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5章 大婚

  人已到齐,各项环节人人抢着干,而作为主角的李渔和杨彩月却整个闲了下来。

  两人自然而然的凑到了一起。

  如今的两人已经度过了羞涩期,正在甜得发腻的阶段。

  “你确定你真的不想穿嫁衣么?”

  杨彩月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我自小穿的便是练功服,简单干练。后来长大了是被师父师兄们说怕了才不得不穿那些长袖短褂之类的衣服的。结婚这天我想任性下,我就要穿着练功服去。”

  说罢,撅起了小嘴:“怎么?你不乐意?”

  李渔却也是毫不客气,一口咬到那嘴上,两人缠绵了一阵,李渔这才紧了紧怀里的李渔,十分认真的说道:“只是你是要,穿什么衣服,穿不穿衣服,都无妨。”

  杨彩月初听很是感动,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狠狠的捶了捶努力憋笑的李渔:“你才不穿衣服!变态!”

  而笑够之后,李渔却也是望着天空,想起了自己的事:“其实我之前想过我的婚礼。”

  “我其实很想在婚礼那天很所有人开个玩笑。”

  “我想着当天早早的起来,带着我新娘,偷偷的跑到没人的地方,两个人静静地看山,静静的看海。”

  “然后只给婚礼现场的人留下一封信。”

  “说,谢谢你们准备的婚礼,为了感谢,便让这婚礼的主角也换成了你们。”

  “我都想到那样做在场的人的表情能有多丰富,想想都觉得好玩。”

  而杨彩月听了这话之后,却是搂住了李渔,很认真的说道:“你真的这么想的么?若这是你的愿望,我愿意陪你一起。”

  李渔很是兴奋的看着杨彩月,反复确认:“真的吗?你是认真的么?”

  杨彩月认真的点了点头。

  而李渔却是再次笑了起来。

  以为李渔是骗自己的杨彩月有些生气了,推了推李渔却还是没有离开他的怀抱,正要继续努力的时候,却听到李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是小时候的梦想,那时候的新娘没有目标,那时候的我其实也没觉得新娘是谁重要。”

  “但如今不一样了,新娘是你,我便不想逃了。我恨不得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我拥有了你,你也拥有了我。”

  杨彩月眼角起了泪花,嘴里却是不饶人:“讨厌,你们读书人是不是都这么爱说这些鬼话来骗人啊!我感觉我被骗了。”

  李渔却是摇了摇头,神情少见的严肃。

  “之前我一直觉得学的那些文章并没有什么用,特别是在大考中名落孙山之后,我更是觉得这些学的东西全然无用。”

  “但遇见你之后,我便发现这些东西原来不是为了考试获取功名用的,它也不该被当作获取功名的途径。”

  “它应该用在生活里,用在你爱的人身上。”

  “它让我知道该如何表达心意,如何让心中的情感释放出来。”

  然而就在两人情真意切的功夫,突然有个怪声自头上传了出来。

  “喂喂喂,酸够了没?我都听不下去了。”

  抬头一望,竟是一排熟悉的脸。

  “好哇你们,说的是帮我忙安排婚礼,原来躲在这儿偷听,要不要脸了你们!”

  李渔带着杨彩月“杀”了过去,众人轰然而散......

  大婚的日子终是到了。

  今天的李渔和杨彩月可没那么清闲了,先是一大早的给宗门的长辈挨个敬茶,然后又是被同门的弟子哄着发了喜糖。

  而临近中午,本以为婚礼将要开始,却见方正天变了脸色,来到了李渔面前。

  “李渔,跟我出去一下,来了几个前辈,我们要去迎接一下。”

  李渔可不认识什么前辈,而看方正天的模样这些前辈似乎也不是他请的,想到这里,李渔的表情也变了。

  两人带着柴荆等几个师门师兄弟来到了大门外,走出幻境,来到了村前。

  往日里安然下棋的老者此时站在村口如一堵厚强,双方虽然没有战斗,但气氛却并不融洽。

  “在下方正天,见过几位前辈,不知前辈此来有何见教?”

  对面有三人,两老一少。

  老的身穿黑衣,带着面纱,只漏着枯了手和满是皱皮的眼眉。

  少的倒是穿的清凉。

  而且有些清凉的过分,上身穿着夹衣,漏着胸膛,下身穿了一件短裤,仅仅到膝盖之上。

  天京城地界的气温可不高,就是寻常村里的在地里干活的老汉也不至于热的穿成这样。

  “我们家少主听说这里有比武又有婚礼,想来讨个喜糖,顺道看一看,当然也是备着薄礼的。”

  老人说完,少年举了举手里的盒子,颇有几分得意,惹得方正天身后的弟子一阵发笑。

  三人看穿着不似好人,但说话倒没多大火气,也颇为有礼节。

  方正天又偷偷问了问看守的前辈,得知并没有多大冲突,只是两个黑衣老者实力莫测才这般谨慎之后,也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拿到是我天谕宗招待不周了,三位请进吧。”

  一行人又回到了宗内,方正天这才问道:“那不知道三位是来自何处的道友啊,以后若有机会也好登门拜访。”

  老者却是笑着摆了摆手:“少主执意要来,一时拗不过才厚颜来的,至于来历,却是未曾向本宗宗主询问,所以不好说出,还望海涵。”

  来到地方不报名号,这已经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但对方说话客气,且今日又是喜事,方正天却也不好发作,只是笑意少了几分,让柴荆四下多关注三人动向之后,便和李渔又翻身回去。

  没什么用处的李渔白跑了一趟,但想到今天是自己的婚礼,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见证也不算是坏事儿,倒也不那么在意了。

  可今天这婚礼似乎没那么流畅,李渔刚回来没多久,便又被方正天喊着赶往宗门外。

  而这次,方正天的表情却没之前那么紧张,有的只是疑惑。

  出了门,方正天则是立刻收了自己的疑惑,笑着迎了上去。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谢兄啊!哈哈,您怎么知道今天是小徒婚礼的?”

  “对了渔儿,这是你谢凌云谢师伯,正一阁的长老。”

  李渔好歹也是修炼了两年了,正一阁这九大名门之一的名头自然是知道的,忙是陪着笑脸,认了这个便宜师伯。

  而之后,谢凌云则是和方正天热聊到了一起。

  李渔此刻觉得自己有点像是个工具人了。

  甚至忍不住的想,或许真的该像之前想的那样,带着媳妇直接跑路多好?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