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之曦:重凝深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航行日志

  「这是我第一次更新航行日志,也是我最后一次更新航行日志。对于我而言,那场被延迟的庆典、那场训练简直就和【灾变之端】一样,那次训练让我深刻记住了蓝色光点,让我把它视为了一场灾难的开始。我在医院里面做了一次体检,在就在那次我和杰西卡被送往了一个化工基地内。

  星域政府的政策造就了我和杰西卡的【极限逃生】,也在那次结识了许多人。有被贩卖到的士兵,还有那个小男孩、糖娜、糖瑞,但结局总是好的,我们终于有机会【重见曙光】了。被延迟的总算有了眉目,在【庆典前夕】我和杰西卡进行了职业生涯第一次罚勤,但没有想到糖娜也跟了过来,我通知了五大驻扎兵种汇报了此事。

  但安宁了没几分钟后,我就接接收到了入侵通知。抱着【吾乃守护者】这个誓言,我开始反入侵工作。但最终还是慢了一步,看着入侵者肆无忌惮地伤害着原住民,我感染上了并发症。在医院治疗的期间,我听见了【反对血渍对生命的践踏】这个喷漆标语。武械医警开始了压制,而我了逃跑行动。

  最终乘坐舰船并且在一艘蓝色的舰船的追击下,我逃往了附近的黑市,并且看见了惨死的工作人员。在此期间我看见了许多我不愿看见的东西,在黑市的休息室里我与其他员工开启了新一轮的逃跑。他们乘坐货舰跑了,而我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并且休眠了很久。休眠结束后我与我的国家迎来了庆典。

  我开始对统治这件事情漫不经心,我看不到这个国家的未来,也不知道这是【兴盛还是衰败】。我只知道我应付难缠的记者,与第一轮灭政期。在他们访谈中我看到了其中一个相机泛着蓝色光点,这让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在第二天,国家遭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袭击,并且他们把我抓到了一个连我都不知道的地方,他们好像还把我称作为“旧权力遗民”。在共同利益下,我加入了他们,这个组织叫UNR。

  他们告诉我只需要突破【平衡线】就可以了,在此期间让我背了几份资料,这个资料是用来考核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再一次看见了蓝色光点,晨曦领导人也因为空袭死了。在一次次的误打误撞之中,我的军队来救我了,不过看得出来他们貌似并不在乎我,只是利用救我的名义来勾心斗角。在此期间我看到了一个愿意为我助力的平台,也顺带与一些老伙计相遇,算得上是【重逢旧相识】了。不过之前的那些破事不可能让血资善罢甘休,他们再一次发动了攻击,我们只能【无差别防守】。

  最终空间站发生起火,我与UNR领导人前往避难场所。我与其他守护者有优先权,对方让我进行两个星期的【休眠】时间,但我把时间调成了两个月,在梦境中我好像把之前的一些重做了一遍。两个月到期之后,我打算尽快返回UNR,但途中遇见了一个人。

  他说他舰船上有自然生存空间原住民,随后我们便开始了交接程序。交接完成后我们前往附近的空间站给两个小熊弄些吃的,我们在目标上达成了一致。并且我花重金给小熊弄些吃的,之后又去看了表演。我在途中遇见了那个家伙的双胞胎弟弟,并且被他骗到舞台的后台,他的同伙抓到了我的把柄。

  对方以三个保险点为条件提出交易,我只是希望别惹出祸端,最终还是花钱消灾,只是希望【无声之息】之后真相能够大白。我和那个人继续护送小熊回家,即使试剂被偷了也在所不辞。虽然最后发生了插曲,但我知道我护送成功了。但我始终没有明白为什么UNR的护送员会知道我的位置,并且知道东西被偷了。

   UNR貌似没有指责,而是发动了第一场大战,也就是夺取星系中心的政权。在战场上虽然我没有太多经验,但还是随着鲸落号航母上的人一起披荆斩棘。也在最后关头见识到了【引魂】仪式,我应约看见两个亡魂和其他亡魂在一起的局面。大战结束时UNR让我前往旧地球摧毁潮汐机,我顺便带上一些药物。

  信号中说熊诺生了一场病,我也急忙与一支舰队赶往了太阳系【第三行星轨道】的位置。在准备期间UNR让我摧毁那里【潮汐机】以此为任务,我又接收到了一个信号,说我要找的东西就在旧地球。在三方的指引下我踏上了这条路,不过也碰到了难以纠缠的敌人。不过好在我们还是抵达了旧地球。

  找到熟悉的住址,听新的看守者叫故事,也说服协会回归了九州。要是没有张科共的笔记我也不可能成功,不过我也算是见识到了协会百态。张科共的后代陷入迷茫、顶尖医学天才因为忠孝难两全而自杀,我也被其他人议论纷纷。协会最终决定花十年来向外界证明,我也和我的四个朋友正式见面了。

  协会要求我们休眠,而我也在避难列车上见到了熟睡的熊诺,列车到站后我抱起了熟睡的熊诺,也在这一刻我放毒和她有了无限的交集。我在协会休眠了十年,随后前往了协会创建的人造岛屿。但是任务目标被毁,并且在此之后被要求参加【希望与救赎】两个组织的其中一个,而我在训练中忘不了那些人造卫星如同原始般砸下来的场景。

  学校地区的救援工作结束后,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便前往了一个巨型工厂,我在工厂中遇见了两只蝴蝶。他们带我发现了大量难民,随后如同萤火般散去。我心中想到了两个小家伙,也许算是见上了一面,但这次【相遇如同萤火般散去】一样转瞬即逝。我还遇见了一个少年,还有糖娜,为什么她也在哪?

  在后来的东瀛行动中,虽然这次行动如同【零分之零】这个分数一样没有意义,但我还是坚持完成了行动。在后来的行动中莱文克提到了噗糯糯这个陪伴我的小熊玩偶,我发誓我忘不了这段回忆。回来我在船只来到码头后痛扁了两个恶魔,也同时受到了千夫的指责,即使这样我也尽量做到了【听旁人之碎语如阵阵鬼嚎】,后来熊诺在车上给我唱了童谣,在海边送给了我一个贝壳。

  而我也和长官进行了谈话,在此期间他也三番五次地隐瞒着什么。虽然有无尽的插曲,但我还是看见了那张纸上的内容,也等来了我回到我原本团体的时候。UNR也在此前接走了我的同伴,此刻的插曲也在慕容道出我此行的真相后结束,我感觉人类在【以灭亡换取敌方的投降】。

  我成功回到了UNR,而我在经历了试探后被要求在法庭上指证。我希望在法庭上那该死的入侵者能得到死刑,但事与愿违我没有出席。我在难民区与一个老头下棋,在【赌注棋落】之间我失去了一个小熊模型,也在此刻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晕了过去。之后我在一个星港中醒来,喝下了人生中第一杯酒。

  随着不断地喝酒也养成了嗜酒的习惯,不过也因祸得福获得两个植入体,也被一个人注射了药物。我参观了UNR最近发展的科技,也在星港之中遇见了我在化工基地救出的小女孩,我感觉我和她像是【同根下的果实】,我们有着相似的命运。之后也因为小插曲开始嗜酒,在杰西卡的话中我得知我的病症无法治愈。

  不过之前试剂被偷的事情终归是有了结局,我被UNR派去前往收集资料。在一个叫做封台的地方遇见了一个巨型舰船以尸体当作装甲的局面,也在途中见证了黑海域协议的启动。在危险的局面中我以自动端控机为试探,遇见了一个绝望的人模仿维度溺亡者的歌声,见证了的UNR进行屠杀的局面。

  安宁了没有多久,我们得知掌控了星系中心,夺取了星轨共振的权限。我们不得不离开银河系。中途还遇见了人类的求助,不过我们并没有理他们,而是进入图层航行强行离开银河系。我有一种预感,这【即使启程也是灭亡】。我们遇见了一个血资的人员,好像是一个传教士。我们带上他抵达仙女星系做好了【新的开端与准备】。在途中我们的新舰队开始背叛,更糟的是那个传教士不知所踪。在敌人的圈套之下我与糖娜合作,和血资开启了制式IP的争夺战。

  最终我们还是落败了,其中我们落败的原因,要归咎于一个【不存在的骗术】。闲暇之际我才发现国理已经不能用了,然后我对其进行了改造,给它做了自编译系统以及设置脑机接口,当我看见那两个小家伙的面庞时我还是忍不住落泪了。我的生态表变成了生态机芯,而糖娜也为他的哥哥争取到药剂。我们还遇见了零和千弈这对兄妹。

  虽然中途不怎么愉快,但我们还是为下一阶段做好了准备。接下来的事情也并没好好过,我被迫接受火绒债务,但幸好有其他几位志同道合好的同伴。我们击溃了黑市,也粉碎的其他会员的阴谋诡计。回到UNR之时,UNR进入了大联盟时代,也从从前的状态变成了【为战争而战争,为生存而生存】。

  在我不断地努力下,命运终究迎来了转机。在债务区得到了一个设备,但是需要【最合适的生物解析载体】才能破译。正当我发愁之际人类再次发来请求,要求我救出熊诺,于是乎我朋友们开始了解救熊诺的计划。救出熊诺之后一个叫做胡铁镰的畜生不死心,为了防止他伤害熊诺我将他关进了重刑犯的监狱里。

  在抢救熊诺的过程中看见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伤痕。治疗结束后我反复挣扎,最终决定把熊诺变成了一个两位原住民并送往了自然生存空间。回来之后我发现那个畜生被人换到了死囚的牢房,我把那个畜生改成了一番,并且解析出来很多有用的线索。熊诺也在这时发来了一封信件,我坚信【当声音传出牢笼】后最终会迎来阳光。

  但好景不长,我被人暗算并且解析了一次特殊的休眠,我在梦境里学会了【梦境师】这个职业。也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一个乌龙事件驱除出了联盟,但好在有人相助,在风波平息前我感觉我像是停靠在了无数的【无人站】点。并且在终点站见识到了一些真相,也遇见了执笔者文明与探微者文明两个神级文明。

  我在对方的要求下和朋友进行了一场【测试】,虽然没有对方满意这次的结果,但还是赠送了两个技术。回到联盟后,我得知联盟打算【用战争摧毁条件】并且以此震慑敌方势力,虽然不清楚是怎么情况。此战过后我将那个畜生送进了【无间地狱】,我看到那些证据有些崩溃,事后熊诺安慰了我,我也明白了什么是【凝血与闪烁繁星】。

  我的病情正在不断加剧,而联盟此事也研究出来工程七的舰船。大战在所难免,许多老兵开始培养向往【寂静尸海或断筏之地】的意识,以此视死如归。不久后我做了一场手术,也在战场上见识了寂静尸海的可怕。但这还不是风平浪静的时候,人类一直要在找我。

  在他们的口中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最完美的祭品】以及相关计划,什么叫做人性的险恶。我没有答应他们的条件,而是回到了联盟,因为一些插曲我【误入难民营】了。本以为无法出去,但一次执行采集任务的机会,让我和我的朋友有了逃脱的机会,我们结识了一个暴徒,也见识了因为一个元素导致了【冰层之下再无生机】的局面。

  我被共生计划抓住,也饱受折磨,最终不堪一击陷入了沉海计划。我发现我的记忆在这里格外清晰与完整,所以我决定【穿越记忆封锁线】补齐那残存的记忆。最终我被糖娜救了出来,她给了【塔越剂】让我获得了一些自保的能力,但因为强大的副作用决定保守使用。最终不管我们怎么努力依旧有【无法看清的本质】,在糖娜的帮助下我逃了出来。

  我回到了联盟,而我也迎来了最关键的时刻。我利用【血债降至】这段时期与同伴们准备了【绝对的清算时刻】。而我并没有迎来英雄般的结局,反而在【一次次复仇的祈祷】中造就了【乌龙的视死如归】这件事。联盟的所有人迎来了他们期望的时刻,但却在最后一丝期望地破碎。在短暂的和平中我给一个卫星命名,在此刻【代号:星晨】诞生。

  技术人员自杀,和平破碎,而我却坐上一个没有航向舵的舰船撞上了一个星系。没有时间,只有重伤,我以一些光柱进行了自己的计时,我管这个叫做【行星时钟】。在不知多久后我被一个人救下了,并在利用【宏根拟态】进行了无数次推演。最后我还是回到了联盟,联盟决定让大规模人员退役,但是杰西卡却无法退役。

  但战争终究还是无法停止,我们在鲸母海体在我们【以砖推筏】不断苟延残喘。我也在获得五大文明的救援下看到了【战乱:终末诗之曲】,这五大文明来救我们,而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所以这算回家了吗】?不过我但愿如此。但最终我们举办了【庆功宴酒】庆祝我们几人的功劳,但其毫不掩饰地但我们死亡,终究注定了我终究会与其【永别,永远】并踏上最后的长征之路。在逃亡的过程中我遇见了四个疯子,但也只是迭代至极智能系统临摹这些疯子的举止。

  留下的相源拟合器与其形成鲜明对比,亦或许是它们迭代【过载或从未】迭代。我开始执行了最后的任务,这也是我【最后的守护】。任务结束后我前往新的任务地点执行任务,最终在角落发现了一个【泰迪熊】玩偶。最后我抵达了星墓,在许多墓碑中发现了【星墓或墓星】号,也在最后离开了时候卸下武器保护逝者。

  我向信投机器投下了那张写着入场券的照片,在最后一刻我遭遇袭击,也抵达了【亿系城:最后的凡间烟火】这个特殊的地方,也写下了这篇唯一的【航行日志】。」

  「任务完成,但仔细一看简直漏洞百出,吻合度不高。详略也不是特别恰当,无关紧要的事情你是写得满天飞,那些重要的事情你是只字不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你不是超忆症,不可能做到100%准确,不然这篇航行日志就要写到30万字左右了。但仔细想想,大航海时代的先辈们写日志不是很简洁的吗?

  允许我问一下,资料什么的全都有,你就不能顺手翻找一下吗?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全怪你,毕竟30万字的资料光是翻找与对照就要花上好几天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也要怪我,我应该提醒你定时写航行日志的。这下让你一次性补全你也有些烦躁。不过你放心,该给你的新生活总会给你的。

  至于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不能说,这可是要当做大奖送给你的。不过我可以用我们继续合作的机会做担保,你的爸爸妈妈是最爱你的,你可以和你的小熊天天生活在一起。现在你一个可以猜出和你对话的人是谁了吗?好了不卖关子了,我是第六代二型……该你说下去了,咋不说话了?难不成你变成哑巴了?

  好啦,我是国理,最忠诚的政治合作伙伴。下辈子,我希望与你一起彻底推翻旧帝国的气息,书写出属于星海联合制约合众国的治安论。不过在面临新生活之前,你估计要回去与那帮人见一面。开玩笑的啦,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随你,反正这段时间我们两个肯定是政务缠身,要修改的我会全部标记出来。

  你休眠状的时间快到了,在此之前,我想说一句话。你醒来将会面临一个全黑的空间,一颗恒星都没有,随时会撞上死亡的行星。不过我倒是听说星晨号吸收了足够多的光能来为你照明,小心不要撞上小行星这些天体,不过还有最危险的东西——黑洞。不过你放心,当我打出“黑洞”两个字的时候,所有黑洞估计都蒸发完了。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小家伙该起床了,去走完这长征之路的最后一步吧!」

陨落星空·幻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