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徒探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手段

  宫志超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伤在医院里躺着,他不记得出车祸前自己的反应与那些话,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对唐颖的态度。可是唐颖都记得,反而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种微妙的关系,让两个人又再次回到了同事的客气,可是气氛确又有种熟悉的尴尬,唐颖有些不自在,可是迟钝的宫志超把这看成了内疚,因为自己受伤,让这个丫头内疚了。

  御刀派的调查要比侦探队来的快,毕竟门派的人数在那放着呢,查这些小事易如反掌。夏掌门在电话里说着情况,让宫志超心里有了很明确的方向与嫌疑人。

  “宫队,情况是这样的,餐馆的服务人员提供了罗杰被狗咬伤的经过,也提供了狗主人的外貌特征,这个人叫王思宇,机械工程专业的本科生,巧合的是他也是医院装修公司的临时工,说是体验生活,白干了几天也没要工资,出了意外事故后就辞职不干了。至于电梯坠楼那次事故,他也是在那家电梯公司任职人员,好像刚刚入职几个月,因为机械工程是他看家的本事,鼓捣个电梯根本就是小玩意儿,给电梯安排赠送地垫就是他提议的,单位也让他负责这件事,因为这小子脑子活,会来事,而且也不计较工资高低,领导非常喜欢他。但是电梯坠楼案发生后,他也引咎辞职了,毕竟这件事公司承担很大的责任,也需要有人背锅。”

  夏掌门介绍完调查结果后,宫志超让他把剩下的事情就安心的交给侦探队,因为针对这个王思宇的个人调查,就必须侦探队出动了,人员信息资料还是侦探队查起来更方面些,现在这两起意外事件因为这个人的关系,已经有足够的疑点立案调查。

  宫志超安排小白查询王思宇的个人资料,可是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就是吓了一跳。他是王志的儿子,三年前萧峰的仇人,看来这是针对御刀派而来。王思宇,应该是王思瑜吧,王志始终还是惦记着方瑜,方瑜是萧峰的母亲,连给孩子起个名字都是含义深刻。

  宫志超没有迟疑,于是决定会一会这个王思宇。他和唐颖一起来到了王思宇的家里,三年前王志去世,唐颖因为调查案子来到过这个家,那时候王思宇还在外地上大学。三年后再来到这里,原来王思宇的母亲也在这三年里去世了,这个家就只有他自己。

  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个身材矮小,有点驼背,本来年轻的年纪却看上去像是四十岁的人,出现在了眼前,看到探员来访的一瞬间,没有惊讶的表情,而是很自然的微笑,像是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

  “你好,我们是侦探队的,来了解些案子的情况,希望你配合调查。”

  “当然,这是我的义务。进来坐吧。”

  “你不看看我们的工作证么?”

  “不用,我在窗户那看到你们的车了。”

  唐颖走进房间,假装有意无意的说起“你自己一个人住?应该养些宠物的,狗啊或者猫啊之类的。”

  “我有养过,你们这些探员也应该看得到,这屋子里有些狗毛,清理再怎么仔细,也还是有些地方有狗毛,养狗需要很大的耐心和爱心,我没有那份耐心,所以都杀了。”

  宫志超和唐颖心里一凉,这话说的有些渗人,不是没有耐心怕是没有爱心吧,但是很明显,王思宇这个人够冷血、冷静、心思细腻,怕是真的不好对付。

  宫志超不太想在这个地方多待,因为屋子里的感觉实在让人不舒服,他知道绕弯子对这种高智商的人没什么效果,索性直接就问了两次意外发生当天,王思宇的个人行程。

  “你养的狗是不是伤过人?”

  “是啊,在一个餐馆的门口咬伤了人,这几只狗没一个省心的,害得我赔了人家一千块,所以回来就都杀掉了,万一以后再伤到人,我可没钱赔了。”

  “伤的人,你还有印象吗?”

  “记不住了,匆匆一面,没什么印象。”

  “你在一个施工队做过临时工对吧?”

  “嗯,没干几天,本来想着了解一下装修的知识,我这房子也该重新装修了,想混进去了解一下市场底价,结果出了些意外,觉得晦气,就辞职了。”

  “那场意外发生时,你在现场对吗?”

  “对啊,不过我没敢到跟前去,我胆子小。你们不是可以查监控吗?看看那天一楼的监控啊?!对了,好像因为装修,工人不小心碰到了监控的线路了,真不巧,你们查不到吧。这案子不好办了。我也替你们着急啊。”这似带嘲讽的话语,让人听了有些刺耳。

  宫志超又问起了电梯坠楼那天晚上他在哪,王思宇说和朋友在一起,因为朋友从国外回来参加御甲杯比赛,统一在燕都酒店住宿,他那天去看朋友了,和朋友一起在宾馆的房间喝酒,除了这个朋友可以证明外,酒店的服务人员也可以作证,因为他们那天晚上要了两次啤酒,所以证人不只一个人。

  一听到御甲杯机甲比赛,宫志超和唐颖心里打鼓,这不会是巧合的。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厉害啊,机甲这东西可都是高智商玩的。”

  “赵连方,他在国外读书,是电子工程专业。”

  唐颖瞬间想起了三年前的赵玉廷,赵连方是赵恋方吗?!王志和赵玉廷这两个人还真是物以类聚,难怪是老朋友,他们的孩子现在也都是在针对御刀派,看来一切都是因为三年前的原由。

  宫志超也很清楚,现在可以直接去会一会赵连方,只要证明王思宇说了假话,就可以请他到队里做客了,但是看着王思宇的表情,似乎胸有成竹。

  两个人和王思宇的初次见面,也算是很有收获,首先确定了王思宇的个人性格,也找到了御甲杯相关的嫌疑人,虽然刘岩他们早晚会查到赵连方,但是这样一来就节省了很多资源。

  和王思宇分开后,他们没有回到队里,而是直接来到了燕都酒店,在去酒店的路上唐颖说:“老大,你说现在王思宇会不会和赵连方通电话,如果一会儿我们看到赵连方,找个机会看一看通话记录,是不是就更加确定他们之间的联系与问题。”

  “当然,一会儿找机会看一看,如果他们之间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没有通话,就说明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啊?你是不是说错了,应该是有通话才对吧,王思宇应该是通知赵玉廷才对啊!”

  “那是一般人的思维,这两个都是高手,他们应该早就预料到会有探员找他们的一天,因为他们很自负,但是他们太年轻,经验阅历上还是差一些,所以他们会刻意规避联系,如果我没猜错,一会赵玉廷会故意让咱们看他的电话,提示咱们王思宇没有联系他,他们没有合起伙来算计咱们这次的碰面,不信,你就等会看。”

  “我懂了,此地无银三百两。正常的逻辑是,如果是普通人则会下意识的打个电话,告诉对方探员找过自己,自己为了证明一些事情,将对方的信息提供给了探员,以求得对方的谅解。但是如果真的有问题,反而会怕马上的联系,被探员认定为疑点,所以不会联系对方。”

  “没错,真正的较量开始了。”

  在燕都酒店后楼的一楼,因为比赛主办方统一包了这层,所以得提前和负责人沟通。很快在113房间,他们见到了赵连方。

  一个身材魁梧,胖胖的男生,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脸上有很多雀斑,看上去像是个憨厚的维尼熊。“探员们找我有事?刚刚比赛负责人电话通知我,说你们要我空出些时间,回答几个问题。”

  唐颖先开口“你认识王思宇吗?”

  “当然,我们是好友呀,前一阵子还来这里找我喝酒呢!”

  “是五号那天吗?你有没有印象?”

  “是五号,我很清楚的记得,因为那天下午他就来了,喝到半夜,当时还要服务员送了两次啤酒,服务员应该也有印象。”

  “我们刚刚找过王思宇,他说你可以证明他那天的行程,所以我们就来了,他有给你打电话通知一声我们要来吗?”

  “没有啊,不信你可以看我的通话记录,我们之间正常的友谊交往,又不用刻意做准备,有什么好提前通知的。”

  唐颖没有再说什么,宫志超接过话题“你这次回国参加比赛,带了几个机甲装备?”

  “我可是奔着冠军来的,带了三个。”

  “有会飞的吗?”

  “当然,会飞行的那个,和智能无人机的原理差不多。不过他可不是简单的无人机。”

  “我们能看看吗?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我们也想开开眼。”

  “恐怕不行,我放到训练厅里了,没在这。”

  “三个都没在啊?”

  “是,都没在,而且训练厅外人是不能随便进入的,一是为了个人安全,二是涉及保密机制。”

  “你每次比赛完,都把它们放到训练厅?”

  “不是,偶尔也带回房间,不一定。”

  “那有图片吗?我们看看照片也行。”

  “这个有,我电脑里,有一些。”

  赵连方打开电脑,显示了他所带的机甲的图片,唐颖询问赵连方能不能用手机照几张照片,他只同意给出几个外形的场景照片,至于机甲的机构图和细节放大图,他没有允许照相,毕竟涉及产权保护,即使你是侦探,也不能涉嫌人家的商业机密。

  和两个嫌疑人的第一次交手就这样结束了,宫志超心里有了清晰的下一步计划。

丙月年糕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