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迷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刺身盛宴后续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完全没办法混进去啊,你也不看看门口有多少保镖。

  董文政笑了笑说:“相信我就对了,接下来该你们来表演了。”

  默宇邪魅一笑,慕容靖给我点时间马上赶过去。

  “我”一脸懵逼,难道还有计划之外的B方案?

  “我”继续推着餐车往那个包厢去,在前方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一对夫妻,在开阔的走廊里吵吵闹闹。

  由于“我”是低着头,视野范围内看人不是很清楚,却隐隐约约感觉像默宇的声音。

  “我”也紧接着过去瞧一下,看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思羽和默宇的打扮光鲜亮丽。

  没想到默宇这家伙,正正经经穿起西装还挺帅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拴狗的大金链子,身上那傻里傻气的感觉都被淹没了。

  林思羽身穿着金黄色的旗袍,从头到尾都是装饰着珠宝,显得光彩夺目。

  “我”笑了笑,郎才女貌“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俩绝对是高冷男神与冰山美人啊。

  那要是这么说的话……

  “我”跟小钟就是美女与野兽。

  那董文政就是。

  哈哈哈哈,国光电灯泡!

  看默宇那架势,好像是要硬闯啊。

  林思羽搀扶着醉醺醺的默宇,酒鬼这角色演的还像模像样的。

  默宇撞上了那群保镖身上。

  保镖伸手大力一推,默宇就飞到了背后的强上。

  默宇靠在墙上,拍了拍脑袋摇了摇头,起身过后一个酒瓶砸向那群保镖的脚。

  领头的保镖把默宇一只手拎了起来,对着默宇那红通通的脸怒吼着:“哪里来的死酒鬼!”

  默宇那眼神迷迷糊糊的说着:“你他丫知道老子是谁吗?”

  默宇突然一吼,猝不及防的“我”都被吓了一跳。

  默宇:“给老子撒手!”

  转身拿起林思羽手中的酒瓶就往保镖头上砸。

  你他丫的,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挡我的路?

  都踏马给老子滚开!

  隔着门外面那么大的动静,门里的人终于出声了。

  一拍桌子。

  外面的人干嘛呢!

  一点规矩都没有是么?

  那个人打开了门,一看哎呦这不是峰哥吗?

  是什么事惹您生气了?

  林思羽一脸不屑的瞟了一眼那群保镖。

  那个人看了看,笑着说:“我明白了。”嘴角微微上扬,突然大力一巴掌呼向领头那个保镖的脸上,喊着:“没有一点眼力见,你踏马连峰哥都敢挡!”

  你们这群人给老子滚!

  口水都飞溅到那些保镖的脸上。

  那个人随后客客气气的向林思羽说着:“嫂子您看,这么处理满意吗?”

  林思羽的眼神直接无视他。

  话也不搭理一句。

  那个人叫那群保镖跪了下来,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你们跪峰哥不亏!

  用大拇指上的翡翠戒指敲了敲保镖脑门说着:“平时我怎么教你们的,出来混没点眼力见,眼睛要是没用那就挖了!”

  给你们三秒。

  滚出我的视线范围!

  林思羽向着那个人说着:“哼,这还差不多。”

  默宇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说着:“媳妇,这位叫笑面虎,给你介绍一下。”

  笑面虎说:“嫂子果然是美若天仙啊,跟峰哥绝对是郎才女貌!”

  默宇把笑面虎搂在怀里说着:“刚刚的事就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些没用的,我们的生意才是更重要的。”

  笑面虎客客气气的说:“峰哥就是海量啊,宰相肚里能撑船。”

  默宇咳了咳说:“饭菜还没好吗?”

  笑面虎笑呵呵指着“我”说着:“那边那个服务员,愣着干嘛呢,赶紧把我们的菜给上了。”

  “我”笑了一笑,计划看来是成功了,那么就上菜吧!

  去到后厨与安插的眼线接头过后,我们推着包厢的菜送到里边去,将菜一个个摆上去。

  笑面虎朝我们点了点头,没你们的事了,朝我们身上撒了几百块钱,拿着钱滚出去,别耽误了峰哥的雅兴啊。

  “我”旁边的同事捡完钱后,我们推开门出去,在门缝准备合紧时,制造了一些脚步声然后快速靠在墙边。

  跟“我”一起的同事笑嘻嘻的数着手上的几百块,说着:“哈哈,正愁没有钱花呢。”

  “我”伸出手拍了他的脑袋说着:“你疯了是吗,这可是赃款啊!”

  你要是想进局子吃饭“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蛤。

  董文政在无线电里边喊着:“默宇,你们那边争取时间啊,机会已经给你们制造了,离上第三道菜只有最后两分钟了。”

  小钟跟上了那个小混混,趁他不注意之时,从后背一脚撂倒在地。

  小混混想起身反抗小钟。

  小钟反手就拿出手铐,把小混混拷在了旁边的栏杆上。

  小混混说:“你个臭三八,有种把老子放开,来单挑啊!”

  小钟朝着他笑着:“就你啊,放开你也打不过我一个女人,留点力气待会跟审你的人说吧。”

  报告龙局,我这边抓到一个卖散货的,请求派人过来带走。

  龙局说:“好的,我现在就安排人过去,稍等两分钟,事后我还有其他的任务交给你。”

  默宇咳了一声说着:“笑面虎,这菜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了。”

  我的那个东西你?

  笑面虎笑了笑说着:“峰哥你这么猴急干什么,东西带来了放心就好。”

  默宇大力一拍桌子,从口袋里掏出枪指着笑面虎的脑门怒吼着:“老子告诉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别以为老子不敢一枪崩了你,就凭老子跟你老板的关系,杀他手下的一只蚂蚁可不影响我们生意的往来。”

  笑面虎拍了拍默宇衣服身上的灰尘,面不改色的说着:“别激动,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聊。”

  林思羽拿起旁边的葡萄酒就往笑面虎脸上泼,再问一次老娘的货呢!

  笑面虎扯着旁边的窗帘擦了擦脸上的葡萄酒,伸出舌头舔了一滴进去,说着:“峰哥你看,这酒多好啊,我们再喝一点。”

  笑面虎看了看微信,手机屏幕的亮度照射着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屏幕一息脸色格外的阴森。

  一转眼笑呵呵的拿起酒杯说着:“对不起啊峰哥,今天是小弟我惹你不开心了,我呢自罚三杯,你们的话随意好吧。”

  我笑面虎先干了给峰哥赔不是。

  第一杯:我向峰哥赔罪,今天惹峰哥不开心了,我的错。

  第二杯:我向嫂子赔不是,今天是小弟我招待不周,还望嫂子不计前嫌。、

  第三杯:酒杯落地人头不保,拔起左轮指着默宇的脑袋。

  笑面虎准备扣动扳机,林思羽一脚将左轮手枪踢飞了,默宇一个回旋脚把笑面虎踢飞到墙上。

  笑面虎拿起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情不自禁的笑着说:“警察也不能随便动手打人吧,哈哈哈哈。”

  默宇说“随便”是什么意思,你刚刚的行为已经构成袭警!

  笑面虎靠在墙边哈哈大笑着,嘴角的血不断涌了出来。

  林思羽说着:“呵呵,你在笑什么?”

  待会有的是时间给你笑。

  笑面虎嚣张的说着:“警察啊,你们好好看看这可是玩具枪啊,哈哈哈哈。”

  林思羽拿去被踢飞的左轮手枪,仔细的看了看,不好我们中计了!

  默宇紧紧的攥着拳头,手掌上全是指甲印。

  林思羽握着默宇的手掌,朝他摇了摇头。

  笑面虎慢慢的扶着墙站了起来,说着:“老子一定把你们告了。”

  往默宇和林思羽的脚前吐了一口痰,嘴角一扬支支吾吾的说着:“真是脏了地方呢”

  笑面虎的脸朝着默宇的耳边说着:“哎呦呦,整个手掌都红了呢,是不是很想给我来一拳,我就站在着给你打好咯。”

  默宇气的整个脸通红,像发烧到39°一样,把脸转了过去不想看笑面虎那猥琐的表情。

  笑面虎走出门之前向默宇和林思羽说了一句话:“是老虎是鼠,一验便知。再见咯小老鼠们哈哈哈哈。”

  笑面虎打开门,一看哎呦呦还有两只小老鼠在门外虎爷我看家院嘞,哈哈哈哈。

  默宇示意“我”不要动手。

  我们大家眼睁睁的看着笑面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我”走上去拍着默宇的肩膀说着:“发生什么事了吗?”

  默宇低沉的声音说着:“害,这次我们俩摊上事了,我们被笑面虎的假枪骗了,然后我们造成故意伤人,笑面虎那边准备起诉我们。”

  林思羽骂骂咧咧的说着:“娘的,这社会的人心也太阴险了吧,真是让人恶心啊。”

  默宇说:“这可不止呢,搞不好我们的警服要脱掉了嘞。”

  “我”:“不是吧,有这么严重吗?”

  默宇按着无线电说:“报告龙局,我们这边任务失败了。”

  龙局一脸疑惑的说:“怎么回事啊,行动失败过后,要是想再动手那就没那么简单了啊!”

  林思羽向龙局说:“我……我们被一个叫笑面虎的人阴了。”

  龙局发出惊讶的声音,什么!

  你们遇到笑面虎了?

  “我”:“你这语气,难道笑面虎有什么料是么?”

  龙局说着:“这个就要慢慢讲咯,关于笑面虎的事迹。”

  全名:赵虎,代号笑面虎。年龄29岁,目前未婚,山东济南人,于2013年加入警队,在警校表现非常优异,后来在2015后自愿退出警队。

  关于这个笑面虎,跟我龙局和默宇他父亲属于同届的战友,我们三个出自一个部门,之前号称黄金铁三角,我们之前的关系非常的要好。

  当初我们三个在一起,局里就没有破不了的案,那时候局长把我们当成捧在手掌心里的宝贝,局里的王牌侦探

  就因为这个称号,笑面虎突然间开始急功近利,多次违法行动规定,甚至好几次他的所作所为放跑了好几个我们跟了两年的嫌疑人。

  后来局长给了笑面虎一张调令,调到局里的后勤部门去上岗,笑面虎年少轻狂,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应该被这样埋没。

  笑面虎被调到后勤部门,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的孽,龙局我和默宇他爸多次向领导求情,后来也是于事无补。

  笑面虎之所以突然间的急功近利,是因为那时候的局长临近退休了,他老人家的位置也要换个屁股了,正因为新任局长的选拔,在局里论能力与资质,我们黄金铁三角是唯一入选的新任局长的人选。

  也不知道他笑面虎从那里听到的小道消息说:“局长人选已经内定了,完全没有赵虎什么事。”

  就因为只一句言语,笑面虎开始对我们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一道透明墙,笑面虎一个在墙里边,龙局我和默宇他爸不断向着靠近笑面虎,我们越是靠近他,他就越往后退。

  就在那之后,笑面虎和我们的关系渐渐变得疏远,见到面了想他打招呼也是不理不睬,看我们的眼神很像欠了他一条命一样。

  之后的选拔时间,默宇他爸有卧底任务就自愿退出了,由于笑面虎的经期综合表现,最后局长的位置就让龙局我坐了,我们两个当时对这个位置并没有想法,没想到笑面虎就为了这个位置误入歧途。

  龙局:“默宇啊,我跟你说一件事,听完之后你要保持冷静,一定不能从动好吗?”

  默宇点了点头。

  龙局说:“你爸的卧底任务直接联系人是我,只有三个人知道你爸去做卧底任务了,知道的三个人就是,我和前局长和笑面虎,是笑面虎出卖了你爸,导致身份暴露了,然后你爸的身体就这么失去了温度。”

  龙局:“就在我上任没多久,笑面虎退出了警队,最后出现在了国际犯罪集团之中,参与了许多的犯罪行动,我们警察办案是靠证据的,如今过去了三年了,没有足够的证据抓到笑面虎,你们刚刚栽他们手上也不奇怪,笑面虎这个人阴险狡猾,是我们局A级通缉犯,由于前身份是警察的原因,他的反侦查意识特别的强。”

  默宇握着拳头说着:“这次栽他手上了,下一次在碰到他一定要为我爸报仇!”

  龙局说着:“不好,出事了!”

  “我”寻思着这是干嘛了?

  小钟问龙局:“你那边有情况是吗?”

  董文政跑到龙局身边一看,哎呦我去嘞。

  第三道菜的刺身竟然是人肉刺身!

  大家异口同声的说着:“什么!”

  第三道菜,服务员推了一部大型的餐车出来,冰块的下面藏着一具女尸,冰块覆盖了尸体,冰块上面放着摆盘好的人肉刺身。

  大家都赶了过来查看究竟,“我”问龙局是怎么发现有一具尸体的。

  龙局说:“很巧你们会有点不相信,服务员推这个大餐车的时候,可能因为很重的缘故,很难控制好餐车的方向就撞向了桌角,然后旁边一侧的冰块全掉了下来,突然就露出了一只人手!”

  参加这个宴会的人听到后,现场发生了惊恐的情绪,“我”叫小钟和林思羽疏散人群,除了在场的工作人员!

  董文政和默宇带上了手套,把覆盖在尸体身上的冰块全部抛开。

  龙局突然双脚跪在了地上大声的哭泣着。

  到底发生什么了!

  默宇看了看尸体的面容,捂着嘴巴哭泣着。

  龙局跟拼了命似的敲打着地板,手中的掌心肉显得赤红色。

  大家伙看着龙局那痴呆呆的眼神,还有那双无助的手是瑟瑟发抖着,表情更是逐渐的沮丧了。

  龙局说着:“老婆,你这是怎么了?”

  龙局的双手捂着那泪流满面的脸颊,原本那干涸的眼袋,泪水将痕迹变得逐渐模糊。

  一口干枯的井,滴入了泪水,万物生长,有一个他,最后的坚强是多么不堪一击。

  龙局扯着那哭泣到嘶哑的嗓子说:“老婆啊,你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与我相见,我们的誓言你是要违约吗?”

  龙局紧紧的握着他妻子的手,他那颤抖着的手不断来回摩擦着,他问:“老婆,你的手还冷吗,是不是很难受啊这样,没有关系,我给你暖会手,待会就不难受了。”

  龙局那不知所措的眼神扯着“我”的衣角说:“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手心还是冷冰冰的,我求求你们了,请帮帮我!”

  “我”头往上仰着,想把眼泪给逼回去,“我”嗅了一下鼻子说着:“龙局,逝者已去,节哀顺变。”

  龙局听到这句话后,那双握着他妻子的手,像加快失重的样子坠落了下来。

  “我”叫默宇和林思羽把龙局带回去,安抚一下他的情绪,这边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三了。

  林思羽搀扶着瘫在地上的龙局。

  龙局突然间对着林思羽吼着:“放开我!”

  龙局:“嘘!”

  龙局:“你们听到了吗?”

  龙局:“我老婆她说好冷,她在家盼了我五年,还有一个月我就退休了,我们说好的约定,到底是你违约了,还是我违约了。”

  默宇和林思羽废了好大力气才把龙局送到车上,默宇伸手将龙局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掌心轻轻的拍着。

  林思羽这边没问题了开车吧。

  默宇换了一口气,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龙局,心里想着:“哪个男人遇到事的时候不是稳如山,家人是唯一能让屹立不倒的高山倒下,因为这是一个致命的支点。”

  男人也有泪,那时候的他们谁不像个小孩一样呢。

  董文政:“慕容靖,现场怎么处理呢,无关人员和工作人员已经撤的撤,留的留。”

  “我”拍了拍头说着:“要是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呢?”

  小钟说:“行了,法医那边待会就赶来,等尸体抬回去后,我们就开始我们的工作咯。”

  “我”温柔而不失风度的笑了笑说:“大小姐,说到是简单蛤,你知道我们要审多少个人吗,董文政报告统计人数。”

  董文政:“报告,工作人员三十二民,监控视角可疑人员五名。”

  “我”朝着小钟笑,什么都没说,但有什么都说了。

  小钟竟然没有垂头丧气,蹦跶蹦跶的说着:“那就加班加点,上卡布奇诺!”

  法医进门后走向了尸体,在尸体旁边带上了白色胶质手套,一点点按着尸体的部位,打开了死者的口腔用手电筒照了进去。

  法医秦枫霞向“我”说:“这边查看了一下尸体情况,具体的死因等我们这边出检尸报告在过来拿。”

  “我”点了点头,说着:“这么快就接手你师傅的班啦,技术过不过关啊。”

  法医秦枫霞说:“慕容靖同志,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水平,谢谢。”

  旁边的助手说着:“哼,我们的霞姐姐,现在可在我们院里一等一的高手呢!”

  法医秦枫霞说:“哪那么多话嘞,跟一个闲人说不就如同讲废话,赶紧把尸体带走。”

  “我”尴尬的笑了笑。

  小钟在“我”后背说着:“秦枫霞这菇凉挺好看的嘛,身材还这么好,声音又温柔动听。”

  “我”脱口而出:“那必须滴!”

  小钟头伸到“我”的面前对视着,她那笑容搞不好“我”嘚折寿啊!

  董文政大力一拍手掌说:“哎呦妈呀,我这电灯炮真是又大又光嘞,你们是闲的吗,麻烦回头瞧一瞧还有多少人要带回去审。”

  “我”调皮的说着:“你这电灯炮,不光又大又亮,而且持久省电,哈哈哈哈哈。”

  小钟:“赶紧带回去先吧,我点几杯咖啡送到局里去,待会还有一场持久战要打嘞,你们要喝什么咖啡?”

  董文政:“猫屎咖啡。”

  “我”做出一脸恶心的模样说着:“董文政,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啊,喝“猫屎”咖啡?”

  小钟一脸看傻逼的眼神说着:“你土不土啊,你个大土鳖,滚去喝你的养生茶去吧。”

  “我”那.....那我来杯咖啡吧。

  小钟摇了摇头说:“害,你那脑子俺也是醉了,我给你点算了。”

  小钟说:“你们等会我,我去订咖啡叫人送过来,我马上回来。”

  走在路上乌漆嘛黑的,靠着手机电筒去探路,视野有限呐。

  小钟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自言自语的嘀咕了起来:“呼,没想到这天气也是够冷的啊,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没有咖啡嘞,找找看先,要是实在没有回去喝茶得咯。”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群可爱的小动物成群结队的出来觅食,小强也大晚上不睡觉到处逛街嘞。

  小钟揉了一下眼睛,咦!

  前面还有一家闪着招牌的咖啡店耶。

  冲啊,爷终于找到光明咯。

  推开门进去之前,小钟抖擞一下衣服上的积雪,一开门。

  哎呀,好温暖啊。

  小钟互相摩擦着那被冻的红通通的爪子,在菜单上指这指那,老板我要这些口味的,待会麻烦送到这个地址呗。

  店员小伙递给小钟纸和笔。

  小钟写完后,还在那自信满满的欣赏自己写字多漂亮,好了拿去吧,谢谢你们咯。

  店员小伙:”你好这边一共消费一五八元,看到地址后,嘴角微微的扬起。”

  小钟:“嘿嘿,那个.....可以再给我一杯热水吗?”

  店员小伙端来一杯热水,说着:“热水来咯,小心烫噢。”

  小钟:“好耶,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咯。”

  老板说着:“不客气,原本想着这么晚了应该没客人咯,正准备打烊,就看见小姐你进来了,这天气这么冷,怎么一个小菇凉跑出来买咖啡呀?”

  小钟撇着嘴,委屈巴巴的说着:“加班咯,老板我先走咯,咖啡送到这个地址电话联系我。”

  小钟一推开门,寒风迎面而来,那刺骨的寒风呼呼作响,还是里面暖和啊,要不是怕那两个人冻成冰棍,老娘还想继续坐会跟老板吹吹水嘞。

  老板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钟那小短腿,着着急急的一路小跑着,突然一个跟头栽在雪堆里,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雪,原地小跳了一下说着:“好耶,今晚省去敷面膜的时间了,嘿嘿嘿。”

  真是个傻傻的憨憨。

  店员小伙把那一直遮挡着眼睛的帽子推高,看着小钟的背影。

  老板看了看小钟留下来的地址,说着:“小伙子,这个地址离我家挺近的,待会我送过去就好。”

  店员小伙说:“不用了老板,我送过去吧,你这也忙一天了,我什么忙也没帮上。”

  老板和蔼的笑着说:“那就给你送吧,刚来第一天都不适应的,慢慢学不用着急。”

  董文政打下车窗望了望说:“小钟怎么去了这么久啊,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我”叫董文政不用担心,那个傻憨憨一天到晚都是这么磨磨唧唧的,女人就是麻烦啊。

  小钟笑着敲了敲车门说:“慕容靖,你信不信我进来就掐死你啊,一走就说我的坏话是吧!”

  “我”支支吾吾的说着:“没.....没有,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啊,还是有自虐倾向?”

  小钟打开车门,屁股往下一座,伸出手就掐着“我”的脖子。

  “我”说小钟啊:“你那嘴整天就嘀咕个不停,你不烦我都感觉烦咯。”

  小钟撇着嘴说:“哼!”

  “我”直接亲了上去,口齿不清的说着:“俺就不信堵不住你的嘴了!”

  董文政说:“喂喂喂,你们俩能不能顾及下别的感受。”

  小钟把“我”推开,一脸羞涩的说着:“嘿嘿,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在这。”

  董文政:“哎哟,我的存在感就这么渺小吗?”

  “我”:“行啦,董文政好好开车!”

  默宇呆呆的看着龙局,心里浮现了许多的画面,想到自己的父亲死的不明不白,到最后都没感受到我们还在爱着他,这年头果然风大啊,眼睛都进砖头了。

  害,龙局什么时候能从这个阴影之中走出来啊,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呢?

  毕竟谁也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婆被做成人肉刺身吧。

  我们这个职业背负着太多太多了,我们警察也是个普通人,正因为身上的警服,就需要背负着不同的使命,我们是人民最后的一道防御线。

  希望有一天,渺小的希望之光逐渐的扩大,照亮着每家每户的灯光,愿黑恶势力不在胜过希望之光,愿希望之光压倒黑恶势力,因为我们是人民警察!

  我们一行人成功抵达局里,小钟和董文政刚下车就伸了一个懒腰,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走咯睡觉睡觉!

  “我”在他们背后说:“咳咳,等你们审好这群人了,“我”请全队人吃饭,至于多少钱的局嘛,不超过一千五随便点!”

  董文政说着:“真的假的?”

  “我”:“咋的,难道队长的话什么时候不靠谱了?”

  小钟:“嘿嘿,我还真就有点不信。”

  董文政起哄着:“除非录音为证,毕竟我们警察靠证据办事,录下证据你就没得跑咯。”

  “我”:“哎呦,你们留着着劲去审人吧,“言出必行,驷马难追”。

  口袋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我们局长打来的电话。

  “我”叫小钟和董文政先去忙,“我”这边接个电话就过来。

  嘟嘟嘟。

  “我”:“喂,爸。”

  “我”:“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局长:“你们那边怎么回事啊,上面领导处分都下来了?”

  “我”:“关于这个嘛,一时半会解释不清,可以说他们是被陷害了。”

  局长:“这个我不管,上面领导已经下处罚通告了,按照处分决定。”

  “我”:“那,默宇和林思羽他们的处分不是很严重吧?”

  局长:“呵呵,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要不说我这边给你们求情,默宇和林思羽就得脱警服了。”

  “我”:“为什么,我们是在抓坏人,凭什么错的是什么警察?”

  局长:“从小就教导你,我们身为警察,身为法律的执行者,也要以身作则,要知道法律约束国家公民,人人都要遵守法律法规,除非你自己承认不是国家的公民。”

  “我”:“爸,“我”不服气!”

  局长:“你别叫我爸,老子没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我”:“我们尽职尽力,受到罪犯的陷害,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吗,错的又不是我们!”

  局长语气越来越重:“如果你们不按流程执法,不遵守法律法规,那你们跟雇佣兵有什么区别?”

  局长:“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遇到事要学会冷静处理,从动能有什么用?”

  “我”忏悔着说:“爸,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还不是一名合格人民警察。”

  龙局:“听好了,默宇同志和林思羽同志停职三天,在此期间不能参与案件相关事物,由于原告笑面虎证据不充分,就改成停职三天,待会你转告他们!”

  “我”:“爸,我们不聊点闲话吗?”

  局长:“你以为,我想你一样这么闲吗,最后一个要求,重案组完完整整的给我带回来,我相信你小子的能力,不要辜负老爸的期望,先这样了,注意安全。”

  “我”脸色显得深沉,步伐僵硬的走到厕所的镜子面前,低着头双手扶靠在洗手池上,听到厕所里循环着滴答滴答的声音。

  “我”用手把洗手池的塞子堵上,慢慢的拧开水龙头,水哗啦啦的流淌着,“我”呆呆的看着水位慢慢的升高,叹了口气,眼睛一闭,一头栽进了水里。

  水咕噜咕噜的响着,涌出来的水把“我”的鞋子裤子都打湿了,“我”逐渐难受起来了,把头一甩出来,水花四溅,形成了一个,具有完美弧度的小型喷泉,水花的透明让“我”看到好多张自己的脸,这几张脸代表着好几个人格。

  “我”抬起了头对着镜子,水滴穿过了“我”的头发,还有几滴流在了心里。

  镜子中的“我”,你好!

  “我”是那个落魄的可怜虫,在没认识这个社会之前,总以为自己天高地厚,对不起慕容靖,“我”很失败,但愿这失败只是一张快到期的体验卡。

  镜子中的慕容靖,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的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没错慕容靖他笑了。

  嘴角扬起,镜子无缝而裂,难道这是不祥征兆?

  镜子突然间噼啪一声,玻璃全部掉了下来,镜子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攥着“我”的衣领怎么也挣扎不了,那一只手突然开始慢慢的腐化了,滴滴滴滴的,变成了蜡烛滴下的模样。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甚至有点吸不进氧气,把头从水中伸了回来,心脏和脉搏极快的跳动着,嘴巴急忙的喘着气,第一反应看下了玻璃。伸手摸了一下玻璃,一点事也没有啊?

  难道,“我”做了个噩梦?

  “我”气喘吁吁的靠在厕所墙上,再次看向了镜子,就.....就是那个熟悉的微笑,“我”调整好状态,快熟的甩了甩头部,用手指撑开嘴角至微笑的弧度。

  “我”很好!

  一步步的走向了审讯室的长廊,这个长廊给别人一种冷清清的感觉,这种气氛让人感觉特别的不舒服,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推开了默宇在的审讯室,走向了默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那个,你先去休息吧,这边由“我”来接手。

  默宇喝了一口茶水,抿了一下那干巴巴的嘴唇,起身把凳子推了回去,把“我”带出了审讯室的门口外面靠着。

  “我”咽了咽口水说着:“上级对你们两个的处分已经下来了,停职三天期间内,不能插手工作的相关事物。”

  默宇用手捂着眼睛说:“我接受,这已经是对我们宽大处理了,穿上这一身警服,就要学会去面对和拼搏。”

  “我”双手打开搂着默宇到“我”的怀里,拍了下默宇的后背说着:“没事的,就三天而已,眨眨眼就过去咯。”

  默宇松开了“我”的手说着:“慕容靖,你全身怎么湿哒哒的,没有什么事吧?”

  “我”绕着头笑嘻嘻的说:“能有什么事啊,刚刚不小心在厕所睡啦。”

  行了,你先去通知林思羽吧,这个期间照顾好龙局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记住了喔,以朋友的立场去照顾龙局。

  默宇点了点头,背向了“我”走了出去。

  “我”推开了门,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对着旁边负者记录的同事耳语了几句,这个家伙现在什么情况?

  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小廖。

  小廖说:“这个家伙叫做王平,年龄24岁,有犯罪前科,前两个月刚放出来不久。”

  “我”这么一听说着:“难道这王平有料?”

  小廖说:“面前还不清楚啊,这家伙的嘴怎么也撬不开,目前就知道他有犯罪前科,至于其他的一无所获。”

  “我”看向王平笑了笑,小子进好几次了吧,看来是常客啊,小廖叫人上杯茶给王哥。

  王平苦笑着:“警官,你就别嘲笑我了,进这里可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要不是生活所迫,我还不愿意来嘞。”

  “我”敲了敲案板,难道是被生活强奸了?

  王平哈哈大笑:“我就喜欢跟你这位警官聊天,前面那一位凶巴巴的,还是您懂人情世故啊。”

  小廖敲了敲门,砰砰砰。

  请进。

  小廖端着茶水,看向了“我”

  “我”挥了挥手示意端给王平。

  小廖端了过去,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慢点喝啊,别烫死你就死无对证咯。

  王平指着小廖说:“警官,你看看就是这么对待熟客的吗?”

  “我”笑嘻嘻的说:“王哥,说说看吧,今天现场有一具尸体,为什么这么巧能碰到你呢?”

  王平捂着肚子说:“你这话说得,我都好几天没吃饭咯,我只是进去蹭吃蹭喝而已,没想到蹭吃蹭喝也被警官抓起来了。”

  “我”看着王平的眼睛转来转去,问道:“干嘛呢,这里又没有小菇凉。”

  王平笑咧咧的说:“哈哈哈,眼睛不舒服嘛。”

  “我”大力一拍桌子,指着王平说:“你撒谎!”

  桌子上水杯里的水溅到了“我”的手上。

  王平被突然齐来的一声,吓得直哆嗦。

  王平说:“警官,审就审嘛,不带吓人的啊,警察怎么能这样呢?”

  “我”对着小廖说:“这的确是一块硬骨头,很难嚼啊,要找到他的软肋,就是案件的唯一突破口了。”

  门口再次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我”说着:“请进!”

  门口值班的同志在“我”耳边耳语了几句,“我”听到消息过后,心里就像开了一遍玫瑰海一般,找不到机会,没想到机会主动找上来。

  “我”敲了敲案板,对着小廖说:“,你先跟他这么耗着,调一下他的胃口,等“我”回来就有突破口了。”

  小廖点了点头。

  王平看着“我”那突如齐来的微笑,估计能感受到对他不利的机会来了吧。

  “我”临走之前对着王平说:“一个盖子拧不开,不是盖子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说不定换一双手来,盖子自然就开了。”

  王平一脸的疑惑,估计琢磨着“我”说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吧?

  差不多的意思就是,有时候一些事物,硬的不行那句来软的,总有办法能拧开盖子,有一些盖子认人!

  “我”紧凑跟着带路的同志,走廊里回响着哒哒哒的声音,这种声音在特别的气氛里,会有着不同的含义,可能幸运敲门,或许死神开门。

  “我”看着王平的母亲,热情的上去握了握手说:“阿姨啊,你儿子王平与今天发生的案子有着很大的嫌疑,一时半会走不了啊。”

  王平母亲那双经过岁月沧桑的双手,掌心和虎口都是皱巴巴的,看着属实心疼啊。

  王平的母亲说:“求求你了警官,让我儿子先回去一趟吧,他奶奶就快撑不住了,他奶奶说要见孙子最后一面。”

  “我”摇了摇头,强忍着泪水,很遗憾的告诉王平的母亲:“这个“我”能理解,可是我们也要按流程走,这个是少不了的规矩,如果你儿子愿意配合调查,也就不用关满二十四个小时,您看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距离满二十四小时,还有十五个小时,关于这个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帮你。”

  王平母亲的声音逐渐变得撕裂,警官:“我给你跪下行吗?”

  “我”嗅了一下鼻子,转身背着王平母亲说:“只能允许你去见一下你的儿子。”

  值班同志说:“慕容靖,受审期间是不能见任何人的,你这不符合规矩吧?”

  “我”叹了口气说:“按“我”说的去办,规矩是死的,人死活的。”

  “我”双手搀扶跪在地上的母亲,用衣袖抹了一下她膝盖上的灰,说着:“跟这位同志去吧,“我”已经尽力了。”

  值班同志指着“我”说:“好啊慕容靖,你确定要这样是吧?”

  等着挨处分吧!

  “我”无视了她,走向了公安厅的大门口,半蹲下来吹了一下台阶上落的灰,一屁股坐了下去,双手弯曲撑在后背,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上的星星,人们都说:“天空是一分为二的,一边是国泰民安,其乐融融,一边是藏垢纳污,残渣余孽,这个天空是太阴待的比较久,还是夜幕笼罩的快呢?”

  小钟打折哈欠看向了董文政说着:“咱俩审了这么久了,就没有一条鱼是有饵的啊,差不多已经审了二十多个人了,一无所获耶。”

  董文政推了推眼镜说:“那没办法啊,在现场这么多人,都有嫌疑的呐,只能大海捞针咯。”

  小钟问:“下一个审的是谁?”

  董文政看了看名单说:“后厨的厨师长。”

  小钟说:“那还等什么,赶紧叫进来审咯,这边分配给我们审的也差不多咯,还有五个人吧,咱们就可以下班休息咯。”

  看守的同志推开了门,把厨师长带了进来,小钟一直盯着他那一双手。

  厨师长坐下来过后。

  小钟向董文政打了个响指。

  董文政一脸疑惑的看着小钟。

  小钟说:“愣着干嘛,把这个人的资料给我啊,真的是,亿点也不醒目。”

  小钟瞧了一下,眉毛紧紧一轴。

  姓名:植可添,性别:男,年龄:三十二岁,婚姻状况:未婚,个人档案有污点。

  植可添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某某镇多次参与违法嫖娼。

  董文政笑咧咧的指下面那一条记录。

  植可添于二零一五年间,多次跟踪女学生,对齐进行多次骚扰。

  小钟的爪子一拍,喊着:“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董文政看着紧咬着牙齿的小钟,说着:“可别忍了,你要再大力点,龙局就带我们去家具城咯。”

  小钟一脸疑惑的看向了董文政说:“你确定这资料齐全吗?”

  董文政饶了一下头,难道少了什么吗?

  小钟说:“看他刚进来那样子,手抖个不停,不知道还以为有帕金森嘞。”

  董文政笑了笑,俏咪咪的向小钟说:“搞不好,这家伙有料。”

  小钟笑嘻嘻的说:“那还等什么,审呗!”

  董文政质问植可添,你知道今天把你带来是因为什么吗?

  植可添:“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小钟用羞辱的语气说着:“哎呦,你可要点脸吧,你的案底要不要给你念一遍?”

  小钟凑近董文政的耳朵说着:“看到了没,植可添这个人的心理素质不太行,不需要多久鱼就咬饵咯。”

  董文政夸赞植可添:厨师长是吧,你厨艺挺好的啊,做刺身的技术那是数一数二的,没想到研究了新菜品啊。

  董文政大声一吼:“人肉刺身跟你有没有关系呢!”

  植可添全身颤抖着,嘴巴动了好久才吐出几个字:“我……我不知道。”

  小钟凑在植可添旁边说:“我可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啊,至于这个消息怎么来的嘛?”

  不妨你猜猜看?

  董文政推了下眼镜:“希望你清楚,招出来和审出来的意义可有点不一样喔。”

  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清楚,五分后你的嘴巴老不老实,就决定了自己想清楚在里边待多久。

  小钟和董文政走出了审讯室,把植可添晾在那里一会,估计就全招了。

  小钟爬在玻璃上看着里边的植可添的状态。

  众所周知,审讯室的玻璃装的都是单面镜。

  敬请期待!

落叶点灯 · 作家说

我想你了,是昨晚的风让我感受到,曾经对你的温度。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