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诚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7章 谋划

  刚交上手李渔的心便猛地空了一拍。

  这家伙竟然比自己之前预料的还要强少不少,以如今李渔这样同龄第一二梯队的实力,竟然被打的只有招架的能力。

  对方可是要比李渔小上将近十岁的。

  虽然还没见过几个同龄的高手,但李渔竟突然有种“后浪推前浪”的压迫感了。

  少主的套路大开大合,虽然没有使用武器,但这一拳一脚却不难看出其中是带着刀意的。

  霸道无匹,一往无前。

  不过霸道归霸道,在技巧上却是差了些的。

  这些日子,李渔可没少跟柴荆等人交手,这对战经验说不上丰富,但也不然是小白了。

  所以初时虽然有些难以招架,但打了两个循环,对手的招式他便已经了解了大概,然后自然是开始试着招架和反击了。

  然而没等两人打出结果,更早动手的四人却是停了下来。

  四人的样子都不太好,看着对方的模样也都是带着警惕。

  “好,天谕宗天虚阁两位宗主的水平确实了得,我二人讨教了,我们认输,不知道两位是想拼个鱼死网破还是放我等离开呢?”

  没等方正天和杨振庭说话,台下的弟子们却是不忿的喊了起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天谕宗是什么!”

  然而弟子的话却是让方正天和杨振庭的脸色变得不那么自然了。

  他们当然也想像那些弟子喊得那样,直接将这三个贼子拿下,以振宗威。

  但那些弟子并不知道,方正天和杨振庭的对手是多么的恐怖。

  双方虽然战了那么久,但两人竟然没看出那外来者的招式来历。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因为有着顾忌,所以藏着最常用的本领。

  而己方二人,却是除了最强的杀招之外,基本上都使用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双方真实实力并不在一个水平之上。

  而且两人喊那少年为少主,这也就以为这两人并不是其身后势力的最强者,这样的势力,哪是他们这种宗门能惹的?

  这是天谕宗的地盘,最后只能是方天正厚着脸压下了弟子的吵闹。

  “莫吵了,放他们走吧。”

  弟子们自然是不忿,但即是宗主发话,他们却也不敢反驳。

  那少主挑衅的看了看李渔,然后又冲着杨彩月嘟了嘟嘴,这才转身随着两位老者离开。

  有这么一闹,婚礼自然是气氛大变。

  之后的步骤虽然也算是顺利完成,但所有人都笑的不那么自然了。

  而三人离开天谕宗后,原本像是无脑贱人的少主却是整个人严肃了起来。

  “两位长老,这天谕宗的水平可摸清了?”

  两老者却是比之前演出的更是敬重少主,听到问话,直接跪了下来,正声答道:“禀报少主,已经试探了大概,那两宗主的实力我等是有实力压制的。至于村口五老的水准,虽然未曾动手,但看的出来比那两个宗主还是差上一些的。”

  少主点了点头,扶起了两位老者,然后吩咐了下来:“那我先回天京城,你们二人去召回秦长老,等那天虚阁宗主离开,便立即动手!”

  两人领命,双方便分成两路,飘然而去了。

  而虽然大婚当天有这样的插曲搞的人心情不快,但看了看身边人,最起码李渔和杨彩月却是很快就恢复了心情。

  以李渔的等级,在天谕宗是难以有一个自己的单独居所的。

  而且李渔的特殊性还没有外传,方天正也不好设特例。

  但好在杨彩月也不是一般人,方天正便以促进两宗友谊和赞扬杨彩月舍己救人的德行为由,特批给了两人一处小院。

  就这样,甜蜜且充实的二人生活便拉开了帷幕。

  然而没过几天,两人就苦笑着发现这所谓的二人生活简直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这小院子里的人就没断过,不是柴荆来蹭饭,就是商永星来聊天,隔几天还能碰到方正天的亲切莅临。

  而除了这几位最勤快的以外,其他的同门也是时常前来遛弯,这样一来,李渔发现自己的生活都不能用充实来形容了,都算是饱满了......

  而半个月后的一天,李渔终是明白方正天时常前来的原因了。

  “浩然心?”李渔才知道自己有了这么一个东西在身上。

  虽然听方正天说这东西还算是个好东西,但李渔还是有些不自在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而责任大便意味着要放弃很多自己的时间。

  他不是不愿意承担责任,只是他不仅不只有这一种责任。

  他有家室,便也有了家庭责任。

  浩然心是因为对正义的执着和坚定而出现的,但不是因为宏大而出现的。

  他依旧坚守着正义,公平,公正,但他想的只是担起自己力所能及的那些,而不是像师尊期盼的那样的铁肩担起天下的道义。

  然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杨彩月的手扶上了他的肩。

  “我自小也被师父教导,要做一个善良,公正,愿意帮助他人的人。”

  “那时候我就问他,我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去帮那些远不如我的人呢?”

  “他说,我们的能力,本就是他们给我的。”

  “我不理解,我说,怎么可能啊,我的能力可是我一天天辛苦努力练习出来的。”

  “师父笑了。”

  “他说,可你吃的饭,是农夫辛苦种出来的,你穿的衣服,是织娘一针一针秀出来的,我们谁都离不开其他人而独自生存。”

  “你想想,若是你没有饭吃,没几天就饿死了,哪里还有力气练功啊?”

  “而且,生你的父母,教导你的老师我,陪你一起修炼的你的师兄师姐,哪个都和这世界分不开,哪个也都给着你力量。”

  “能力越大的人,其身后受到的其他人的恩惠肯定也是更多的,自然要担起更大的责任。”

  李渔笑了起来,毫不顾忌师尊在场,转头吻向了杨彩月。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咳咳,亲两口就够了,也不能太不把我当回事儿。”

  李渔听到声音,这才回过头来,见师尊还为走,有些奇怪。

  方正天看李渔这幅表情便知道他的意思,忙解释到:“既然你已经懂了其中道理,师尊是不用再给你讲什么了。不过还是有个事情要你提前准备一下。”

  “什么事情。”

  “闭关的事情。”

  “闭关?”

魏武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