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之曦:重凝深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泰迪熊

  「气味分析资料,由于其原理过于复杂,在此就不向诺曼哥哥一一解释了,熊诺就直接上资料结果呈现了。熊诺闻到的气味是草莓蛋糕与草莓棉云糖的结合的味道,诺团团闻到的是热可可加入棉云糖的气味、巧克力曲奇,诺绒绒闻到了奶油冰淇淋加棉云糖的气味。」

  看着这个平板上的数据,我有些释然了。以后不会有人喂我流食了,我将气体转换面罩缓缓摘下,朝着舰船上的医疗室缓缓走去。我独自一人躺在手术台上,手上拿着简易手术装备,一点点将奶嘴以及相关的微设备取出。流食半导管、半氧气管、双恒定导管架、流食胃导管……

  这些是我赖以为生的装备,也是我渴望再戴一会的设备。我呼吸着劫后余生的气息,还没呼吸多久便失去了吞咽能力。就在这时管理局发来了新的指令,让我给两位已经死亡的两位原住民整理物品。本来这件事在自然生存空间被置换前就该说了,但是不知为什么现在才说。难道是想表达我欠他们的吗……好像还真的是……

  管理局发来了空间站坐标,让我尽快赶过去。按照坐标我来到了一个空间站,似乎是因为偏僻,或是不会有什么势力来到这里,这座空间站很新。停靠完成后就立马有一个指引广播让我去大厅,而舰船通风口掉出了一张卡片,上面刻着两位早已死亡的两位原住民那腼腆的笑容。

  带上卡片我来到了大厅,不出意外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几个机械臂套着祈福者的衣服,很显然这里早已人去楼空。那些光鲜亮丽的长袍也支撑不住那光鲜亮丽的词语。机械臂给了我一个早已不知过了多久的地图平板,没有了多余的电力,再加上平板的元器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地图时而有时而闪烁。

  在这时金钟之声响起,卡片上赫然出现了50分钟的字样。至于这张卡的作用,应该是一张门禁卡。我走在路上,恍惚间仿佛听到了金钟的声音。而原本作为自然生存空间原住民随时随地调取档案的地方,也随着自然生存空间的置换而直接过载了。没有任何理由,黑压压的一片毫无意义。

  按照地图设置来到了一处地方,输入档案编码取下档案,缓慢撕开封条用读码器进行读码。其中一个机械臂送来了纳物箱,存放在柜子底下的盒子被弹出。我按照要求将档案物进行分类归纳以及整理。但是眼睛却始终放在熊诺的平板上。而在一堆杂物里,一张纸凸显出来,这是……

  环境突然温和起来,夕阳的余晖与海水相辉映,海浪拍打着橙黄的沙滩。我朝着天上的执勤船骂着,因为我和两位原住民的关系没有明显增长,所以被毫不留情地扔在了海里,我费了半天力气才爬上来就被通知,“啥时候和两位原住民关系融洽了,啥时候回去。”

  我看了一眼背包,所有的食物和水只够我吃3天,所以这是有时间限制的吗?一天只吃两顿那也只够4天啊!他们是什么想的?脑子的智商全部凝聚在下半身?最可气的是,他们是管理局安排的执勤组,要是他们不是执勤组,我非要调动所有双线阵把他们扫成筛子。

  看了一眼生态手表,好家伙,足足200个执勤任务,还特么限时半天,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看向一旁,一个两位原住民正和一些类似于精灵的原住民玩耍。既然是要融洽相处,那先从她开始吧。我慢步向前,打算和她打个招呼。她突然转头看向我,内向的性格使我欲言又止。

  “请问有什么需要可以帮你?”我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期期艾艾地吐出“没事”二字。

  我急忙跑开,在一处灌木丛下歇息,擦干执勤眼镜上的水分,因为内向我不敢主动和他们说话。从灌木丛看着他们在一旁嬉戏玩耍,感觉很这份工作很值得。在完成一些工作后,列表里无缘无故出现了新的任务。这让我明白,我和他们的关系,不是靠任务显示的,而是靠内心。已经一个月了,执勤十几次,和他们的关系却一直在原点。

  我再一次看向他们,原本的嬉戏玩耍停了下来,他们转头看向我。再一次慌张跑开,我讨厌自己的内向,但是没办法天生性格就这样吧。跑了几分钟,一个两位原住民突然跑到我面前停了下来,凭着本能反应,我成功地摔了一跤。我翻过身闭着眼睛忍着疼痛,奇了个怪了,平时摔跤不会有这么疼啊。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遮住了眼睛。我站了起来想把东西取下来,却被两位原住民牵住了手,那手的感觉软软的,特别温暖,我不敢硬拉,怕伤着两位原住民,就这样被一个小手牵了好几分钟。被牵着的感觉突然停下,随之是夕阳光照入眼帘。

  “你好,我叫波比,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们是三兄妹,这是我们家族成员里最小的妹妹。”

  我脑袋一热,周围的声音瞬间小了很多,我看了一眼生态手表,200条任务瞬间归为一条——“向他们介绍自己”。放下生态手表的后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些许期待,也许是在等我脱口而出地自我介绍。看着他们真挚的眼神,又似乎带有一丝祈祷,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对于我而言过于称重。

  “你……你们好,我叫……叫克雷……诺……诺曼,是你们……的守……守护者,你们叫……叫我诺曼……就…就好了,很高兴……认识……你们。”在期期艾艾的话语下换来的不是嘲笑声,而是雷鸣般的掌声,掌声来着身后。我在他们的掌声里听见了接纳的音符,也看见了我在未来能够干好这份工作的影子。

  前面的两位原住民以投影的形式消失了,前面是投影?掉落在草地里的可端控机瞬间起飞,好像是管理局专门为那些不熟悉环境的守护者打造的。生态手表更新了全新的任务——与身后的两位原住民拍一张大合影,刚刚的两位原住民把我拉了过去,并把我推到了中间位置。

  “3、2、1,茄子!”一道闪光刺过脑海,我看着手中的大合影,慢慢哭出来声,那张纸是我当守护者刚开始一个月的吧。当初的反馈我不爱说话,音色中夹杂着吞吐,但终归是印上了“合格”。我继续将档案物放进纳物箱,一些细小的东西先放在角落,大的放在靠中间的位置。一个毯子突然出现在眼前,这毯子是……

  在守护者空间站中的会议室,我无心开这场会议,说来说去都是反对外界入侵自然生存空间的会议。正当我百无聊赖地玩弄手中的笔时,导师比了一个散会后手势,并且貌似让我过去。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让我和前辈多多沟通,不要一意孤行。导师走了之后,我从储物柜中拿出一个大型包袱。

  包袱之所以会这么大,是因为该带什么不该带什么,导师并未说明清楚,只是一味。将反入侵资料塞到我的手里。对于前辈来讲他们把这种情况叫做“守夜”,执勤适当的时候就停下来休息,至于有什么情况生态手表会放电,直到脑子清醒为止。要带的也就水杯和保暖的衣服,晚上比较冷,也可以什么都不带,执勤舰上面有饮用水。

  对我一个没有守过夜的守护者来说,自然带的东西比较多。我看着面前的两个行李箱微微一笑,两位前辈从身旁走过,手指对着我指了指,嘴唇动了几下却没有开口说话。我知道今晚只是守夜,不是直接驻扎防守,但我还是不放心带来两个行李箱。开完会后基本接近晚餐时间,同为第一次守夜的杰西卡却表示相信前辈,只是带了水杯和保暖衣物。

  今天是我和杰西卡第一次守夜,守护者中心决定开一次纪念性意义的派对,当然是在执勤之后。守护者这个职业还在不断完善,挂着预备带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一棍一枪到现在的浮空雷达、定向麻醉弹……这些装备对于我一个新人而言过于沉重,似乎成为了我永远卸不下的担子。

  如此多的东西让我有一丝怀疑守护二字是否是假的,非法入侵的侵略者不少,也让我见证了那些入侵者在法庭上的垂死挣扎。至于另外的一些情况则少之又少,典型被流传下来的案例有小孩和流浪汉,我也没有时间验证真假性。我看着手中的文件,不由自主地退向一边。

  电铃响起,我放下手中的任务前往餐厅,一路上还能看见执勤单位的成员,还有那些对我指指点点的前辈。到了餐厅我找了个位置坐下,坐在我对面的则是刚刚的前辈。他们入职比我们早一些,一些地方他们的经验更多所以他们先上岗,但终归还是一届守护者。

  “小伙子,听我说两句话,不要带行李箱了,手忙脚乱的时候根本用不到这些东西。”餐盒发到每个星引的手中,我没有理会前辈,只是低头吃了起来,避免这些指指点点的消息尽快上岗。前辈也没多说一句,看了我几分钟就拿上衣服离开了。电铃再次响起,我擦了擦嘴拿上衣服朝着停机坪走去。

  前辈站着安检处,背靠着墙,仿佛等候多时。“小伙子你怎么就不听劝呢?都说了忙起来东西基本用不到……”没等他说完,我双臂张开过来安检。登上了执勤舰,输入了指纹和插入了驾驶卡。只要前面红灯亮三次,前辈说啥都是无。眼前的红灯迟迟不亮,我心里有些慌,前辈缓缓靠近执勤舰。

  慌张之下我启动了反应堆,巨大的启动声让耳旁产生了耳鸣,鸣声渐停。红灯开始闪烁,不知怎么了,刚刚被反应堆的声音吓了一下,手握着方向感应杆不停地抖,执勤舰宛如被病毒黑入,冲向了星门。舰外的微型的杂志与舰体表面不断摩擦,不断产生大量火花,海关或许察觉到了不对劲,发来了减速警告,可是我现在无法减速。

  我下意识将方向感应杆向后拉,但速度像是被钉死一般,不减反增,低速由0变成了2712米每秒。速度不断增加,受到无能层断速干扰,速度恢复正常。随之而来的反应堆组的全体停机,引擎熄火,舰体系统全部死机。在这惊魂的暗夜,舰体像流星一样受到大气干扰。天空飞过巡查自动端控机,在给舰体实施减速处理。

  终于,熄火的引擎重新被唤醒,探照灯重新照亮路途,但反应堆始终没有反应。舰船一落地就受到剧烈震荡,这一次撞击,让舰船误以为撞到了小行星,弹出了供呼氧面罩。我坐在驾驶室喘着粗气,如果没有巡查自动端控机恐怕命就没了。下了舰船我开始检查,反应堆组共30个,烧毁了24个反应堆组,从上面白色粉末看一个是自动降温了。

  引擎烧毁了24组,无法启动,探照灯内芯损毁,防陨玻璃出现了多处裂痕。这要是找前辈来的话……我估计明天就是遗体告别了,但要是导师来……还是遗体告别,在我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三万字的英雄自传和1万次的不同死法。这时,我想到了杰西卡·贝露,她今天也是守夜。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快速打给了杰西卡。

  “杰西卡,我想问一下执勤舰多处损毁还可以修好吗?舰船反应堆组烧毁了24个,引擎烧毁两组,探照灯内芯损毁,防陨玻璃出现多处裂痕。”

  “你这是驾驶不当撞星门上了吗?”从电话那头,可以听到她在憋笑。

  “不是,我打开了反应堆,然后摸了一下方向感应杆。”

  “你知道问题出哪吗?反应堆无法和那个破杆子同时进行操作,反应堆是反入侵时候用的,打开反应堆是为了激活武器。而那破杆子,是执勤时候才能用的,操作杆子可以进行地面扫描,规避障碍物。打开反应堆杆子会在30秒内自动锁死,这时候该老老实实用那个操作台吧。”说了半天更没说一模一样,果然求星引不如求己。

  晚上温度比较低,那风已经吹得我瑟瑟发抖了,刚刚操作失误,把系统搞停机了。供暖无效,温度不管向左向右都是供凉。行李箱的锁十分复杂,刚刚那次撞击彻底锁死。要是老老实实穿执勤服都好,还能保暖,但我穿的是自己的衣服。要是这时候能睡着,绝对是被冻晕过去的。我靠着舰船一侧,不断哈暖手,蜷缩着身子闭目养神。

  “正在实施电击!”我突然被电醒,一睁眼发现一切都比较茫然。

  看了一眼生态手表,才想起来这会儿要巡查了。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发现异常,巡视完一圈后又回到了起点。唯一不同的是,舰船旁边多了一个厚实的毛毯,还有一个字条:“诺曼先生,你睡着是我发现你不停地打寒战,晚上应该很冷,如果不嫌弃就请盖着毛毯睡觉吧。”看字体不知是谁写的,但我真的被这份温暖感动了。

  我盖上了毛毯,却是暖和了不少,就这样一觉睡到了天亮,但我真的对得起纸条上的先生吗?角落里一个泰迪熊正在默默看着我,我把泰迪熊轻轻抱起,这一凝望仿佛又说了些什么。大雪纷飞,炉子烧着为大家暖和着身体,明天就是这些小家伙们期盼已久的圣诞节,话说今晚的圣诞前夕确实冷。

  “快睡吧,不然圣诞老人就不会来了。”我给他们讲着关于圣诞节的故事,哄他们睡觉,因为晚餐后他们玩得比较开心,还有点意犹未尽。

  “可是刚刚窗户外面有黑影……”

  小家伙的手指着窗外,黑影?难不成有入侵者?但是真的是入侵的话生态手表早该报警了啊……我内心产生了一丝不安,万一黑影是真的,恐怕是调虎离山之计。我要是出去了,小家伙们怕不是要有危险了。我呼叫了巡查无端控制机前来调查,生态手表上显示着无端控制的朝向,怕真的有入侵,就一次性呼叫了10台无端控制机。

  顿时,窗外想起了打警报,红蓝灯光混杂着子弹穿过雪地的声音。哀嚎声响彻天际,我放下图书,看向窗外,难不成真有入侵?带上厚实的外套,走到户外,鹅毛大雪给眼镜弄上一层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星引形坑,但没有黑影。难不成被反制兵带走了?我心里有一丝不安,回到室内,我观察着窗外。

  “守护者先生,出什么事了吗?刚刚那个黑影……”

  “没事了,出这么大的事,守护者中心会安排我陪你们度过明天的圣诞节。”我将地上的泰迪熊捡起来放进了他的被窝里。

  “你看,这不是有泰迪熊和我吗,安心休息吧。”我将图书捡起,把上面的故事念了出来,故事讲述者圣诞老人给世界每一个角落送来了平安和礼物。

  金钟声响起,我的泪水沾满了镜片,手中拿着那泰迪熊不停颤抖。哭声与凝视成了对比,我把泰迪熊紧紧抱住,耳旁依稀还能听到“守护者先生”。眼前的泰迪熊成了模糊的影子,一边是哭声与崩溃,一边是希望与曙光。一边是自甘堕落,一边是获得救赎。

  自暴自弃也好,行尸走肉也罢,哪怕把凶手推上刑台无数次也不可能让亡灵、冤魂复活,更不可能把生灵涂炭恢复原状……把泪水擦干,泰迪熊还是原来的泰迪熊。空间还是原来的空间,哪有什么时光逆转,只有灯光下不争气的自己。辗转反侧,却始终是个不起眼的配角。

  我将泰迪熊放进纳物箱里,把吊坠轻轻挂着它的脖子上,泰迪熊的眼神好像告诉我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两个超跃迁求救信号发射器放在了泰迪熊前面,显示屏上显示着“暂无生命体征”。所有档案物已全部规整完毕,将箱盖缓缓盖上后,手已经抖得很厉害了。

  箱子放进机器里经过齿锁固定、激光对焦、血液样本锁定就完成整理了。箱子出来时上面刻着两位原住民的名字、生命编码,还有一句话:“金钟之声响起,愿每个生灵都能找到归家之途”。我颤颤巍巍地抱起箱子,此时我意志全无。泪水划过下巴,滴在了箱子上面,喃喃自语回彻这个房间。重新踏上出去的阶梯,祈福者已等候多时。

  它们从我手中接过箱子,并且放置在了舰船上。这里距离新的目标有点远,所以可能会导致我剩下的时间不够用。当时为了让自然生存空间能够完全撤离,所以保留了唯一的星轨,也就是说这时候星轨完全不存在,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无法跃迁。我回到舰船上,开始了这次的长途旅行。

  在整理物品的时候,我向它们多要了一个箱子,将奶嘴洗干净后和平板一起放了进去。舰船此时进入了自动行驶,我趁此机会做了最后一次手术。我将肠导管以及当时的植入体拆了下来,并且当成了医疗废物丢进的垃圾桶,至于那个尿布我放入了箱子里。而我的眼镜开始显示无服务,也对,是时候让它休息了……

陨落星空·幻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