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徒探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告别

  赵连方听见敲门声,警惕的并没有开门,而是在门后问了句什么人什么事。

  乔装成儿子的探员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词,说了一遍。等了一会,赵连方才缓缓开门,他看看眼前的人,年长的估计有五六十岁,年轻的和自己差不多大,赵连方仔细的看看生病的人,两眼呆滞无神,眼神里看不出焦点,应该是眼盲。

  “我这一会儿要出门,恐怕不能帮忙。”赵连方直接拒绝,他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过多的接触。

  “用不了多久的,那个诊所离这里很近,因为只是预约挂号,我想让父亲在这休息就行,但是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也就四十分钟,我就能回来,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的。”

  “你为什么不电话预约挂号,或者网络上联系挂号呢?”

  “您不知道,因为这个私人诊所非常有名,我们的预约挂号是要用高价从中间人手里买,这要不是见面付款,心里不踏实。您放心,您就帮我看着他一会就行,我刚刚在他的手心,用手指写了字,他知道我就走开一会,也知道我找人陪着他,他不会乱动的,他会说话,万一需要什么沟通的地方,您就在他手心写字就行。”

  赵连方犹豫了一下,终于在老人决定装晕之前,答应了照看老人。父亲的扮演者差一点就要进行眩晕表演了,好在一切还算顺利。

  赵连方没有去他们的房间,而是同意将老人暂时扶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后,他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确定那个儿子下楼走了之后,他来到了老人的身边,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又用一只笔对准眼球测试了一下,笔尖和瞳孔的距离也就一毫米,眼神没有任何闪烁也没有眨眼。赵连方又拿出一个小音箱,对准耳朵瞬间开启最大音量,刺耳的声音让赵连方一皱眉,可是眼前这个人还是没有反应,他终于放心了,开始来到电脑前,忙着自己的事情。

  十几分钟过去了,赵连方开始逐渐忽略身后坐着的老人,而这个探员开始恢复视觉和听觉,他缓缓的看了一下周围,寻找着机甲的身影,来这里之前,宫志超给他看过机甲的资料,他清晰的记得,杀人机甲的外貌特征。很快他在墙角的一个箱子上看到了机甲,而赵连方在电脑上似乎在做着什么测试。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想着也许自己可以动手直接抓住眼前的这个人。

  探员没有犹豫直接动手,在背后锁住了赵连方,赵连方猝不及防,但是瞬间明白了情况,他左手抠住了探员的一个手指用力一掰,身体重心往后,脚用力一蹬桌腿,整个人连椅子向后倒去,卸掉了探员的力,同时反守为攻重重的在探员胸口,用手肘锤砸几下,探员疼的身体卷曲了起来。

  原来赵连方也是个懂格斗术的行家。他快速起身,来到窗前,因为这里是二楼,他在租住时之所以选择最里面的房间,就是因为这个房间的窗户直接通往后巷,便于脱身。

  屋子里的声响惊动了外面的宫志超等人,他们闯进屋子的时候,赵连方刚好跳窗,唐颖惊呼“糟了,忘了勘察地形,布控了。”

  宫志超一手揽住了要前去追击的所有人,不用慌,别忘了单掌门答应要帮忙的,这要是让这小子跑了,他这忙就帮出笑话来了。

  原来单掌门经常在这里听戏,很了解这里的地形,一早就已经和宫志超打好招呼,他会守在后巷,以防万一。

  赵连方刚刚从窗户跳下,还没跑几步,迎面站着一个身着长衫,有点道家风气的老人。

  “大爷,您这是要拦我?”赵连方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似乎没什么杀伤力。

  “年轻人,不要走了,你走不了的。”

  赵连方一脸不屑的表情,刚要动手,忽然一道白影瞬间在身边闪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两腿一阵酸疼,动不了了。上半身可以活动,而下半身就像是个树桩子,定在原地不听使唤。

  宫志超在楼上的窗口高声喊“单掌门,下手轻点,这小子聪明着呢,万一假装受了重伤,非要去医院,可就容易节外生枝啊。”

  单掌门笑着说“我是开正骨养生馆的,也算是医生啦,放心,下手有数。”

  这边抓捕了赵连方,连同作案的机甲一同人赃并获。那边也实行了抓捕,直接在王思宇的家里顺利的抓获了王思宇。两个人分开审讯,又是一场博弈的较量。一开始两个人都不开口,但是随着两个机甲的化验报告,赵连方不得不认罪。而赵连方也没有想让王思宇独善其身,为了可以减刑,便供认了所有的一切。

  他们因为萧峰当年的杀父之仇,憎恨这个有着特殊本领的门派,他们要毁了御刀派,杀尽这个门派里的门徒,在御都会勘察出门派的人员信息,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制造自认为完美的杀人案件。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只杀了四个人,就被发现了踪迹,在他们的计划里,赵连方可以在比赛完成之后,顺利的回到国外。王思宇则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和意外事件有关。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唐颖的归队以及宫志超的能力,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变数。

  周四的上午,唐颖来到队里打算和这帮兄弟告别,是的,她的假期结束了,要回到M市去了,队里只有刘岩和罗浩,宫志超还在开会,白孝川去了档案室。唐颖和刘岩他们聊了几句便匆匆离开去了高铁站。

  宫志超散会后没精打采的回到办公室,刘岩问他要不要晚上聚一聚喝一杯。

  “好啊,叫上冰糖,她的酒量现在可以和我拼一拼了。”

  “冰糖走了,中午的高铁车。她刚才有来过,你去开会了。”

  刚刚走到门口的白孝川听到这个消息,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丢,转身跑了出去。刘岩愣住了,紧接着摇了摇头说“孽缘。”

  宫志超表情有些奇怪,扭头看了看窗外,好像起风了,他迟疑了几秒钟,抄起桌子上的车钥匙,也一言不发的出了门。

  刘岩看的糊涂了,心里暗想“这是家长吗?!”…

  高铁站的候车室里,唐颖看着人来人往,她又看看门外的树木随着风晃来晃去,这个城市和三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高大的建筑多了不少,街道也繁华了不少,可是为什么有种空洞的感觉呢。

  一个声音在左边响起,“师姐”,她往左看去,白孝川站在那,眼神里充满了温暖。

  又一个声音在右边想起,“丫头”,她往右边看去,宫志超站在那,眼神里充满了关怀。

  三个人彼此这样注视着,周围的人如光影般流逝,周围的声音如夜晚般宁静。

  唐颖会选择什么样的路什么样的人……

  终于结局了,开放式的应该更好一些。因为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多数的爱情都是会错过最喜欢的那个人,然后面对最适合的,还有爱自己的,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人生,有的遵循本心选择单身,有的选择最适合的组建家庭,有的选择爱自己的过得轻松,无论什么选择都是各自的人生经历,没有对错,也没有标准,希望各自安好,岁月宁静,暮色迢迢。

丙月年糕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