熙告诉李渔,他们一家和李渔父母分到了一个城市。

  李渔的父亲做工的时候累死了,他的母亲便悲愤成疾了,之后将财产托给了童文熙,让童文熙打点官道,找到了李渔服刑的地方之后,便撒手人寰了。

  李渔当时便相信了,因为除了因此委托,童文熙没必要费事儿找他。

  而之后这些年,李渔私下里也是打探过消息的,除了听说父母的财产被童文熙贪下了一些外,其他的情况都和童文熙说的相差不大。

  而当时的李渔自然不会为了那么一点财产和童文熙反目,甚至自己都给了理由,想着童文熙是为了复国事业而用了那笔钱。

  然而不管旧人新人,走进其中的李渔很快就被勾起了乡情,想着在本地住下,偷偷的回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童年时住的宅子,想着顺便打听下自己的老师的消息。

  毕竟现在的他,更能理解当初老师仗剑而出意味着什么。

  他知道老师多半是活不下去了,但他想着会不会有人收了尸首,他想要前去祭拜。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一停下,便被别的事儿给缠住了。

  是两个老道士。

  老道士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不过眼睛都是一般的小。

  “小子小子,算卦不!”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