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到任务:拯救地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6章 劝降

  左莎叛乱的事平息了,亚当斯在养伤,而从2所逃出来的川名翔太郎则被安排去给研究所制作防护罩。

  有了苏一舟之前的验证,众人对川名翔太郎的防护罩都寄予了厚望,但是因为防护范围从个人扩大到了整个研究所,所以一时半会是完不成的。

  川名翔太郎倒是非常勤恳,好不容易脱离了人类的掌控,他也知道这个防护罩是他今后能否继续自由的依仗,所以制作起来格外卖力。

  苏一舟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拒绝或者偷懒,但在见到他似乎比自己更希望尽快制好防护罩后,便放下心来,也不再管他。

  而这天,2所传出了一个消息。

  苏一舟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来到医科室,将消息告诉了亚当斯。

  “什么?我是1所的统治者?”亚当斯惊疑道。

  “没错,2所所长奥利弗传出的消息就是这么说的。”苏一舟肯定道。

  亚当斯一时无语,躺靠在枕头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怀疑着人生。

  奥利弗竟然对外宣称,占领1所的鬼童已经在潜入2所时被击毙了,而亚当斯劫走了编号531,成了1所新的统治者。

  “他为什么要这么宣扬?”亚当斯问道。

  “奥利弗这么做的原因不难猜测,有两个,一是他本身就搞错了对象,二是为了减轻弄丢编号531的责任。击毙了叛乱的鬼童,又发现了幕后主使者,这个功劳足以抵消他的过失。”

  “击毙了叛乱的鬼童...”亚当斯喃喃着重复了一句,随后看向苏一舟,“也就是说,编号330已经死在了2所是吗?”

  “是的。”苏一舟故作沉重地应道,为了不让亚当斯看出自己其实早就知道此事,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亚当斯其实对编号330是生是死不太关心,但是他拿捏不准苏一舟的态度,所以也不好说些什么。

  屋内一时陷入了安静。

  半晌,苏一舟再次开口道:“我有个计划,亚当斯。”

  “什么计划?”

  苏一舟微微一笑,“从今天起你就是1所的统治者。”

  亚当斯闻言一愣,抓着枕角的手也随之一紧,但又很快松开,眼中也露出恍然之色,“您的意思是将计就计,既然我已经暴露了,干脆就做起这1所明面上的统治者?”

  “没错。而且我不仅要推出你,还要为你树立一个人设,一个致力于推动人类、鬼童和谐相处的和平主义者的人设。”苏一舟说着,眼中似乎闪耀者光采,比房间内的灯光更加熠熠。

  之后按照苏一舟的计划,亚当斯对外做了宣讲通话,将人类、鬼童和谐相处的理念传达给了其它各研究所。

  不过两天时间,就得到了回应,是一封寄给亚当斯的匿名电子信件。

  蕾娜检测到信件之后,上报给了苏一舟,他简单地看了一眼,尽管信上的内容似乎不让亚当斯知道更好,但他在思考了片刻后,还是让蕾娜给亚当斯授予了查看权限。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限制着别人接收到的信息,有些选择需要他们自己尽早做出。

  医科室病床上的亚当斯,从玛德琳手中接过平板电脑,看着那条通知栏中的邮件提醒,迟疑了片刻后,点开。

  信有些长,他一字一句地阅览着,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定,时而悲愤,时而欣慰,时而惋惜,最终伴随着一次长长的呼气,他息了屏幕。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往事如跑马灯一般一幕幕闪过,良久才缓缓睁开。

  玛德琳此刻也读完了信件,对上他的视线,嫣然一笑,如同花朵绽放,给死气沉沉的病房增添了靓丽的春色。她轻轻道了一句:“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支持。”

  得此良妻,夫复何求...亚当斯心中感慨,然后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道:“给我准备一把轮椅。”

  ......

  所长室。

  咚咚咚!

  敲门声后亚当斯控制着电动轮椅走了进来。

  “亚当斯,你怎么来了?”苏一舟放下水杯说道,对于对方的到来,其实是在他的意料之之中。

  “呵呵,苏先生,您就别明知故问了,我不来怕是这警卫队长的位置就坐不稳了。”亚当斯笑道。

  “倒没这么严重,只是所里粮食依旧紧缺,我最近在考虑,要不要把一些老弱病残给清除掉。”

  “可惜呀,医生说我这腿伤并不严重,不会残疾的,看来我是不属于这老弱病残一类了。”

  “哈哈,那看来我得想别的理由了。”苏一舟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等笑够了,苏一舟说道:“信你看到了?”

  亚当斯点点头,“看到了。”

  “觉得怎么样?”

  亚当斯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措辞,“不得不说他们的诚意很足。”

  “是啊,确实很足。为了你,南澳区总统竟然亲自授意,将你原来所在的机构彻查了一遍,从上到下所有人几乎都被撸了个干净。不仅抓了一大批贪污腐败人员,还为你平冤正名。而且整个过程只用了两天时间,这速度,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苏一舟说完,没等亚当斯开口,又补充了一句:“他们的劝降条件也很优厚。”

  亚当斯听到这句若有深意的话,脸上面无表情,但心中还是一惊。好在他早已下定了决心,否则哪怕露出一丝动摇之色,都会在对方心中留下芥蒂。

  他不是蠢人,他知道,在这里从来没有接受劝降这一选项,一旦选了便是万劫不复。

  而且,南澳区开出的条件无论有多优厚,其实都是冲着他这个1所统治者的名头来的,而偏偏这个名头是个虚名,一旦被他们得知了真相,恐怕所有条件都会收回。

  对于亚当斯不为所动的反应,苏一舟很满意,他笑了笑,道:“你不动摇吗?”

  亚当斯迟疑了一下,然后对上苏一舟的目光,眼露真诚道:“有那么一刻。”

  “哦?那是什么让你坚定了下来?”

  亚当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苏先生,您说如果没有这件事,如果我不只是他们以为的1所统治者,他们还会为我平反冤屈吗?”

  大概是不会了,这是人性使然...苏一舟心中知晓,但是没有回答。

  亚当斯继续道:“我想我们的心中都有了答案。而且,南澳区这个国区的腐朽是写在骨子里的,它就像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癌细胞早已扩散至全身各处,查处一个机构,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他说完低下了头,话语中隐含着痛心疾首的情绪,苏一舟听得出来,看来这又是一个对国家失望至极的人。

  沉默了片刻之后,苏一舟朝他郑重说道:“有一天你会重新踏上南澳区,以主人的身份。”

  亚当斯闻言眼中闪过惊色,抬头,四目相对,皆带着几分坚定,“我期待。”

藐苍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