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某人的荒岛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终章 第二人生

  杨帆到了海边,很多人投来了讶异的目光。

  杨帆于是和他们解释了一下,自己在荒岛度过了五年的生活,以及为什么流落到荒岛上。

  周围的人们的思绪似乎被拉到了五年前,当时海上似乎出现过一次大风暴,海上的船只被损毁了无数,在国家的大力搜寻下,挽救了四成的落难者。

  那一次,很多企业一夜之前破产,货物的损失,人员的伤亡抚恤金,以及设备的损失,让许多企业血本无归。

  一个大叔开口说道:“我姑且叫你小伙子吧,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还能够从大海里面活着回来,要是我,怕是活不过一个月。”

  其他人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我觉得你们好厉害啊,我也想去荒岛生活,我一直幻想着,却没有踏足的勇气。”

  嗯嗯,确实是这样。

  等我没有了牵挂,我一定去体验一下荒野求生。

  要是我有钱,我买一个荒岛,我也去试一试。

  ……

  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气氛越来越热烈。

  杨帆和刘芷也一起一直说着,仿佛怕这是一个梦境,到时候一醒来就变化成泡影。

  ……

  交谈了一个下午,人们也说得乏力了,带着杨帆他们来到了警察局。

  杨帆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和这个女孩在五年前落难于荒岛,不知道我们的身份证还有没有保留。”

  警察道:“那怕是没有了,我重新给你们办一张吧。”

  在办证的同时,警察和杨帆他们絮絮叨叨,了解杨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要不是工作期间不能够饮酒,警察叔叔怕是要搞几杯酒,再来一盘花生米,正好是杨帆有故事,叔叔有酒。

  警察先是给了杨帆和刘芷一人一套衣服,再带着杨帆他们清洗了一番,换上了崭新的衣服,终于一副人模狗样了。

  杨帆在警察局等了一天,终于拿到了两人的身份证,警察叔叔自掏腰包,给杨帆和刘芷各买了一张高铁票,再每人送了五百元。

  杨帆没有拒绝,他现在正需要钱,但是杨帆也要了警察叔叔的账号,警察本来不准备要钱的,但是拗不过杨帆的坚持,还是把电话和银行卡号给了杨帆。

  杨帆和警察告别之后,带着刘芷就离开了警察局。

  打了一个车,刘芷和杨帆一起来到了高铁站。

  看着人来人往,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杨帆道:“阿芷,我们就此别过啦,希望后来的你能快乐,后来的人生精彩万分。”

  刘芷笑道:“哈哈,帆哥你怎么这么油啊。”

  杨帆道:“我可是高质量男性,哪里油了,说完还摆了一个pose。”

  杨帆和刘芷并不是住在同一座城,因此在上高铁的时候并不是在一起。

  ……

  就这样,两人的轨迹再次分岔。

  杨帆靠在柔软的高铁座椅上,听着熟悉的瓜子花生矿泉水,这位先生抬抬脚,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他侧着脸,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心情十分宁静。

  ……

  很快,杨帆就来到了故乡。

  他站在自己的小厂子门口,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厂子没有倒闭,似乎还更加辉煌了。

  他朝着大门走去,然后就被保安给拦下了。

  保安道:“你是什么人?这里进出需要证件,麻烦出示证件并做好登记。”

  杨帆先是和保安解释了一番,然后照着保安的流程做完,才被保安放了进去。

  杨帆走了进去,发现原来的泥土路已经被修成了水泥路,里面矮小的房屋现在也有好几层高了,还重新翻新了一遍,上面挂着杨帆物流平台有限公司。

  杨帆目光不停扫视着,想要把这一切装进去,不知不觉间,杨帆走到了门口,玻璃门就自动打开了,杨帆慢慢走了进去。

  房间内有很多间房间,看样子是办公室,在杨帆观察这里的时候,前台糯糯的说了一声:“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杨帆道:“请问你们这里的老板是谁?”

  前台愣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被问这样的问题,但是职业素养让她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说道:“您好,我们的老板叫做杨帆,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前台后面还解释了一句。

  杨帆愣了一下,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他竟然是老板?还是说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人,毕竟他的名字也算是烂大街的那一种。

  杨帆道:“这里是谁管事?”

  前台道:“我们这儿管事的叫做君莫愁。”

  杨帆脑袋嗡的一下,半晌没有说话。老幺没死,哈哈,老幺竟然没死。

  杨帆激动的道:“把他叫过来,赶紧把他叫过来。”

  前台难为的道:“您好,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您必须要出示一下您的证件,以及说明一下为什么要找我们的主事人,我要经我们的主管同意后再由主管通知。”

  杨帆道:“啊这,你还是借我手机打一个电话吧。”

  前台将手机接给杨帆,杨帆竟然不会用了,在前台诧异的目光下,杨帆闹了一个大红脸,不过杨帆还是拨通了熟悉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过似乎带有一丝疲惫。

  杨帆道:“老幺。”

  电话那头的传来了颤抖的声音,连忙道:“你是谁?”

  杨帆闭了一下眼睛,缓缓说道:“还有谁这样叫你,兄弟啊。”

  老幺带着哭腔,说道:“是你吗?帆哥,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杨帆道:“我在我们曾经一起打拼的地方。”

  然后楼上传来了急促的关门声,只见老幺的身影极速的出现在一楼。

  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老幺跑过来,给了杨帆一个重重的拥抱。

  即使杨帆这几年来变化很大,但是一个眼神,就知道这是杨帆无疑了。

  老幺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头发也被染上了白霜。

  他感慨到:“帆哥你的变化真的好小啊,仿佛定格在了五年前,除了黑了一点。”

  杨帆道:“真的只是黑了一点吗?”

  老幺哈哈笑了几声,然后拨通电话,将幸存的几个兄弟都叫了过来。

  在上次大灾难中,杨帆的一伙兄弟还剩下了五个,分别是老幺、李世杰、林凡、刘大柱和王安,他们很快就赶了过来,几人久久相拥。

  前台都看傻了,公司几大巨头都来到了这里,还如此失态,前台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了,在想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

  杨帆道:“你们这个前台招得还不错啊,十分的耐心。”

  老幺道:“阿慧,你想要什么奖励,这是我们的大老板,你尽管提。”

  前台蒙了,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一位几年没见过的竟然就是大老板。她支支吾吾的说道:“不用啦,这是我的本分工作。”

  杨帆道:“今天我太高兴了,奖励一年工资吧。”

  前台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激动的连道:“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杨帆先是打了一大笔钱给之前的警察叔叔,然后就和几个兄弟喝酒去了。

  杨帆靠在桌子上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着。

  老幺道:“老大啊,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我总感觉你吉人天相,我们才一直帮你顶着公司。”

  杨帆道:“没想到我的公司竟然没有垮掉。”

  老幺道:“还是王公子帮你把所有的赔偿给补了,他说之前你帮过他一个大忙,他还是帮你这最后一次,还留下了一大笔资金。”

  杨帆道:“原来是这样啊,那要好好谢谢他了,他去哪儿了?”

  老幺道:“不知道,联系方式也断了,似乎太有钱了,连公司也关了,他说他已经没有追求了。”

  杨帆……

  杨帆和他们继续聊着,很快就聊到了死去的弟兄身上。

  本来是不打算聊的,但是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情,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老幺满脸泪水,一遍嚎哭着一边说道:“老大啊,我对不起阿浩啊,我眼睁睁看着他被卷进漩涡啊,呜呜呜,我差一点就抓住他了啊,就差一点啊,呜呜呜。”

  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杨帆默默的站了起来,将酒倒满,然后撒在地上,连着撒了三杯,红着眼眶说道:“兄弟们,我杨帆对不住你们啊。”

  杨帆一口将满杯白酒下肚,然后又倒满,有喝完一整杯,他无力的靠在椅子上面,一言不发,其他的兄弟也喝了很多酒,迷迷糊糊就这样睡着了。

  ……

  刘芷一蹦一跳的回到了家,老家还是那样充满着时光的气息,黑色的泥土小路,旁边长满了野花野草,每家每户都栽种着一颗大树,这是刘芷平时乘凉的地方,大树后面就是一排青砖小屋,屋连着屋,家家户户都没有做院子,因为会妨碍邻里交流。

  刘芷来到了熟悉的房门前,房门还是一如既往的打开着,门前的秋千似乎在向刘芷打招呼。

  刘芷踟蹰不前,心里十分纠结,可谓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在刘芷纠结的时候,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隔壁的英婶,另外一个就是……

  两个人的目光望向了刘芷,刘芷竟然有那么一丝惶恐。

  阿芷!

  一声凄厉而又带着惊喜的叫喊声,将刘芷的所有情绪都打飞,刘芷哭着喊道:“妈~”

  然后跑过去,将她妈妈紧紧抱着。

  英子婶惊呆了,她连忙跑进屋,大声叫道:“刘芷他爹,出大事了!”

  一个穿着白汗挂,踏着拖板的男人出现了,他扣了扣鼻子说道:“啥事啊,英子婶。”

  英子道:“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男人背着个手,慢慢的走了出去,不过见到的一幕似乎让他淡定不下来。

  到了晚上,刘芷的妈妈开心的道:“阿芷啊,油焖大虾、红烧肉、糖醋排骨、都是你爱吃的,多吃一点啊,之前受的苦,咱们后面补回来啊。”

  刘芷微笑着,点了点头嗯了声,然后大口吃着菜。

  刘芷的父母微笑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他们从未感觉到如此幸福。

  刘芷一遍吃着一边嘟囔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听得老母亲直流眼泪,说苦了孩子了。

  ……

  光阴似箭,时间很快就过去一个月了。

  杨帆回来后,前面几天还好,后面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东西,让他似乎提不起精神,他将公司变卖给了别人,把钱和兄弟们一起平分了。

  杨帆道:“兄弟们,你们奋斗了这么久,应该好好休息了,这些钱你们拿好了。”

  他们没有推辞,兄弟之间不需要太过于虚伪。

  杨帆拿到钱之后就踏上了旅程,本来兄弟们是要一起去的,但是杨帆拒绝了,他说他想一个人散一下心,下次再和兄弟们一起去。于是他们也没有强求,互相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杨帆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之前登陆的海滩。

  此时已经临近黄昏,海水中已经没有嬉戏的人们了,不过海滩上面还有许多的人在散步。

  夕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世界镀上了一层金色,杨帆坐在礁石上,心情平静的看着眼前来往的人群,感受着微风轻轻拂过脸颊。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倩影进入了杨帆的视野,杨帆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五彩缤纷起来,他的世界似乎变得完整了起来,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烦恼了,这时候,这道倩影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眼神投射到了这一边,与杨帆四目相对,然后两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岁月可曾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