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煞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约(52)

  门外星光灿烂,杨朔坐在门槛上,望着天上的群星。

  他自己也想不到吴山青会愿意跟他回来,更想不到吴山青愿意在他的床上歇息一宿。

  可是想不到的事情都已变成真的!

  杨朔静静地坐着,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吴山青沐浴时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好像是很容易联想到那里去。

  想到这里,他的心跳忽然有点加速,有点紧张。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间“嗤”地一声轻响,一缕劲风向杨朔面门射来,到了近处杨朔才发觉是有人弹指作劲向他示意,那缕指风到了面前便即化作一缕微风,从杨朔身上拂过。

  发出指力的人就站在前头黑暗处,刚好让杨朔远远瞧去瞧不见。

  但那人的眼神却锐利之极,仿佛能够直透杨朔的心头。

  杨朔陡然间心头一震,已知道那人是谁了。

  他缓缓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他脚步一动,黑暗里的那个人随即转身走去,似乎并不担心杨朔不追上来。

  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很快走入了一座密林。

  星光自天宇间洒落,稀疏散落在枝叶间,那人一回头,杨朔便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弗叔!”

  直到这一刻,杨朔仍旧尊重着沈轻弗。

  沈轻弗微觉讶异,心中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也不知是感慨还是感动?

  他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杨朔道:“我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虽然隐蔽,但是以财势通天的人来说,现在才找到我,还嫌晚了些。”

  沈轻弗忽然发觉杨朔在他面前说话已没有先前那么卑微,这让他心底有点不好受,冷冷道:“你不想知道我来这里干嘛?”

  杨朔道:“您应该是想来看看我,看我变成了什么样子。”这话坦然得让人觉得意外。

  沈轻弗缓缓道:“我实在未曾想过,短短几个月,你的变化如此之大,大到我都快认不出来。”

  杨朔眼中忽然有了痛苦之色,道:“或许这才是我本来的模样,以前在您面前被压制得太重。”

  沈轻弗冷笑道:“这么说我对你还是很差的了!”

  杨朔摇了摇头,道:“不算差,但也不至于好,可是我始终感激着您,感激您这些年的授业、养育之恩!”

  沈轻弗心头忽然一阵激动,忍不住蔑声道:“你不必感激我,我这样做不过是想利用你罢了!你也为了我杀了不少人。”

  杨朔很快接口道:“但那些人作的孽都很重,我杀他们并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对于您来说,这也算是行善。”

  沈轻弗道:“你知道什么,那些人不过是我以前的部属!”

  杨朔失声道:“你的部属?”

  沈轻弗道:“不错,那年我修习半心要典,一度入魔,那时节集聚黑道上数大恶人为恶。只不过这些年基本上都让你杀得干干净净了。”

  杨朔恍然道:“难怪孙如海那天见了我的功夫直接发疯,原来是从我这里看到了您武功的影子。”

  沈轻弗继续道:“等你把我最后一个部属杀了以后,半心要典便有小成,那时候一碰到血腥,就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大杀特杀。就像那年我随手杀了吴家与刘家一般”

  沈轻弗道:“杀人无意,跟着顺手夺财。”

  他口气说得极淡,杀的仿佛不过是牛羊,“那年我翻阅《半心要典》,一时入了魔障,恰好遇上刘吴两家相聚,我杀心一起,便将他们杀得个干干净净……”

  说到这里,瞥眼看到杨朔目中已有怒火冒出,随即傲然道:“……人既已杀了,钱财若是不取,还不是为他人所得?钱财既已取了,这两家闻名于世的刀法剑谱自然照单全收,你还记得我教给你的那一套刀法吗?那便是脱胎自于乱花刀与掠影剑。”

  杨朔忽然觉得后背已有冷汗沁出,缓缓道:“那您传给我半心要典里的一些秘诀,就是为了让我发疯?”

  沈轻弗说到此刻,也没有什么可再瞒着杨朔的了,道:“我自家也不确定我到底要走正途还是邪途,索性培养一个人出来,看看这人走什么途径,我跟他相反就是了。”

  杨朔望着沈轻弗,目中流露着的也不知是悲?是哀?是怒?还是痛!

  瞧见了这样的眼神,沈轻弗竟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虽然也看着杨朔,可是不知怎的,又仿佛不是看在杨朔身上!

  眼珠子里映着的是现在的杨朔,心里闪过的却是年少时的杨朔的模样。

  “这孩子果真变了!”

  但变的却不是他所预想中的模样。

  他又该变成什么样?

  沈轻弗的眼神又渐渐回到杨朔的身上。

  或许只是杨朔刚好开口说出的那么一句话,“弗叔你养我,是不是只是为了毁了我?”

  沈轻弗竟有些激动,牙关咬得微微发出“格格”之声,他忍不住想说,“不是,并不是……”但这些话还未到嘴边,已变成了一声凄厉的长笑,笑声陡然中断,冷冷道:“你怎么想就是怎么样!”

  杨朔苦笑道:“我能怎样?我又能怎样?”一连说了几句,突然双脚一蹬,凌空翻了几个跟斗,消失了踪迹。

  沈轻弗心中一震,瞧着他渐渐走远,一时间百感交集,竟然不知如何自处。

  杨朔如飞掠走,来到住的小屋前,随手推门进去,只待喊吴山青快些走人,谁知道床铺上空空如也,人早已走了。

  原来吴山青一直都是假睡,杨朔与沈轻弗对话之际她在一旁偷听,又在杨朔离开之前悄然离去。

  杨朔惘然片刻,忽然纵声长笑,笑声未歇,转过身子向山下掠去。

  杨朔茫然独行,过了两天左右,才自我调节过来,这时他也想通了,“有些事已经发生了就发生了,再苦恼也没用。”

  这天中午他才路边一间小摊吃完午饭,忽然动了去寻找韦客礼的念头。

  他知道韦客礼游踪无定,根本不知道如何寻找,但一有了这个念头以后就不理会那么多了。

  谁知道他刚走出去不久,那个摊子的老板跟着追出,口中叫道:“客官停步!”

  杨朔念头微动,展开轻功迅速掠去。

  只见沉沙飞扬飘动,竟似已去得远了,那老板停步咋舌道:“我的妈呀!”

  语声未了,肩头已被人轻轻拍了一拍,听得一个声音道:“是不是找我?”

  却是杨朔的声音,那老板只觉一股寒气袭上心头,双腿忽然软了下去,杨朔含笑挽起他的身子,将他倒转过来,道:“不好意思,吓到了你!”

  瞧见杨朔的笑容,加上感觉到了他身上的热气,才稍稍放心,知道不是鬼,便道:“刚刚有个人托我告诉你,三天后东去十里有一处密林,老朋友要跟你了结一些事。”

  杨朔道:“还有吗?”

  那老板摇摇头。

  杨朔松开了手,道:“你话已传到,回去吧。”

  那老板拱了拱手,回身就走。

  杨朔望着他的背影,瞥眼间忽然瞧见前面大道上一条人影迅捷无伦的隐没了。

  若是杨朔晚看过去一会儿,那是绝对什么都看不到的。

  杨朔喃喃道:“有些事怎么逃都逃不掉的,我去就是了。”

无心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