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徒探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设局

  御甲杯的比赛临时增加了一项实时比赛任务,运送快递,从城市的A点出发运送至B点,全程大概七点八公里。考虑到避免影响市民的生活,比赛预定在晚间十一点举行,分为空中机甲对抗和陆地机甲对抗,用时时间最短者获胜。但是参赛选手只能选择一种机甲参赛,而空中机甲的数量不多,所以空中竞争优势明显,赵连方选择了自己的空中机甲参加比赛。

  比赛当天为了便于陆地上的裁判监测,每个机甲配备了不同颜色的彩灯,赵连方的机甲分配到了显眼的红色灯。

  比赛开始,三十二个机甲装备蓄势待发,一瞬间空中的机甲携带着小包裹像离弦的箭一样,划过天空。陆地上的机甲也像猎豹一样,消失在城市的森林中。五分钟后包国宏掌门早已在指定地点做足了准备,发现了红色的彩灯,面露微笑,轻轻一抖手,一支飞针射出,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空中机甲的螺旋桨,机甲瞬间失衡,掉落在地上。

  唐颖赶紧上前,用证据袋装好机甲,同时打开了干扰装置,避免机甲自带的定位系统锁定位置,由宫志超开车火速离开了现场。

  赵连方发现机甲异常,十几秒后失去了机甲的联系,瞬间感觉不妙,向主办方提出了异议,要求马上赶往出事的最后信号地点。

  主办方因为此次赛事的特殊性,特意要求侦探队出人帮助维护赛事的顺利进行,出了这件事,马上联系当场的侦探员,刘岩和罗浩不慌不忙的赶过来说“没事没事,不用着急,这晚上视线不好,也许机甲撞上了电线什么的,我们这就去看看。”

  赵连方自己心里清楚,怎么可能撞到电线,但是面对外行人也没时间解释太多,他提出也要跟着去,却被刘岩拒绝了。

  “这位选手,为了赛事的公平,你不能出现在赛事行程中,万一别的选手提出异议,认为你是为了帮助某个选手,自我牺牲,然后出现在比赛行程上作弊,那可就复杂了。”

  赵连方无法反驳,只好全全交给侦探队和工作人员。

  另一边白孝川早就在侦探队里和化验人员焦急的等耐着要拆卸的机甲,因为他们都不是机甲专家,所以白孝川特意找人,用个人关系找来了一个懂得机甲结构的朋友,以便可以顺利进行拆卸工作。

  其实这次夜间机甲比赛也是侦探队筹划的,主办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搞出个临时比赛任务,但是碍于御刀派掌门与公司上层的个人交情,不得不临时改变比赛方案。

  就这样,唐颖顺利的将机甲机器送到了化验人员的手中。

  白孝川的朋友很轻松的将机甲拆解,然而当机甲被拆解开时,赵连方的电脑出现了蜂鸣声。赵连方迅速做出反应,因为身边没人,刘岩和罗浩都赶往了出事地点,虽然他们是在拖延时间,但是也得做做去勘察的样子,所以赵连方急忙的返回了酒店,没有人注意他的离开。

  化验室这边从初步的化验反应看,机甲内部的确有血渍痕迹,但是进一步与死者的血液样本比对还是需要时间的。宫志超等不了化验结果完全出来,就命令实行抓捕,由于拆开机甲的警报装置启动,内部警示灯的闪烁已经暴露了赵连方早有的准备,如果再等下去,怕是要抓不到人了。

  宫志超电话通知比赛现场的刘岩和罗浩,得知两个人都不在赵连方跟前时,大发雷霆“你们两个长脑子了吗?明知道是针对他的计划,居然没人看着他?”

  “老大,他非要去出事的现场看,我们好不容易稳住了他,怎么也得做做去调查的样子啊!”

  “那你们就非得两个人去啊,留一个人看着他不行吗?”

  “不是,老大,我们要是特意留一个人看着他,那不就露馅了么?!”

  “嘚嘚嘚,赶紧找人,去酒店,他很可能连夜逃走,他要是回到国外,咱们就不好办了。”

  刘岩和罗浩还是晚了一步,到达酒店时,人已经走了。

  宫志超电话联系了机场那边,好在机场那边反应迅速,立马对所以航班及登机人员进行排查。可是赵连方并没有出现在机场。

  宫志超的脑子快速的思考着,赵连方和王思宇都是智商很高的人,他们说不定已经有了逃跑的备用计划,但是两个人是栓在一起的,实在不行就先找到王思宇,赵连方在国内应该没有什么近的亲戚和朋友,不然来国内参加比赛这些天,有接触的就只有王思宇这个同伙,如果王思宇被监视,那么赵连方就会在不熟悉的环境中,受到诸多限制,他不能用身份证,包括实名认证的微信、信用卡等等,他不能住酒店,这样要找到他应该就不会太难。

  理清思路后,还没等宫志超开口,唐颖先发制人“走吧,去监视王思宇。”

  宫志超呵呵的笑了起来,“冰糖,你说咱俩怎么就和过了多年的老伴似的,我这边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要啥!”

  唐颖表情有些僵,不过瞬间又变成了笑脸“那过几天就要分居了,我的假期可是要到日子了。”

  白孝川听到唐颖的假期马上要结束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只是失望的垂下了眼目。

  宫志超和唐颖换了一辆普通的车,在王思宇的住所监视。因为上次的教训,他们清晰的记得,王思宇曾注意过他们的车。所以车辆停泊的地点隐蔽些,监视的距离不敢太近。

  王思宇这两天几乎不怎么出门,三餐都是由外卖人员送餐,除了每天晚上出来倒垃圾,几乎都看不到他人影。宫志超很疑惑,一个人居然可以把自己困在屋子里,他是怎么想的。“冰糖,你说会不会赵连方就在他家里。两个人就这么过日子?!”

  “老大,他俩要是能这么过一辈子,和坐牢有区别吗?不可能的啊!”

  “咱们还是找个机会探探,看看屋里到底是不是只有他自己!”

  “好,我给小白打电话,就他还算脸生,让他装成抄天然气表的,探探情况。”……

  白孝川按着门铃,随着门缓缓打开,一副冰冷的面孔出现在里面“什么事?”

  “查天然气表。”

  “稍等,我看完告诉你!”

  白孝川本想进去,可是一句话把他挡在了门外。

  “尾数1687”

  “额,这数字有些问题,总不能出负数吧。”

  “哦,不会啊,你是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你,我给你拿上个月的单子,你看看。”

  白孝川心里一惊,这小子不好对付,忙说“是啊,我是刚入职不久,额,天然气保险入一个吗?我这也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能不能帮忙入一个,才几十块钱。”

  “不入,我的账户余额应该够,没算错的话,还有二十三块钱,下个月在存吧,再见。”说完门关上了。

  白孝川折腾半天,连个门缝都没瞧进去。灰溜溜的出来了。

  宫志超没有怪他,毕竟还太年轻,唐颖也没说什么,但是再派人,恐怕会引起对方警觉。

  “老大,你说以他的智商是不是已经知道咱们在暗地里监视他了。”白孝川提出质疑。

  “我想应该是知道了。弄不好赵连方出事,王思宇在当晚就得到消息也说不一定,眼下咱们抓不到赵连方,就拿王思宇没辙。”

  “现在化验结果早已确定,赵连方就是机甲杀人的罪犯,可是这几天就是找不到人,还真奇怪了。”白孝川十分郁闷,因为自己的原因,竟然一点忙都没帮上。本来想探探屋里的情况,可是当着老大和唐颖的面,居然连门都没踏进去。

  唐颖半天没有说话,她思索着,要如何引出这两个人,现在对方明显是以不变应万变,不动就是最好的隐藏。根据现在的情况,赵连方有很大的可能不在这里,王思宇把自己困的那么严实,就是让探员们摸不出什么,他越是捂得严,屋子里就越没事。他们如何联络,还是现在放弃了联络。电话以他们的智商是不会用的,以现在的科技手段探员完全可以追踪电话,他们没那么傻。不联络吗?可是万一一方出事了,怎么办,紧急的信号通知一定会有,日常的报平安也一定会有,那么他们之间就一定要有联系的方法。

  唐颖还在苦想着,宫志超开口了“既然王思宇很可能已经知道,咱们的监视,那咱们就玩点花样。”

丙月年糕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