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9章 天玄宗

  初进安平城,这城市倒也没给杨彩月多大的差别感。

  但随着在街上慢步,身前身后一波又一波的摸包贼经过,杨彩月这才明白这安平城为何是混沌之地的核心。

  合着虽然不能杀人,但街上好人没有一个是吧?

  当然,这些毛贼是偷不着杨彩月的,但也有不少登徒浪子,借着人群的流动想要沾点便宜。

  杨彩月左挡右支,虽然没被轻薄,但这终究不是办法,想了想,便欲寻一家衣店,买两件斗篷将两人都罩住。

  这装扮在其他地方容易被人侧目而引起不便,但在安平城里,这种装扮的人却是不少,多了便也就不显眼了。

  安平城里自然是有衣店的。

  要的斗篷自然也是有的。

  只是价格却是比其他地方贵了十倍有余。

  杨彩月虽然是修炼者,要想赚钱肯定不缺路子,但她常年居于宗门内,少有用到钱的时候,所以也未曾多储备,身上只带着上次任务外出时宗门给的一点路费。

  所以听到这个价格,杨彩月就急了:“你这不是坐地起价么!”

  听到杨彩月这话,老板却是冷笑着否认道:“坐地起价是骗你一人故意抬高,但我并未这么做。你来是这价格,他们来了也是这价格。”

  “安平城就我一家衣店,至于为什么是我一家店,你应当能明白。”

  “小姑娘第一次来安平城吧,这点事儿还需要我说明,我劝你早点离开吧,安平城不适合你这样的孩子,早点离开说不定还有命,要是被谁盯上了,呵呵,最后怕是尸首都要被沙狗吃干净。”

  老板的语气不好,甚至有些出言不逊,但仔细想想,却还是对杨彩月的劝告。

  杨彩月不傻,她自然知道这安平城危险重重,但她不会因为有危险便撤退。

  甚至说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样的坚持到底是不是为了复活那个他。

  因为她更像是再坚持一个自己的信念。

  身上的钱不够,而之后要留在安平城也需要不少的钱,杨彩月不得不变卖了身上的一块算的上是上品的玉佩。

  “店主如果可以你帮我存着,日后有钱了我还是要赎回的。”

  这玉佩是宗门内的师姐送的,她人赠物若非事急,怎么可能卖掉呢?

  店主却也笑了笑:“保存没关系,但日后要换回来,可就不是这价钱了。”

  杨彩月给自己和尸傀穿好斗篷,转身出了衣店。

  那店主却是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终究却还是摇了摇头。

  “罢了,人老了,这心便没那么狠了,只是我饶了你们,不知道其他人饶不饶得了啊,呵呵。”

  接下来自然是要找住处,杨彩月可不觉得自己能那么幸运第一天就碰到商永星。

  但有了之前和衣店店主的交流,杨彩月对这安平城里的人的行事风格也有一定了解,想了想,便放弃了去客栈的想法,来到了城边民居区域,四下打量了一阵,然后动手擒下了一个看着健壮但并非修炼者的普通武者。

  “大哥你想干嘛!安平城内可是不能杀人的!”

  “我不杀你,只是你得给我当几天奴隶!”

  杨彩月说着,撬开了武者的口,扔进去了一颗黑色的药丸。

  武者干呕了一阵,却是无可奈何:“你给我吃了什么!”

  杨彩月冷笑了一声:“七天之后,你若是不听话,自然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现在,老老实实的带我们去你的住处。”

  武者长居在安平城,看到杨彩月这架势自然是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当下便也只能先忍着,想着之后再找办法。

  其实杨彩月哪有什么毒药,只不过是拿了个普通的疗伤药诈了那人。

  当然,按道理讲,正道人士是不该做这样的事儿的,但这安平城内长居无好人,随便拉一人杀了都不见得杀错。

  所以杨彩月倒也不觉得自己做这事儿有多么过分。

  住处定下,又吓唬了那人一番,之后杨彩月便再次来到了安平城的中心打探消息。

  安平城虽小,但五行八作三教九流却是齐全。

  这下九流的生意里,便有一个是卖消息的。

  这人其实很好找,但找到了不代表你就能找到你想要的消息。

  哪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你若是外行,那便是肥羊,对方不仅不会给你具体的消息,反倒会一直用假的或是过时的消息吊着你,最大限度的骗你的钱。

  而若是内行,却也不能大意,交流过程中稍有不注意,对方也不介意将你的消息费翻上几倍。

  杨彩月不是第一次出门,这里面的规矩也不像是那些散修一样需要自己一次次地是错,如何应对这些人,师门的师姐师兄们早就有教导。

  所以这探索消息的过程倒还顺利。

  “商永星啊,天玄宗的人,最近一次出现就是在安平城,如今出去没出去还不知道。”

  “那上次在哪个区域出现的?”

  “南城。”

  离开了打探消息的茶馆,杨彩月一边往南城赶一边发愁。

  他没想到这商永星竟然是天玄宗的人,若是这样一来,万一那商永星因为自己和他之间的矛盾去干扰自己之后的计划,那岂不是要难上加难了?

  而杨彩月到达南城之后,那商永星竟然自己出现在了杨彩月的面前。

  没等杨彩月开口,商永星便先说话了:“我告诉你,我来不是和你打架的,我再说一遍,北境的失踪案和我没关系。我只是因为追着那些作案的家伙,所以找到了那些尸首,因为没炼本命尸,所以才随手炼化了准备对敌用,这样倒时候杀了那些犯案的人,也算是那些死者自己报仇了。”

  这话若放在之前,杨彩月自然是不肯相信的,但如今种种迹象表明,这商永星的话都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当然,她也不会就那么贸然全信,不过她也没在这个事情上纠结:“那你老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相信你。”

  商永星则是看了一眼尸傀,讨价还价道:“回答你问题可以,但我又不欠你的,是你一直在误会我,我没理由必须回答你的问题,除非你愿意将尸傀还我。”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