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请关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纸人和铁钉

  不知过了多久,扒在阿明怀里的芳芳,终于鼓起勇气认真地看清了窗前的脸庞。那显然就是一个纸做的人头而已,不过因为雨水的渗透,导致它慢慢变形,最后糊成了一团,瘪了。

  芳芳的眼泪还没干,却笑了。哈哈大笑,她觉得这就是个笑话。

  惠子也拿起手机,仔细查看着窗前的那一团东西。也笑了,笑的如此诡异。

  他们的男友也笑了,泣极而喜。这种喜似乎有对自己的嘲讽和对这种玩笑的敌视。

  而在司机看来,这四个人似乎就像神经病一样。悲喜无常,疯疯癫癫。不过司机也不敢否认这就是一个恶作剧,肯定是有人将纸人放在路中间的。而且时间也恰到好处,否则早就被雨给打湿了成一团。

  这样一来,那就说明这个人一定就在附近。那么这个人会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又是一个闪电,虽然光线没有之前亮,但是司机好像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他不敢确定,因为比较远,而且两旁的枝叶阻挡了光亮使得视线模糊。

  不过惠子却说道,有人在跑。

  芳芳问,你确定他是人而不是鬼吗?

  他绝对是个人,而且是个穿着雨衣的人。司机肯定地回答。

  我们还是下车吧!这雨也快要停了。阿明终于说话了。

  阿欣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不过就目前的天气来看,更像是天黑入夜的时候。

  于是他们打起了手电筒,不过,让阿欣感到费解的是,汽车一个前轮胎都爆掉了。他问司机,大叔贵姓?

  姓谢。司机有些奇怪的看到阿欣。

  车胎爆掉了。

  众人都觉得奇怪,不过谢师傅却说,很明显,这是车胎被扎,路上有东西。

  说这话时,阿明和阿欣都用手电筒向前或向后仔细的搜寻着。

  说的没错,车胎是被钉子扎破的。阿明将不远处的一根棍子拿了起来。说,这棍子上全部是钉子。

  一定是刚才那就穿雨衣的男人干的。谢松愤怒道。

  你是说那个穿雨衣的男人不仅在路中放了纸人,而且还放了扎胎的铁钉。惠子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是不让我们进村。

  那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村呢?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村,只有我们进村才知道为什么。谢松问,那你们想知道为什么吗?

  四人都沉默了,但是脚却没有停,仍然朝着即将到达的狼洞走去。

  不要总是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阿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着阿明吼道。

清新love绿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