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之曦:重凝深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亿系城:最后的凡间烟火

  这个星系并不是天然的星系,而是由无数空间站、无数推进器、无数舰船和无数航天器组成的超大星系,随着越发的靠近也证实了我这一观点。而我在舷窗外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我的舰船,它伤痕累累地靠近我,并且启动了逃生舱回收程序。就这样,我再一次回到了我的舰船。

  “停靠请求通过,请到第五大停靠区停靠,亿系城欢迎你。”奇怪了,我明明没有发送停靠请求。

  舰船貌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飞速飞向那个星系,原本近似恒星的光点变为了无数空间站的万家灯火。我是万万也没有想到,大战爆发成这样,居然还有如此规模之庞大的幸存者聚集地。我莫名其妙接受了这个城市原住民的欢迎,也莫名其妙地驶向了这个星系。希望、期盼与忐忑,我的心情是无法准确形容的。

  舰船最终停靠在了一个空间站的停机坪之中,不同于我所认知之中的空间站,我的舰船停靠上去舰船的朝向没有转向于出口。我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我最终的归宿会在这里到来,不过这相对于死在无人之境来说是最好的选择的。一个常人无法接受的选择,对于我而言却是珍视却遥不可及的人间烟火。

  “没想到战乱之后这么久还有人会加入我们。”

  “小子,亿系城欢迎你。”

  “这是亿系城城区介绍,请过目。”

  「亿系城目前居住人口达到两千亿以上,其城区半径15万光年,直径30万光年。亿系城分为十大城区以及30多个小城区,大型商业、执政、医疗、教育、工业等都在大城区之中,小城区只负责人口居住。城区内除了工业建设外禁止使用舰船,要去其他地方请使用对接缆轨。」

  我看着眼前的几人,想必是这种城市的高层领导。他们都对我十分热情,我有不懂的地方他们都十分热情,尤其是带我乘坐对接揽轨的时候。简单来说这个东西舰船的逃生舱通过指令,然后通过这座城市的特殊轨道以近似跃迁的速度抵达各个目的地。远离算是十分简单、十分易懂。

  还有就是这个城市的移动的方式,他们用的是百分比推机器去推动这座城市的。假设舱段甲的质量为一千克,而舱段乙的质量只有舱段甲的10%,那么这种百分比推机器就以那10%的推进力度去推舱段乙。换句话来说就是舱段乙的百分比推进器的推进力度,只有舱段甲的百分比推进器力度的10%左右。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其中一人叫出了我的名字,我也不得不相信舰载智能说的话是真的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能叫出我的名字!为什么每个人都像背了档案一样?就当我陷入这些问题的时候,对方都改口了,他们只管我称作为先生。像是一个剧本不小心露出了马脚一样。

  “这个城市的医疗水平怎么样?”

  “大部分基本都能完全治愈。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因为我得了一个无法被治愈的疾病,现在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我才想问一下,我想看看我这个表情还有没有生还的可能。”

  “照你这样说,我们应该是无法治愈了,世人皆相信战争提高科技水平,但他们不知道我们倒退了多少年。互相警惕的时代,变成了从前相互取暖的时代。你与其这样问,还不如问我们的葬礼特色,我可以考虑你和葬礼区的人学习一下,学习一下如何看待生与死。”

  我被对方的话弄得有些无语,我也看待过生与死,但是最终都抵不过“不甘心”三个大字。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怎么执着,明明要做的都已经做了,难道是放不下某种牵挂和执着吗?对方把我安排在了第19号城区的一个空间站的宾馆里,看着对方的眼神,我明白了对方还是希望我去参观殡葬行业的。

  按对方的意思,我休息了几日后就要第8号城区参观了。我收拾好了所需的行李,在第19号城区入住后就去参观了这座城市的娱乐系统。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座城市有赏金猎人这个职业。我大致观察了一下,这种巨大的城市赏金猎人十分稀少,并且含金量十分地高。但有个致命缺点,赏金猎人并不受欢迎。

  管理层看中赏金猎人的执行力和镇压力,平民百姓排斥赏金猎人的暴力执法,一言不合开枪打死平民百姓也是常有的事情。我想当赏金猎人,但很可惜原本的赏金猎人并不看好我,他们认为我连枪都拿不住。在别人看来我身后圆滚滚的尾巴是某种装饰品,但只有我清楚那缝合在我身上的。

  不过我差点忘了一桩正事,要在这个城市买尿布。但我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对于我而言这城市的尿布可没有考虑有人会长出尾巴的情况,于是乎我买的尿布就无法形成一个内裤的样子。不是被撑开就是破了,没办法的我只能买尿片,并且一次性要花三个尿片。在屁股下垫两个,还有一个就正常展开。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个城市的尿片根本不防漏,每次排气屁股后面都能湿一片。我不光要给自己洗屁股还要洗衣服,在衣服烘干之前我只能把被子裹在身上然后瑟瑟发抖。又是尾巴湿了还要连同屁股一块洗还不容易干,如果所谓新生活的入场券是指这个生活那我宁愿不要。

  说句实话我发现自己记忆力逐渐上升了,基本上手腕上的装置不会发出蓝色电弧了,除了生态机芯变成了橙红色以外其他一切良好。城市娱乐项目还挺不错的,但仅限于那些大人之间,因为这里的娱乐设施极易引发争吵事件,大人基本上有实力硬碰硬,大不了打一架花点钱就完事了。

  但我一个和宝宝差不多身高,还一副婴幼儿面貌的人就只有被打屁股的份。屁股被打红了,再加上频繁洗屁股的原因我得了所谓的红屁股。我也分不清哪块是被大人打红的,哪边是因为病情导致的红屁股。而我两盒药一起用会导致我过敏,而且那群可恶的人还会拽我的尾巴,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很疼吗?

  反正我一个将死之人也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去参加娱乐活的,而我要参加赏金猎人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以暴制暴。上次我在商场参加娱乐活动,随便说了两句就被一个人拿甩棍打屁股,我只记得他把我按在桌子上,被用力打了好几下,最终被打破皮流血了。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虽然没有当上赏景猎人,但就在我把伤养好当天就有组织邀请我加入他们。这个组织全都是被大人无缘无故殴打的孩子,且他们有枪,装备堪比城内镇压骚乱的正规军。而且敌对关系网也特别简介,赏金猎人、支持赏金猎人的、反对他们的都要死。

  也许是看在我体格幼小的份子上,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履带式机器人,它可以发射催泪弹、烟幕弹、榴弹,还有两挺机枪口径12.7毫米。并且在这个组织里我可受宠了,而且这里与熊诺年纪相仿的孩子与我关系都挺不错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很快就得到了第一个任务,这次是一个群众举报一个赏金猎人在商场里聚众赌博。

  组织给我了3C级工程证,还有一个权限证,并且我的补助达到了0.5的水平。很快组织的人就从四面八方抵达了商场,在组织里有一个条约,凡是对方在行凶或者有行凶预兆可以开枪,但最好先用催泪弹。这个商场许多个明显的人在给赏金猎人放哨,我让履带式机器人在我右边行驶。

  其实我们也不用像正规军防着敌人,只需要放轻松。不用怕人跑了,因为在此起人群中的孩子全都是我们的耳目。我们与那些孩子之间有许多暗号,比如上厕所、找朋友玩、回家分别对应着目标在上面、目标在附近、目标开始逃跑了。在这些暗号下我们很快找到那个赏金猎人,并且他毫不在意。

  “身为赏金猎人私下聚众赌博,并且妨碍城市秩序。”

  “哪来的小屁孩,快给老子滚开。”

  “再加一条,寻衅滋事,所有人听令,给我拘了他。”那个赏金猎人突然站起来给了我们队长一个耳光。

  我们队长二话不说直接掏出枪扣动扳机,现场响彻几声枪响后顿时安静了下来,还有那个瞑目的尸体。接着队长下令现场参与赌博的直接铐起来,我看见了那个拿甩棍打我屁股的大人,在争得队长同意后我独自将他处决了。商场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但许多城区与赏金猎人的争执大部分都是我们解决的。

  在此期间我也见识到了城区里的老百姓对我们的评价,有的人说我们是猎杀那群恶魔的勇者,有的是我们只是年幼稚嫩产生的英雄梦罢了。虽然评价褒贬不一,但比起那些只知道拿钱说事的家伙,我们无非是讨要几包廉价的零食或者糖果。那些赏金猎人出场费动辄就是好几万,无论事情大小。

  当我把事情告诉了之前接待我的人后,对方让我快速搬家搬到接近管制中心的地方。有些地方警察管不到,正规军过去也过于麻烦,所以那些地方的治安特别差,这也造就了那些赏金猎人暴力执法的局面。而我把对方说的话告诉组织的时候,没想到对方说总部就在那个人所说的位置。

  管制中心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给平民百姓居住,那就是第1号城区,也是规模之大、经济繁荣昌盛的好地方。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如今日新月异,总部很可能不在了。算了,本就是一时兴起想给那帮人一点教训而已,如今恩怨一笔勾销,接下来就当是给小孩子过家家了。

  但这样一来我也进入到了那些高层的监视范围之内,由于之前答应对方的参观的相关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如今进入到了对方的监视范围之内也少不了一些催促。广告等垃圾短信轮番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要是换作别的市民可能会向监管部门举报。但我可没有那个胆量,我去举报没准他们会瓮中捉鳖。

  眼下还是和这群小孩子过家家要紧,但这样一来也给我造成了更大的困扰。垃圾短信上升为了市区中心的广告,还有不少人在我面前发短信咨询。我本以为继续隐忍下他们也可以做出让步,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在组织成员的面前强行把我绑走。当我在此睁眼之时,我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后面的人把我往前推了推,并且顺势把门打开。我被推了一个踉跄,在险些摔倒了一瞬那人把门关上了。完全陌生的环境,一个巨型的落地屏障,再加上夜景城市的投影,我完全摸不透他们要干什么。安静的环境只有大字声音,我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只是有些被约束的滋味,我所有的举止都是格外小心。

  “你好,我是来参观殡葬行业的。”脖颈处的语言辅助器亮起来指示灯,而我本身也不自主地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奶音。

  “你就是克雷·诺曼是吧?我真搞不懂为什么那群家伙要你这么一个年轻人来参观,算了无所谓了,你先把资料背熟再来找我吧。”说着她将一份资料扔到我面前。

  「一类一号送葬服务,把骨灰装进胶囊里面,再把其放入氦闪炉内然后打入真空的环境,胶囊会在真空中爆炸形成一个短暂的气云。一类二号送葬服务,无法使用氦闪炉的直接扔到真空内,然后使用反物质炮弹打炸。这个服务为坐标烟花,坐标为死者生前选的幸运数字,将其与所有炮台的服务区进行对比后就可以得知哪个服务最适合死者。」

  「在已有炮塔的服务区内的,直接采用一类一号送葬服务。不过一般会在死者逝世前就与其确认,不在服务区内的就协商换一个数字,坚持不换的就只能采用一类二号送葬服务。一类一号就是让其在制定坐标,以其为中心地绽放气云,二号就是直接销毁没有气云绽放。」

  「第二类就是使用生态球,此类没有一号那么复杂,换句话来说就是没有选择幸运数字这个环节。这类方法是使用直径为3到8厘米之间的生态球,然后将胶囊植入其中的方,死者遗愿规模越大或者越多,生态球的种类和直径也会有变化,种类有卫星、星系、恒星等。其最大直径不超过8.5厘米。」

  「死者类型,第一种无名无姓,在亿系城内只有通行证,此类死者只能使用一类送葬服务。第二种有名有姓,在亿系城内有一级工程证且补助达到0.3,有通行证、权限证、没有犯罪记录可选二类送葬服务,二类最低也是卫星生态球。注:一级工程证是最低的一个等级,0.3也是保底补助。」

  「最高送葬等级,次条件:有4B级工程证、补助达到0.8,有三证。三证分别为权限证、管理证、工程证。优条件:必须是亿系城首领,有5A级工程证、补助为1,还要有五证。次条件可选的生态球为黑洞、白矮星等,优条件基本上是星域气泡,胶囊也是鲸母海体外观的胶囊。」

  正当我看着资料的时候,我突然听见门外有争吵声,像是在争吵着我参观的问题。我仿佛听见那个人在与管理层争吵,虽然不清楚他们在争吵什么,但我应约听了一句:“亿系城要散了,大取暖时代以及过去了,之后大家又要相互为敌了……”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后那个人走了进来。

  我明知故问参观的事情,对方只是让我在1号城区随便找一个有休眠舱的旅馆,找不到就去医院,医院肯定有休眠舱。之后就是把时间尽量弄满,休眠舱的时间弄满最起码也有将近一亿年的时间。只要我不和其他人说,我的东西就会帮我搬到我的舰船上,舰船会送往我所在空间站的停机坪。

  听到这些消息我只是将资料放在一旁,医院虽然肯定有,但冒险系数太高了。我稍微动用了组织的力量找到了一家有休眠舱的旅馆,随后我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那里。抵达旅馆后我屏蔽了一切信息,看着幽暗的房间我走向休眠舱,将时间调满后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躺了进去。

  休眠舱开始通入休眠气体,此次休眠时间是一亿年。我透过穹顶,仿佛看见了亿系城正在逐步的瓦解,我也看到了所有人的落魄式结局。我感到很无奈、很窒息。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无助,我到这个城市里还没满三个月,这个城市就解散了。那些舰船、那些空间站正在朝着远处前行。

  「星海联合制约合众国并未成立,那无非是年幼的孩子看见同伴的离去,产生的无力感与幻想罢了。他从未登上王位,从未掌管天下。」

  「守护者这个职业也许是某个历经苦难、饱经风霜的孩童在死亡之前幻想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小小的童话世界而已。」

  「熊诺从未逃离过那个魔鬼之地,所有的救援、所有的治愈不过是她临终前的幻想罢了……但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被侵害的时候就幻想着奔赴童话世界了。」

  「科技联盟协会从未发展起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群喝醉的流浪汉,被欺负后的幻想而已。他们站在世界的底层,也因为这次踏上了幻想成为国家栋梁的道路。」

  「米娜从未变成过糖娜,也从未逃离过那个地方,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机器人多看了她一眼后的幻想罢了……」

  「那个少年从未逃离过那个是非之地,这一切无非是一个他躺在血泊之中最终的幻想罢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落魄的,从未发展起来,从未被有所耳闻。在或许这个故事无非是被蹂躏的一个作家梦,在不经意间被那个早已失望透顶的孩子折成了纸飞机,而最讽刺的是这个纸飞机行为得起来过,世人从未见识过这个纸飞机飞起来的掩盖。最终的结局无非是被雨水冲刷,历经数万亿年连原子都灰飞烟灭。

  「国理自编译系统正在连接脑机接口,连接成功。使用者:克雷·诺曼,编译者:克雷·诺曼,正在下达指令。指令编号:3533331,代号:航行日志,请尽快完成相关内容并上传至国理自编译系统终端。正在提供航行日志编写入口,提供完成……正在提供完整的记忆模块,模块拟合度95%以上……」

  我的面前突然出现的无数线缆以及一块平板,难道这是要我写航行日常吗?在这幽暗且没有声音的环境……

陨落星空·幻想 · 作家说

由于最后的片段出现了国理的自编译系统连接脑机借口的情节,而之前的情节并没有出现所谓的自编译系统,所以综上所述我会尽快修改之前的章节的漏洞并且增加这个自编译系统的由来

下一章预告:航行日志

算是简述这本小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