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到任务:拯救地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8章 神秘女人

  第二天,苏一舟相比往日早起了些,来到所长室,给自己泡了杯茶。

  看着茶杯中漂浮的茶叶碎末,苏一舟觉得,自己大概是最惨统治者了吧,连泡茶这种事都得亲力亲为。

  虽然他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人,也不习惯让人伺候,但是人嘛,偶尔也会想要享受一下不是?

  看来是该找个肤白貌美、身材一流的秘书了,也不需要会啥,能平时泡泡茶、打打下手就行。

  编号330以前做得倒是不错,只是她心怀鬼胎,终是葬送了自己。

  蕾娜虽然一直是在扮演着秘书的角色,但是那丫头,让她做些脑力活动还可以,一旦轮到体力活动就百般推脱。而且他也不好让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去端茶倒水,淘汰!

  玛德琳,她已经有一份非常重要的工作了,而且就她那软弱的性格,自己和她单独相处得久了,迟早会越界。而亚当斯又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不行!

  左莎,自从上次事件之后,两人话都没说过几句,放弃!

  还有谁呢?

  阿莲吗?

  好像还可以,嗯,找机会从玛德琳那里把人要过来。

  苏一舟平时接触的人不多,一时能想到的就这些了,而阿莲大概算是最合适的了。

  就在他心中定下人选之后,门被敲响,紧接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高挑的倩影亭亭玉立,长衫配上短裙婀娜多姿,领口低开展现傲人身材,眉眼浅笑,一副银色无框眼镜增添几分优雅知性。

  皮肤貌美、身材一流,这活脱脱的是一副苏一舟心中的完美秘书的模样。

  但是那张脸虽然精致却很陌生,苏一舟上下打量一番之后生起了警惕。

  女人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警惕,脚步交错间向他靠近,一双高跟鞋踩得地面嗒嗒作响,等到近前,踮脚坐在了办公桌上,身体下倾将两人的距离再拉近几分。

  苏一舟饶有兴致地看着女人的举动,没有阻拦,这副打扮、这番举动,必有所为,他想看看对方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女人感觉胸口下方传来的热气,脸显不悦,低头移走了茶杯,然后重新挂上笑容媚眼含波望着他,红唇轻启道:“小弟弟,姐姐有事想问你,你知道这个研究所的幕后统治者是谁吗?”

  “姐姐,我不知道呢,我只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好孩子!”苏一舟压着嗓子,带着娃娃音说道。

  他自然已经看出来对方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不过却故意不顺着对方说。

  女人一愣,然后道:“调皮,小弟弟你不乖哦!”

  “姐姐你也不乖,第一次勾引人吧。”

  女人收起笑容,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勾引讲究的是若隐若现、若即若离,你都快贴我脸上了,你说呢?”

  女人闻言讪讪一笑,拉开了些许距离。

  苏一舟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虽然这一身打扮得很妩媚,但是眉眼间却多了一分坚毅,英气与妩媚结合显得怪怪的。高跟鞋穿得也不习惯吧,那么用力都快把我这地板踩穿了。还有你走路时,双腿交错得太过了,实在刻意。”

  女人被拆穿,脸上浮现一丝尴尬和懊恼,但并不慌张,随后轻松一笑,从桌子上翻身而下,身手矫健绝非常人。她径直坐到了苏一舟旁边属于蕾娜的椅子上,又凑到他跟前,道:

  “呵呵,不愧是幕后操控1所的人,年龄不大,心思不小。”

  苏一舟看到对方如此坦然的模样,反倒心生奇怪,“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对于这个女人的身份,苏一舟心中有一些猜测,对方应该不是从所外来的,毕竟当防御系统开启时,外人是进不来的,而当偶尔防御系统关闭,监控也是一直运行着的。

  既然不是外来,那么对方就是所内人员。而所内人员苏一舟虽然认识的不多,但是肯定能查到信息,所以对方即使不说出身份,之后也可以查到。

  而女人并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我是所里的清洁工,奥黛丽·赫本,你可以叫我赫本。”

  苏一舟表示不想理她。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真的叫奥黛丽·赫本!”女人说完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只不过名字是我自己取的罢了。”

  “好吧,不管你叫什么,可是你觉得一个清洁工会穿成你这样吗?”苏一舟说着指了指她短到大腿的裙子和大开的领口。

  不得不说,那雪白实在诱人,苏一舟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呵呵,姐姐就当你是在夸我喽!”这个自称赫本的女人毫不自觉地笑着。

  苏一舟有些懊恼,自己明明才是这里的主人,怎么却反倒被对方拿捏着?想到这里,他干脆也倾了倾身,更靠近赫本,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故作轻佻道:“那姐姐来勾引我是出于什么目的?”

  面对他的轻佻举动,赫本有些不自然地挣了挣,但是没有挣开,于是给了他一个白眼,有些幽怨地说道:“你个没良心的,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你这研究所早就是左莎的了,而且你也早就死在了第三级走廊里了。”

  听到她的话,苏一舟疑惑了,随即想起左莎说过,占领研究所失败是因为走漏了风声,他恍然过来,“所以你是前几天和左莎一起叛乱的人,而你告密出卖了左莎?”

  “没错。”她还很自豪地搓手想要打个响指。

  虽然只是打了个寂寞。

  出卖别人什么时候成了值得自豪的事...苏一舟持着怀疑的目光再次打量了一下她,“你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她不应该和左莎是一伙的吗?

  赫本摇了摇头,“暂时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只要相信我是为了帮助你。”

  “好,我相信。”

  “啊?”赫本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这么轻易就相信了?”

  相信?笑话,你什么都不坦白,我相信个屁啊...苏一舟心中腹诽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和善的微笑。

  “如果我不相信你,你就会坦白从宽吗?”

  “额,不会。”

  “那不就得了。行了,你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我吧,好,以后你就是我的秘书了。”苏一舟爽快地说道。

  赫本闻言懵了,彻彻底底地懵了,什么情况?自己还没说什么、没做什么呢,怎么目的就达到了?

  随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拉远了距离,拉低了裙子,领口也捂上了。

  “你不会是对姐姐我有企图吧?我告诉你,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苏一舟此刻心中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刚你风骚入骨,现在装起大家闺秀,我裤子都脱了你却说我们只是朋友...

  “那我都让你接近我了,你总不能什么好处都不给吧。”苏一舟讨价还价道。

  好像有几分道理...赫本想了想,然后道:“那好吧,姐姐答应你,可以看但不可以上手。”说着松开了捂住领口的手,又露出如婴儿般的肤色。

  苏一舟吸溜一口,“成交!”

藐苍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