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4章 欢聚一堂

  “死亡”的这段时间的故事,是之后由其他人传到李渔的耳朵里的。

  而听到这些故事之后,李渔便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直接跑进了杨彩月的房间里,将她狠狠地融化在了自己的怀里。

  如果生死相托都不能算爱,那么时间把爱情这两字封杀了最好。

  而第二天,经过一番准备,李渔借来古琴,弹奏着与两人的故事相交融的曲子,在杨彩月的院子里求婚了。

  杨彩月虽然欣喜,但还是有几分茫然和不确定的。

  但看到李渔那满含期盼的目光,这心中的茫然和不确定终究是化成了甜蜜。

  修炼者不比凡人有那么多约束,两人定下终身之事,除了获得无尽的嘱咐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小插曲。

  唯一算的上是“小磕绊”的,则是告知天虚阁掌门之后获得的一封警告信。

  虽然名为天虚阁掌门的信,但背后署名的人却足足有一张纸那么多。

  “你以后要是欺负我了,整个天虚阁都是你的敌人!”

  杨彩月哭红了双眼,捶着李渔的胸口发狠。

  而李渔则是将杨彩月搂的更紧一些,不住的亲吻着她的额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渔死而复生,两人又大婚,而且天虚阁和天玄宗又都同意了三宗会武,这样一来,三喜临门。

  方正天见此情景,索性做了主,直接将婚事和会武放到了同一天。

  而修炼者一向洒脱,便也没看什么日子,只是书信往来几次,比对了下几方能空下的时间,终是定在两月后的初八举行婚礼。

  而这次的死而复生,不仅让李渔获得了红颜知己,更是让他明白了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过硬的实力的道理,整个人也卸下了所谓的文人的包袱,终是开始认真掌握各种战斗技巧。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除了和杨彩月相会,其他的多数时间,都在刻苦练习。

  而不知道是不是李渔真的开了窍,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所修行的浩然剑诀竟然连破两层,直接到了第三层。

  浩然剑诀总过不过才六层,第三层的水准在年轻一辈里足以算得上中上流了。

  而这只是算的年龄,若算的是修炼的年限,那更是吓人。因为就算算上这死亡的时间,总共也不过两年时间而已。

  两年时间,直接成为年轻一辈里的上游水准,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这是奇才。

  方正天也十分高兴。

  知道李渔拥有“浩然心”的,不过商永星师徒,杨彩月师徒,以及柴荆和方正天自己。

  是的,连李渔自己都不知道。

  而这样做,也是出于安全考虑的。

  “浩然心”的作用,别的门派不清楚,但身为浩然宗分支的三宗却是有古籍可查的。

  这样的人物,在儒门巅峰的时候都不多,而每一个拥有浩然心的,无不成为门派砥柱。

  而这也就意味着,李渔很可能是三宗未来的希望。

  当然,并不是说三派未来都期望李渔能带着三宗崛起,三宗若是有那成为名门正派的心思,早就开始扩招弟子了。

  只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复杂的历程,李渔注定和三宗都分不开了,未来都是需要李渔帮着处理门派的事情的,一个强大的人最起码能保证三个门派不受人欺辱。

  所以不论怎样,他们不能让李渔被有心人盯上。

  而不告诉李渔,则是时间还不到。

  目前李渔刚复生,重要的是恢复心态和生活。

  三位掌门是准备在大婚之后安定下来,再慢慢和李渔聊一聊这浩然心的事儿。

  初五的时候,杨振庭终是带着门下一些亲近的弟子来到了天谕宗。

  双方虽然都还陌生,但那份心灵上的契同感很快就淡化了这份陌生。

  不多时,年青一代便已然打成一片,而掌门长老等人也成了老友相谈甚欢。

  初六的时候,天玄宗也来了人。

  天玄宗掌门苏友已经立下誓言不再出所居绿洲。

  派来的代表则是天玄宗的首席弟子,万启松。

  万启松看起来已经是步入中年,模样算不得英俊,但眉宇间有股正气,不爱笑,但眼神却也柔和。

  但送上贺礼之后,却是站到了一层。

  倒也不是他孤僻,只是和掌门那一群长辈没办法聊到一起。

  要和师弟师妹们聊天吧,又觉得自己毕竟代表着天玄宗的脸面实在是放不下身段。

  见此情景,作为本次盛会主角的李渔自然是要站出来的。

  他伸手拉了拉已经熟悉的商永星,指了指万启松。

  然而更有趣的是,作为天玄宗的弟子,商永星竟然也是第一次见到万启松。

  所以商永星虽然也同意去了,但看表情却比李渔还要紧张的很。

  “您就是万启松师兄么?”

  李渔笑着迎了上去。

  万启松并不知道李渔是此次庆贺的对象,便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要攀谈的欲望。

  而见到万启松这副模样,商永星更是慌张,说话都打起了磕巴:“万师兄好,我是,我是商永星,不知道师兄知道我么?”

  万启松听到名字却是瞬间松了口气,整个人变了个人似的开心起来,热情的一把拉住了商永星:“是永星!你可算是过来了。我听师父说你早就在这儿了,但我没见过你啊,我正发愁怎么找你呢,你可不知道,这每个熟人在这种场合可是太难受了,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发觉万启松之前的高冷是装出来的之后,商永星也是松了口气,拉着万启松拍着胸脯保证到:“师兄不要怕,其实说白了三宗都是一家人,这些人师弟都熟,有我在师兄不用怕!”

  随即介绍了李渔。

  而发现眼前人是大婚主角之后,万启松也是赶忙笑着握住了李渔的说:“恭喜恭喜,师弟你这可是有牌面啊,三宗的人齐聚见证你的婚礼,也不知道师兄我以后有没有这福气。”

  这话说到名面上其实还是有些让李渔尴尬的。

  不过一旁的商永星解释了下原因:“我这师兄长居大漠深处,要不是这次师父来不了,怕是都不见得能让他出来,这些年都没见到人了,这说话自然直白了一些。”

  而听到师弟在一旁给自己找补,万启松也是赶忙道歉:“平日里尽和尸体打交道了,说话不太会拐弯儿了,多担待。”

  其实这话也没多大问题,只是不适合不那熟悉的人说,所以李渔本就也没放在心上,不过经过这一遭,他反而是更喜欢这万启松了。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