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苟也是种生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 野心

  标题:“从《牵丝戏》看素衣阁——一个野心勃勃的高端汉服品牌”

  作者:春秋尺笔

  “就在八天前,作为山城本地的资深汉服爱好者,我在参加九州同袍赏活动的当天,有幸参加了由素衣阁举办的闯关活动,”

  “不幸的是,我最终止步于第三轮第二关,”

  “嗯……虽然本人经常自诩才富五车,但由于经济原因,我对于极为烧钱的香道所知甚少,于是便被刷了下来。”

  “我不否认我参加活动的初衷是被那丰厚的奖励打动,但当我进入了第二轮以后,一点不带水分地说,各种考题给我带来的满足感已经远远超过了奖励本身。”

  “我相信,已经有许多汉服和传统文化爱好者已经通过各个平台海量的转发视频里看到了这次活动的各种考题,在这里,我就不过多赘述了;”

  “但我想特别说明的是,无论是大家关注度最高的【曲水流觞】和【雪梅冷香】,还是存疑最多的【稻杆露】和【宋式七汤点茶】,在事后我请教过相关专家后,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些东西的复原度都是极高的,我毫不怀疑素衣阁为此花了数年时间。”

  “当然,本次活动里,最令人惊艳和出乎意料的,是它的最终大赏——《牵丝戏》!”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首从格式到填词,从风格到唱腔都完全可以独成一派的经典之作;尤其是把戏腔融入到歌曲副歌里,让人惊艳的同时,也很好地传播了华夏的传统文化,”

  “可以想象,随着这首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传播开来,歌坛必然少不了一大堆的更风之作!”

  “那么问题来了……”

  “素衣阁作为一个汉服品牌,既不是娱乐唱片公司,又不是官方的文化传播机构,为什么会花那么大功夫复原和创作这些东西?”

  “难道仅仅是为了把这次活动搞的轰轰烈烈,从而打响品牌么?”

  “本人苦思良久,最终得出了结论:是,却也不完全是!”

  “素衣阁作为商家,弄出这一系列令人惊艳的东西,本意自然是为了打响品牌,从而吸引足够的关注和流量;”

  “但是任何一个稍微懂点商业的人都知道,作为一个高端到近乎奢侈品的汉服品牌,你只有客群流量是不够的——毕竟在常态下,绝大部分人很难掏出上万元去买一件素衣阁最便宜的汉服;”

  “也就是说,哪怕这次活动搞得再轰轰烈烈,对于素衣阁来说,引来的依旧是无效流量,以本人对复原和创作工作难度的了解,这次素衣阁付出的成本远远高于它的可见收益。”

  “那么,素衣阁这次当真是亏本赚名气?”

  “经过精心推演后,本人得出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并不是,素衣阁这次得到的东西远远比常人想象中的更多!”

  “我前面说过,常态下,绝大部分人很难掏出上万元成为素衣阁的客户,”

  “但是……如果素衣阁通过一系列行为,让消费者处于【非常态】状态呢?”

  “还记得素衣阁有个号称【古墓派沙龙】的会所么?”

  “在这次活动里勾起大家兴趣的曲水流觞、煮茶、稻杆露、宋式点茶、香道等等东西,可是都能在这个会所里直接呈现的东西。”

  “当这些具有浓重华夏文化元素的东西,被素衣阁这次轰动全网的活动首次展现在大众面前后,理所当然的,这些东西就会成为素衣阁的招牌和符号,一想起这些,不由自主地就会联想到素衣阁。”

  “那么这些东西当真仅仅只是为了充当素衣阁的门面?”

  “不!”

  “这些东西的实质,是为了构筑素衣阁设想的【汉服生态链】,说直白点就是鄙视链!”

  “大家可以想想看,从素衣阁这次的活动中,你们感受到了什么?”

  “门槛!我们感受到了无数的门槛!”

  “可以想到,以后绝大部分传统文化爱好者和有影响力的汉服达人肯定无法抵御素衣阁会馆内各种项目的诱惑,纷纷过去打卡和闯关,由此造就素衣阁【汉服界武林圣地】的地位;”

  “也完全可以想象到,以后素衣阁本来就昂贵的汉服必然会被再次划出三六九等,并被设置出对应的购买门槛;”

  “你想买这件一万二,本店最便宜的汉服?对不起,您的历史常识不达标,没有购买资格!”

  “你想买这件两万三的汉服?对不起,虽然你历史常识考核过了,但对于茶道知识不达标,三个月后再来试试吧。”

  “当这种情况持续一段时间,你们猜,会出现什么情况?”

  “呵呵,完全可以预见的是,到时候,但凡是汉服爱好者,没有一件素衣阁的汉服,都会被同袍们鄙视,有素衣阁汉服的鄙视没有的,档次高的鄙视档次低的;”

  “而且这种鄙视会非常要命——素衣阁的汉服代表着格调和个人内涵,谁人愿意从人格上低人一等?谁又愿意被人说是绣花枕头?”

  “等到那时候,素衣阁于汉服界,就会如同茅台于白酒界、爱马仕于奢侈品界一样,成为彻底的行业标杆物和必需品了。”

  “对此,我只想说……”

  “素衣阁,好一个野心勃勃的品牌,”

  “素衣阁,下的好大一盘棋!”

  ……………………

  客厅。

  胖子津津有味地看完了这篇在小破站汉服区被置顶的帖子,砸了咂嘴:

  “嗯,高手果然在民间,没想到,这才几天,咱们的意图就被看出来了。”

  一旁特意赶过来的万清猗有些紧张:

  “这个UP主很有影响力,他的这篇文章会不会对咱们后续的计划造成影响?”

  “要不,我跟他联系一下,出点钱让他把帖子撤了?”

  胖子摇摇头:

  “用不着,咱们行的是阳谋;”

  “被看出来又怎滴,被全网知道了又怎滴?”

  万清猗心里略定,但依旧有些犹疑。

  胖子见状,嗤笑一声:

  “万大小姐啊,您老人家就放一万个心吧!”

  “电影里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古人尚且如此,何况咱们面对还是那群整天艳压来艳压去的小仙女们呢!?”

  听闻此言,万清猗虽然略有不爽胖子言语中的那丝讥讽,但一颗心却就此放下了。

  “对了,这种事你给包租婆一个电话就行了,干嘛还专门跑过来一趟?”胖子有些好奇,当BOSS不是一件很忙的事情么?何况现在素衣阁有一大摊子事情需要准备。

  “哦,主要是还有一件事,我有点拿不定主意,想过来听听你们的意思。”万清猗说道。

  我们?

  陆菲菲有些好奇,什么事情还需要征询她的意见?

  “线上翻唱大赛?”

  “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吧。”胖子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万清猗,摸了摸下巴,一脸的无所谓。

  “绝对不可以!!!”陆菲菲的尖叫声突破天际。

  看着胖子和万清猗望过来的好奇目光,陆菲菲神色有些僵直:

  “那个……”

  “那个……”

  眼珠子转了十几圈后,才给出了一个貌似还挺有道理的解释:

  “那个,你们想啊,这首曲子已经标明了是给最终获胜者的奖品,什么叫奖品?”

  “顾名思义,那肯定是只有我这个获奖者独有的东西啊!”

  “她们那群娇艳贱货搞这么一出,把我这个获奖者置于何地?”

  “况且,按照那些妖艳贱货的尿性,肯定会各大平台乱发自己的作品,到时候谁还记得这首歌是素衣阁的奖品?”

  “这种只图一时热闹,丢了里子的建议,只有脑子都秀逗的人才会答应!”

  胖子翻了个白眼,明明是您老人家自己五音不全,害怕那些翻唱者把你按在地上摩擦就直接说呗,还整那么多有的没的理由,当真是辛苦你了。

  万清猗仿佛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小手轻轻一拍:“哎呀,得亏菲菲学妹提醒,要不然我就差点答应了呢!”

  闻言,陆菲菲骄傲地哼了一声,头高高扬起,活生生一只小公鸡。

  胖子在一旁无力地叹了口气,自家的这位包租婆大人怎么这么好忽悠?

  你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你这位掌旗素衣阁两年的学姐会想不明白?这分明是找个理由过来示好,缓和一下你俩之间的关系而已啊。

  不过,为什么万清猗会主动低头,找自家包租婆缓和关系,胖子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却没有一个能说服自己的。

  …………

  “杨先生,你就住这儿?”换着花样捧了陆菲菲半个小时,万清猗话题一转,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胖子的小狗窝。

  看着万清猗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陆菲菲下意识地就炸了毛:“住在这里怎么了,很丢脸么?”

  万清猗扫了陆菲菲一眼,仿佛很惊讶她为什么这么激动:“我只是觉得,以杨先生的能力,似乎换个更好的环境不难吧?”

  陆菲菲顿时心中警铃大起,这是打算过来挖墙脚了?

  怎么,打算把死胖子挖到你手下当小喽啰,然后趾高气扬地在本仙女面前炫耀?

  胖子使了个颜色,止住了包租婆的发飙,然后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这里住了两年,感觉挺好的,也不打算换;”

  “我这人有社交恐惧症,太大的房间我住着别扭;”

  “人多的地方……我也呆不习惯。”

  万清猗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你丫丫一副神棍大忽悠的嘴脸好意思说自己“社交恐惧”?

  就算看出来了自己要挖人的想法,麻烦也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吧?

  比如说……

  嗯????

  万清猗忽然想起了心中一直好奇的一件事:

  “杨先生,那首《牵丝戏》的词,是你一个人谱的?”

  胖子皱了皱眉,作为一个“剽窃者”,他很不愿意谈论这方面的事情。

  万清猗误会了,以为是胖子不高兴自己质疑他,于是赶紧解释:“我绝对没有怀疑杨先生的意思,只是很好奇……”

  “看着杨先生的年纪也并没有很大,性格也很开朗,怎么就能……”

  “写出这么冰冷而绝望的故事?”

  陆菲菲嗤笑一声:“还汉语言文学的高材生,连词都不会用,什么叫冰冷而绝望的故事?”

  “麻烦请用凄美来形容这首歌!”

  万清猗淡淡一笑,并不理会她,依旧紧紧盯着胖子。

  以这丫头没心没肺的性格,再加上恋爱经验几乎为零,期待她真的听懂这首歌,那还不如期待世界和平来的靠谱些。

  面对着万清猗追问的眼神,胖子有些头大,自己又不是灰穷原那个牲口,让我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想了想,胖子随口杜撰了一个:“你也知道,我的本职工作是写小说嘛,各种乱七八糟的资料书肯定都是需要看的啦,有一次我在看《聊斋》时,便心有所想,于是便有了这首曲。”

  万清猗似笑非笑:“杨先生,你还真有同理心呢。”

  胖子打了个哈哈,明白人家压根不信。

  被万清猗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各种歌词里的细节后,胖子终于崩溃,于是便使出了终极大招。

  “好吧,我承认,这首歌的故事框架来源于聊斋,而内容细节……来源于我本身的经历。”胖子这一瞬间显得很忧郁,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自嘲。

  于是,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

  万清猗释怀的同时,心里另一个谜题仿佛也解开了。

  怪不得这胖子跟陆菲菲同在一个屋檐下两年之久也没有变成情侣,连一点男女之情的意思的都没有,哪怕见到自己,也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闹了半天,是因为以前受过严重的情伤啊!

  嗯……按照歌词里的描述,那个女人应该长的不错,所以这胖子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漂亮女人都没了感觉。

  心中另有一套想法的陆菲菲和万清猗对视一眼,看向胖子的眼神充满怜悯……

  ……………………

  “喂喂喂,你们俩要干嘛?赶紧松开我啊!”

  被强拉到街上的胖子一脸惊恐,死命想要挣脱陆菲菲和万清猗的胳膊,全然无视于路人投来的羡慕眼神。

  开什么玩笑,这大庭广众之下的闹这么一出,惹来警察叔叔就死定了。

  丫丫的,包租婆大人的力气大,自己挣脱不开也就罢了,怎么这个姓万的小妞仿佛也学过关节技,一只小手轻轻按在自己手肘内侧,自己便挣脱不开了?

  “死胖子,别不识好歹,给我安静点!”陆菲菲瞅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狠狠给了胖子胳膊一下。

  嘶~~!

  胖子吃痛,摄于包租婆淫威,这才安静了下来。

  “对嘛~!老娘大发善心,带你出来理个头,买件衣服放松放松,你个死胖子不领情也就罢了,这么一副上刑场的样子是什么鬼?”陆菲菲气哼哼地说道。

  胖子翻了个白眼,如果只是自己上街理理发,买件衣服也就罢了,拢共也费不了多少事;

  可是您老人家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

  想着自己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去一根根地理头发,还要用上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去试上百件衣服,胖子忽然觉得,把自己送去杀猪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包租婆啊,那个……我今天才码了2000多字呢,要不您看……”

  “少来!你那破书,一天的稿费还不够老娘做地铁的钱呢,割就割了呗!”

  “那个,我想起来了,家里面还有半碗凉面,再不回去吃,它就要坏了。”

  “没事,坏就坏了呗,我给你再买一碗!”

  “包租婆,要不,咱们选个黄道吉日再去理头呗,书上不是说……”

  “不用,今天就是黄道吉日,宜出行、购物。”

  “你看的哪本黄历?我咋不知道黄历上还有宜购物的说法?”

  “你管老娘看的是哪本黄历?告诉你死胖子,你今天别想着跑!”

胖子醒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