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徒探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方向

  宫志超和唐颖离开燕都酒店前,特意询问了酒店里的服务人员,找到了那天给王思宇和赵连方送啤酒的服务员。

  “你确定两个人都在房间里吗?”

  “我确定,那天赵先生还给了我一百元小费,国外回来的就是不一样,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小费,第一次。”

  “他们两个人你都亲眼看见本人了。”

  “是啊,我两次进去送酒,赵先生都是吃着菜,他那位朋友在洗手间里。”

  “就是说你没有看见他的朋友,你如何判断洗手间里确定有人的?而且这个人就是王思宇呢?”

  “我去了房间两次,第一次我有听见卫生间里面的人说话,好像是和赵先生讨论什么,一问一答而且说话很幽默,赵先生小宇小宇的叫着,因为卫生间的门是磨砂玻璃的,虽然看不见里面的人,但是里面有影子晃动还是可以分辨的。我走的时候,里面的人还对我说,一会可能还要些啤酒,我说没问题。第二次去的时候时间有些晚了,我进入房间后,他又在卫生间里,不过这次在我离开之前,他就出来了,所以我可以证明两个人一直在喝酒。”

  唐颖又看了酒店那天的监控,确定了进入房间的人的确是王思宇,而且一直待到深夜才离开。

  详细了解情况后,宫志超和唐颖便开车离开了,忙碌了一天,两个人都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已知的线索。回去的路上,难得的平静无声。宫志超没有感觉气氛的尴尬,倒是唐颖对这种无声的环境有些不自在。她偷偷看了看宫志超,发现宫志超眉头紧皱,像是在思考什么,并没有注意唐颖在悄悄的看自己。唐颖可以确定,宫志超忘记了那天车祸的所有细节,便松了一口气,如果真要她面对自己内心,三年前的人始终横在心里,她无法忘记,更不能接受眼前的人。

  第二天一早,宫志超把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开会,将所有的线索串联。

  “首先,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大家,这四起案子死的都是御刀派的人,嫌疑人就是王思宇和赵连方。王思宇和两起意外事故有关,但是在他的身上很难找到突破口,唯一的点就是想办法证明电梯坠楼案的当天,他的时间证人不成立。也就是说查赵连方更容易一些。”

  刘岩提出疑问“开会之前我有听冰糖说你们昨天查的事,王思宇应该就在113房间,你说他会不会不在现场,远程遥控电梯之类的。”

  唐颖拍了拍刘岩的肩膀“不会的,电梯案需要精准的时间安排,最低也要保证二到五楼的人不会出现意外,不然布控这么精密的局,却杀错了人,凶手不会这么大意,所以出事的时候,他一定在附近,很近的地方操控一切,来确保万无一失。”

  “那监控与人证怎么说?这说不通啊!”小白提出质疑。

  唐颖微笑着说“这太好办了,113房间是一楼,王思宇从窗户可以直接离开,至于人证,首先赵连方可以不考虑,他和王思宇是一伙的,口供可不必相信,至于他们两个安排的第三人证词,也很容易设计。服务员说第一次送酒没有见到王思宇,只是听到他在卫生间说话,也就是说卫生间只是单纯的有声音在,这个一部电话免提就解决了,而且以赵连方电子工程专业的本事,他会提升电话的音质,不会让你听出电话的电子音质。至于卫生间里面的光影设计,你们别忘了,赵连方是玩机甲的行家,弄个会飞的机甲,随便的搭个床单或者浴巾什么的,来做出光线阴影,易如反掌。至于第二次送酒,因为时间比较晚,王思宇完全可以做完案件返回酒店,从窗口进入,避开大厅的监控,再特意重复卫生间的细节,从里面出来让服务人员看见,从而加深服务员的印象,而且他们为了给服务员加深记忆,还给了小费,真是够用心的。”

  “那我们怎么查,监控没有线索,要查车辆吗?那个时间段在酒店接客的出租车,好像时间太久了,不好查。”刘岩说。

  “如果不是出租车呢?!这个方向肯定不行。共享电动车、公交车这方向太多了。”罗浩给了否定的态度。

  宫志超接着说其他线索“先来看看唐颖照回来的机甲图片。里面的飞行机甲特征完全可以应用到王立伟的案子里,它的身形较小,可以通过王立伟家中卫生间的小窗户,进入室内,可以在室内喷放迷烟,我猜王立伟进入房间,看到家里有一个东西一闪飞入卧室便追进去,闻到味道并不知道那是迷烟,所以他倒在了卧室,而机甲上安装摄像头可以让操控者看清室内环境以及倒在地上的王立伟,机甲底盘安装的刀片应该很容易割开死者的手腕,至于房门,如果一个机甲连门都不会关,那他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机器了。离开还是从卫生间的小窗户,这样一个密室就形成了。至于第二起案子就更好办了,这个四轮陆地机甲可以生物模仿,从猫门进入死者张笑的家中,不过因为张笑醉酒,省去了迷烟的步骤,张笑家里是标准的地热矮床,这个高度对陆地机甲来说还是可以的,我们在张笑家始终没有发现猫,估计凶手为了怕猫影响计划,在当天已经设法除掉了那只猫。”

  小白忽然高兴的说“我懂了,就是说两个机甲相当于凶器,我们只要找到凶器,发现上面的线索,赵连方就不能抵赖,赵连方一旦落网,那么王思宇也就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了。”

  宫志超看着他们说“没错,可是大家要知道,两个机甲行凶,割腕的方式一定会沾染上血迹,无论赵连方回去怎么清洗,他都不能洗干净内部渗入的血迹。可是我们如果和赵连方所要机甲并彻底拆开化验,必须要有十足的证据,不然对方一定不会交出机甲让我们破坏性查验的。”

  唐颖笑了笑“老大,要不咱们也设计个局?”

  宫志超迷茫的看着唐颖,几秒钟后明白了唐颖的意思。“咱们是执法者,这违规的事儿…”“不过就是个机器人,弄坏了就赔偿嘛,能造一个也能造俩,你说是不是。”

  宫志超坏笑的点了点头,“也对,那个会飞的,谁知道会不会出故障,咱们只要不用抢打它,也跟咱们扯不上关系。”

  几个人凑到一起研究着计划,同时由唐颖主导计划的实施,毕竟唐颖不是本地的探员,就算出了问题,上头追究也无法跨地区处分,很可能为了省事和地区之间的关系,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过这个计划最关键的要请旋针派包国宏掌门帮忙。

丙月年糕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