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之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独四

  方海来到四楼,顺着水管爬上了楼顶。

  “砰”的一声,方海知道楼内又停电了。

  在风雨中他隐约看见中央处有一个人影在孤独地站立着。

  “林婍!”方海拖着被雨打湿的脚。想拖着千斤般的铁坠,一步一步走向人影。

  人影渐渐回过头。

  “林婍,值得么?”方海想再靠近一点,好看清她的脸,“局我已经设好了,就等……啊!你!”

  方海来不及说什么一下跪下倒在风雨中,那人抬起他的左手写下了一个“众”,又抬起他的右手重重的写下一个“独”字。

  听见远方直升机的声音,人影一下隐失在阴暗之处。

  陆巳最后在五楼一个房间内衣柜中找到昏死过去的晓雨依,所幸没有什么大碍。

  林婍在一年后被警方抓获。被判处死刑。

  而清语酒店内各种未解谜团又渐渐被人们选择性遗忘。

  经过一年多的相处,陆巳和晓雨依走在了一起。

  一切是如此的美妙,生活是如此的平静,平静的让陆巳隐隐有些不安。

  只是方海的一句话,久久萦绕在陆巳心头上——

  你相信没有动机的犯罪么?如果有,那么犯罪又是否该被重新定义?

  一次巧合,陆巳又偶遇了唐心子。

  “怎么样了,和晓晓的发展?”唐心子笑颜看着陆巳,一边搅着咖啡。

  “还行,挺好的。”陆巳也笑了笑,看了看窗外,“又要下雨了。”

  “是啊。”唐心子笑意顿失。

  “我一直有个疑问。”陆巳也搅着咖啡,并没有看着唐心子。

  “请讲。”唐心子直勾勾盯着陆巳,眼神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那天晚上,林婍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陆巳有些心烦,不知是不是下雨的缘故。

  “不是过去了么。”唐心子恢复神色,挑眉。

  “就问问,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吧。”陆巳笑笑。

  “凌晨一点。”唐心子想了想。

  “一点?”陆巳顿了顿,“几点回来的?”

  “大概一点半吧。”唐心子见陆巳神色不对,停住了抬起咖啡的手,“有什么问题么?”

  “一点半?”陆巳眉头紧锁,与林婍口供对不上,陆巳心里想,“因为那天的疑点实在太多了,这一个小方面他给忽略了,当初唐心子也并没有主动提起,真是大意!”

  “真的看清楚是林婍么!”陆巳起身一拍桌子,一旁的客人都吓了一跳。

  “应……应该是”唐心子愣了一下,“晓晓就背身睡在我的身边。”

  “所以没看见脸了!”陆巳眼中有些怒色。

  “当……当时停……电,又……黑。”

  唐心子话未说完,陆巳已冲出门去。

  雨下得更急,空气沉闷的让人呼吸有些困难。

  “住手!”陆巳推开门,只见医生抽出了针。

  陆巳看见林婍肆虐的笑。

  “你!”陆巳刚想冲上去,却被一旁的警卫一把拦住。

  “你相信没有动机的犯罪么?”林婍笑了笑,闭上了眼。

  陆巳怔在那里,呆若木鸡。

  ………………………………………

  “也许真的有没有动机的犯罪。”陆巳一个人坐在清语山山头上。

  “怎么到这儿来了?”晓雨依从她身后窜出,抱住他的腰。

  “看到那里没有。”陆巳指着山下一处废弃的建筑。

  “不要再提这个了。”晓雨依嘟哝着嘴,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走,去那里。”陆巳起身拍拍屁股,像没听见她说的话一样。

  因为出了这种事,清语酒店早就关门大吉,现在只有荒废的大楼,留存着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晓雨依还是一脸的不愿意,但也跟了过去。

  陆巳带上了配枪藏在裤子里,他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陆巳推开清语酒店的大门,阳光照射到大楼内,有一股腐臭和糜烂的味道。

  陆巳都能看见无数的灰尘在飞。

  让一切都终结吧!陆巳是这么想的。

OE·二少 · 作家说

还是要相信自己的判断,真与假不过是大多数人的主观判断,凶手的性格非常独特,非常不一样。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