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到任务:拯救地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9章 防护罩的建造进度

  “一舟,这个女人是谁?”

  不一会,蕾娜带着大黑来到所长室,进门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穿的还颇为...诱惑。

  “她自称奥黛丽·赫本,你来的正好,查查这个名字是不是假的。”苏一舟道。

  赫本见到蕾娜进来,似乎知道她的身份,主动起身让出了座位,然后走到苏一舟身旁,有些不满地说道:“喂!你就不能对我多点信任吗?还有,当着我的面调查我,真的好吗?”

  苏一舟也不理她,看向蕾娜等待着她的回答。

  “查到了。”蕾娜说着走到了椅子旁,看着坐垫上凹下去的大坑,又看了眼赫本的屁股,眼神复杂地坐了下去。

  果然,她自己只能坐半个坑。

  “奥黛丽·赫本,23岁,南非区人,职业:清洁工。”

  “哦?”苏一舟诧异地看向了赫本,“你还真是一个清洁工。”

  “那当然,姐姐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那你这南非区人是怎么回事?”苏一舟看着她白净的皮肤,又看了眼大黑,一个似雪一个似煤,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赫本察觉到他在拿自己和那个站在蕾娜身边的黑人比较,有些无语,半晌才没好气地说道:“我祖上是白人,移居到南非区的,难道不行吗?”

  “噢。”苏一舟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看着他淡淡的模样,赫本恨得有些牙痒痒,深呼了一口气,强压下了愤怒。心里劝自己冷静的同时,也有些奇怪,自己今天怎么这么情绪化?

  这不符合她本该有的职业素养。

  一定是这家伙太可恶了,嗯,一定是这样!赫本心里确信道。

  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斗嘴了一会,苏一舟闲来无事,决定去看看防护罩的建设情况,带着赫本出了门,路上遇到了亚当斯。

  亚当斯的腿伤还没好全,不过现在没有坐轮椅,而是由一个小护士扶着,正是上次被苏一舟喊阿姨差点没气死的那位。

  亚当斯一瘸一拐地走着,右臂搭在护士肩上,手掌垂落,手指随着走路时的晃动,有意无意擦过小护士的不该触碰的凸起部位。

  这老色匹...苏一舟心中暗骂一句,以前倒真没看出来亚当斯是这样的人。

  再看小护士,脸色微红,显然有所察觉,不过不动声色,甚至微微挺起了胸膛。

  苏一舟恍然,高明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而亚当斯也注意到了苏一舟,以及后者身边的女人。

  尽管此刻赫本的领口扣上了两颗,但是那一身装扮还是将性感二字突显得淋漓尽致。

  亚当斯会心一笑,露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可当目光转到赫本的脸上,却怔了一下。

  “亚当斯,今天好兴致啊,带着小护士出来锻炼手掌...呸,锻炼腿部帮助恢复。”苏一舟走得快些,上前,主动招呼道。

  听到他口误,小护士脸色当即一红。

  亚当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手掌也缩回了一些。他余光瞥了一眼赫本,随后看向苏一舟,道:“苏先生,您这是要去哪?”

  小护士听到亚当斯对面前这个讨厌的小孩如此称呼,愣住了,一双望向苏一舟的眸子充满了疑惑。

  “我准备去看看防护罩的建设情况。”

  “哦?防护罩已经开始建设了?住院几天,我消息都闭塞了。那我正好闲着,也陪您去看看好了。”

  “嗯。”

  一行四人,一个中年男人扶着一个年轻护士,一个少年男孩领着一个年轻秘书,来到了川名翔太郎的住处。

  听到敲门声,川名翔太郎开门后,看着奇怪的四人组,一愣。不过待看清是苏一舟和亚当斯,赶忙请进屋内。

  “翔太郎先生,最近可好?”落座后,苏一舟寒暄道。

  我的名字是川名翔太郎...川名翔太郎心中无力地吐槽了一句,毕竟翔太郎听着像是中亚区人对某种昆虫的文明叫法。

  他抗议过这个称呼,但显然没什么用。

  “还好,除了吃不饱,其它倒也没什么。”川名翔太郎给四人端来茶水道。

  苏一舟和亚当斯喝了一口,而赫本和小护士没有动。

  赫本是秉持着身为秘书的自觉,所以没有去动,而小护士则是看前者端坐着,便也没去喝,也保持着端庄文静之态。

  无声无息之中,女人之间的较量开始了。

  起因,只是不想被人比下去。

  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较量,苏一舟自然无法察觉,他听到川名翔太郎的话后,呵呵一笑,“翔太郎先生这是对这里不满呀!”

  “是啊,我感觉意见还很大呢!”亚当斯也附和着。

  “哎呦,您二位大人物就不要打趣我了,我是真心非常感激你们能救我出来,比起失去自由,我宁愿饿着。”

  他只是饿了一时,但却已经失去自由许多年了。

  “你放心,川名翔太郎先生,粮食的事我已经有了主意,这几天就能解决。但是要想真的长期自由下去,还得依靠你的防护罩才行。”苏一舟信心满满道。

  “这个您也可以放心,我比你们更渴望自由,所以我一定尽快造好防护罩,守卫住您的研究所。”

  “你错了,不是我的研究所,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川名翔太郎闻言一愣,然后握了握拳头,振奋道:“嗯,我们共同的家园!”

  小护士听到他们的对话,此刻已经有些凌乱了,怎么听这个意思,好像那个男孩就是1所的统治者呢?

  她双手扶着亚当斯的手臂坐在沙发上,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女友,但是眼中却带着茫然注视着苏一舟。

  “对了,翔太郎先生,防护罩的建造进度如何?”苏一舟问道。

  怎么又叫回了这个名字,嘛,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川名翔太郎已经放弃了挣扎,“现在我在做的是合拢防护罩,初步合拢后大概能够抵挡一发手雷的爆炸威力,之后我会继续加固,不出意外的话,不到一个月就能挡下坦克的炮火。”

  川名翔太郎说着转过了茶几上的一台电脑,上面是研究所外围的监控画面,画面上,隐约可见一层如透明薄膜一样的东西笼罩着研究所。

  “那这个防护罩合拢后,我们还能出去吗?”小护士好奇地问出了今天到这的第一个问题。

  “当然。防护罩并不是时时触发,人可以自由进出,只有当受到足够大的威力冲击时才会起作用。大概就是一个人朝防护罩扔砖头这个威力。”川名翔太郎细心解释道。他也有留意到这个小护士,毕竟能跟在这两个男人身边的女人,也一定都是不可得罪的。

  一番闲聊,苏一舟对防护罩的建造进度有了了解,之后,趁着赫本去厕所的时机,亚当斯将他拉到了一旁。

  “苏先生,您今天带来的女人是?”亚当斯开门见山道。

  “我的新秘书。怎么了,你认识?”

  “嗯,她来研究所有差不多一年了,见过几面。可是这个女人的来历很神秘,突然上头发话空降到了这里,而且还只是做一个清洁工。”

  苏一舟闻言沉思,既然是来了快一年了,那么就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可她又为什么接近自己呢?

  “苏先生,她的来历不明,而且,她...”亚当斯说着想象出赫本的曼妙身材,用双手各自画了一个正反S的曲线,“她这样,怎么会只是一个清洁工?您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她一定是另有目的的,而且不瞒你说,是她主动接近我的。”

  “嗯,既然您知道,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相信您一定比我更有办法。”见到赫本从厕所出来,亚当斯叮嘱了一句就走开了。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赫本,苏一舟在想,是不是要严刑逼供一下呢?可他又觉得对方真的没有恶意。

  算了,这念头谁还没点小秘密呢?

  “怎么?刚才亚当斯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了?”赫本走到苏一舟面前说道,同时摆出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姿态。

  “你猜?”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定是说我来历不明,要你小心点是吧。”

  苏一舟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看到他的眼神,赫本就知道自己说中了,挺了挺胸口得意道:“怎么样,姐姐我聪明吧?我可不是你以为的胸大无脑的女人。”

  苏一舟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走开,背对着回了一句,“你这不是聪明,是有自知之明。”

  身后随即响起了跺脚声。

藐苍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