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农民第一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胡子的磨难

  天还没有大亮,胡子就被刺耳的起床哨惊醒,也打破他的美梦,在睡梦中他回到了南山,回到了大杨乡的家中,桂花正忙着给他扯面,孩子爬在他的怀中撒娇,他正在逗着儿子玩耍时,就被这该死的哨声吵醒。这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现在天亮的越早,他的劳动时间就越长了,经过一夜的休息,他还是觉得浑身酸痛,身体也像贴在床上不想动,也不想起床,眼皮也粘在起来就是睁不开,他心里又不停的在喊,能不这样,赶快起来,赶快起来去的迟了就没有早饭了,想到早饭他就不由的一惊,身体不由自主的就翻身起床了,这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他快速的洗漱后,就急冲冲直奔饭堂,这时饭堂里都挤满了人,他就捡个人群少的窗口前排队,早晨灶上同样是黄饭和稀饭,这样人们也吃的可香了,胡子也不觉得难咽了,他现在只能填饱肚子他什么都能咽下肚,他打好饭后,就来到了于哥的身旁,于哥比他来的早都快吃完。胡子为了赶时间,就大口的连吃三个黄馍后,又吃了一大碗稀饭,觉得饱饱的就和于哥去砖场了,在路上他特羡慕小黑个他们几个小伙子,他们特别的能吃,也特别的能干,身上劲象是永远使不完,干什么活都不怯场。

  此时天空还是一片灰暗,在这朦胧的晨曦中气温还很冷,胡子和大伙们拉着板车来到工貝房,他们每天早上都要先把板车轮的气打饱,这样拉丕砖时就能省劲些。打饱气就开始各自忙火各自的活了。

  胡子照旧拉着车来到新毛丕砖场,开始他这一天的工作,他每天的工作量很重,不抓紧些时间就完个成今天的任条,好在他现在都干的熟练了,比起刚进来时强多了,他来到毛丕砖场后,双手并用快速的往车里码砖,这装车也是要一定的技巧,不然就装不实,也装不平衡,影响他的进度,他刚来时为此事遭了不少的殃。

  回想他刚来的那几天,那就如同进入了人间炼狱,那种感受现在巳依然铭记于心,让他难以忘怀。

  他刚进来那天,人民让他跟着于哥先学着干,于哥已是砖场老手了,是从西边的老窑场调过来的,他是西林乡人,和胡子一样的无知,为了赚点钱,就跟随一伙山东人盗取西周皇室的陵墓时,被人民抓住就来到这里。于哥自己也有任务,他教了胡子一早晨,胡子见这活也挺简单的,下午就让于哥去忙已自的活了。

  于哥一走,教胡子的几个要点他就忘了,有一次码了一车砖走在半道上,那竖插在车后的丕砖断了,一车砖就散了一地,让人民过来一顿训骂,还好于哥看到后,心好过来重新码好,又把撞坏的几个丕砖收拾好,就陪他一同拉进入窑中。

  胡子现在还记得,他刚进砖窑时的感受。他那天刚一进窑内,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窑内尘土满处飞扬,里面的光线很阴暗,空气也很干燥,使他一时适应不了,就干咳了几下才舒适些,窑里面到处都是忙火的人群,出出进进奔跑在这峡窄的涌道中,涌道两边是被分成无数格洞,每个格洞里面都是忙碌的人民,他们和胡子一样,都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

  于哥领他到了里面的格洞中,教他怎样的装窑,装窑这活是砖场最苦的差事,这里面也有一定的门道,要把丕砖一个个的花开摆好在窑中,中间还要留有通风道,能够透气这样窑火才能把砖烧透,花砖也要一些手劲和眼力,不然就码不高就歪斜了。

  胡子没干一会就热的满头大汗,他就脱掉了身上的绒衣,这样一会化身上秋衣还是被汗水湿透了,衣服全贴在后背上,上面又贴了一层窑灰,让胡子很不自在,更难受的是他出窑拉丕砖时又被冷风吹的发抖,这都不算最苦的,最难的是他码的砖墙不是端直,就码不高,又好无次都要拆了重新再码。

  胡子看到于哥那娴熟的手法,码的又快又好,那动作干净利落,让他好生羡慕,不由的恨自己的手笨。于哥见他那丧气的样顾鼓励他说:这种活开始干都这样,只要心里不要着急,先开始慢慢的码,一块砖压下面三块把角度摆好,每块砖之间的空隙间格好,慢慢就熟练了。

  胡子听了于哥的讲解后,就静下心来,慢慢的码放着每一块丕砖,在摸索中也就找到窍门了,他摆的也不再歪了,就是他在窑里停的时间长,汗水就浸入他的眼睛,他的毛巾粘满尘土,一擦眼睛就连着灰尘圈进眼睛,让他在那揉半天。这里面的温度很高,他长时间的呆在里面就闷热的难受,焖的他头晕脑胀的,又口干舌燥的渴的嗓子冒烟,他准备的水都被他渴完了,为了赶进度,他就强忍口渴着熬到了天黑。后在于哥的帮忙下他才勉强撵上那伙新来的。

  晚上回屋后他的浑身像棉花一样轻飘飘的,觉得浑身无力使不上一点力气,晚上他也不想吃,就倒在床上闷头睡了,此时他的手指皮也磨破了,血也渗出来,两条腿疼的不想动,胳膊也酸痛难忍,腰更象折了一样酸匮,手指也在火辣辣的烧疼,这些他不管了,只想躺在床上缓一缓神。

  于哥见他没去吃饭就去报告了人民。人民过来察看后又请来医生。医生给他检查了一遍,说他是热的中署也是累坏了,吃了药休息了一天后再观察。

  现在的胡子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劳动,他艰信世上没有累死的人,只有闲死的人,他现在的五个手指都磨出了老茧,脚底的血泡也磨成了厚皮,腰也练的能弯半天都不痛了,他的秋衣也破损的穿不成了,鞋子也烂的换了双新的。他现在能够快速的码好一车了,虽然他没有于哥那样行龙流水的手法,但也能按时按点完成每天的任务。这种活就是要求稳,准,快,也就抓砖的时候要拿稳,摆放的时候要看准,在窑里干活时要快速,这样就焖在窑里的时间短,就能在窑外能梢缓会。

  段哥家里的堂哥是凤翔看守所里的领导,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他才敢向张福来他们夸下海口,帮着把胡子接出来,这里只有去县上的班车,到风翔就要到县上倒车,他们就准备早点出发。

  早展天还没有天亮,张福来他们就起来,段哥堂弟开着农用车也过来了,他要送张福来他们到镇上等班车,段嫂也为段哥收拾好东西,就等着出发了。

  周九斤今天要去找段家先祖的坟冢,就留在家里了,他今早为张福来他们卜了一卦,卜了个上上签卦语曰:杨柳迎春时,残花发旧枝,倘被霜雪压,黄金色更辉。不用解张福来听了就觉得是好卦,就高兴对周九斤说:那就借你那昔言,今天我们去一定能够领着胡子回来。

  段家村到镇上也不远,张福来他们一去就到镇上了,这时班车还没有过来,张福来想为大伙买些早点,见这附近没有卖的,就想去远处看看,班车却来了,等车的人们一窝蜂的挤了过去,张福来他们就赶紧过去挤上了车,车里被人占的满满的,张福来他们只能夹在人群中站一路。

  班车到站后,张福来他们又被挤下了车,他们站了一路,腿也酸痛心里也闷得难受,就在站外找了个小滩吃些早点,也随便能够缓缓神。

  去风翔的人不多,站里的班车的就排的少,张福来他们在车里等了好久,司机师傅才发动了班上,这时车上还是不到半车人,农村大多数人都是去市里或省城了,到周边县上办事的人很少,车里根本就坐不满。

  班车一出县城,路两旁就是一望无际的麦田,一个个村庄彼围在麦海之中,张福来不由感慨的想,这不愧是关中的大粮仓,到处都是一马平川的良田,怪不得他们那里的山里人想着移过来,在这里怎样都比大杨乡强。一路上一百多里路,他也顾不上瞇会,就爬在窗户上,看着这一路这西府田园风光,越看羡慕这里的地方好,又感叹南山中的人民贫穷落后,可这也是他无法改变的命运。

  班车越靠近凤翔,周围的村庄的房子盖的越漂亮,那一片片的崭新的砖瓦房,竖立在路两旁,有的还是二层小楼,比大杨乡街上的房子都飘亮,显示着这里人民的生活水平。让张福来他们看的心里酸溜溜的,不知大杨乡何时也能变成这样,他在不知不觉中班车进站了,他们跟着人群走出站,段哥叫了一辆拐的直奔他堂兄家。

  堂哥家在新民路上,张福来他们到小品后,段哥去门房登记后,就领着他们往了小区,张福来见这是一个老式小区,最高的楼层有五层,段哥说堂哥家就在五号楼三单元二层,他们到地后后段哥就去敲门了,随后门就开了,方老师今天正好在家,她见是段哥他们来了,就热情的请他们快快进屋。

  胡子今天没有去装窑,他和于哥,小里个几个被派去码砖墙了,今年的天气好,雨水下的少,做砖的那边就没有耽搁,他们做出丕砖窑上烧不供了,就存在窑东面那空地里畧起来,等冬天上冻后砖机停了再拉去烧,这样砖场上冬天也能出砖。

  今天不用进入那闷热的火窑里,胡子他们今天的心情就格外的愉快,他们象个小孩一样,拉着车子在路上你追我赶的,到场地里就急着卸车,他们之间像是在比赛。这活又不用码花子,把砖丕摆好就行了,他们就卸的很快,卸完车又追着跑向了丕砖场。

  就在胡子正在装车时,被人民叫到了办公室,让他收拾一下准备出去了,胡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人民又把他派到那里,直到人民让他去办手续填字,说有人在外面接他,他才知道他要出去了,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西北农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