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话事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杨泰出道

  从医院离开后杨泰再次回到李沐风的院子,老头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

  杨泰这下是相信了李沐风的话,看来他是真的替自己续了命,这绝症不可能自己就好了,他想起那句话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当一切事情解释不通的时候,人们就会把它归咎于怪力乱神之事。杨泰进到李沐风的房间,既然老头子收了自己当徒弟,徒弟拿点师父的东西,不过分吧?相当的合情合理!

  “这老头子把养老金都拿去找老伴了?”

  杨泰摊在椅子上,不要说一张红票子,就连一毛钱都没找出来,好歹李沐风也是在三环内有院子的人,居然穷得没有一滴油水。杨泰把找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一本手册,一枚铜钱,一把看不出年份的短剑...还有几张期票,不过这期票并不是银行的,而是出自李沐风之手的阴间期票,上面写着正通阴阳。

  “这不就是冥币吗?”杨泰叹了口气,开始翻阅手册

  这手册上记录李沐风的见闻,其中包括一些施法手段,天下奇人的拿手绝活,甚至连地府阴差鬼将的娱乐新闻都有。如果被普通人捡到这册子,顶多当成是神经病写的,主要是这里面的内容都太超脱现实了。

  从册子上杨泰了解到,李沐风这一门相传也是出自天师一脉,和道教有些关系,但却完全不同。他们这一门传承几乎来自阴曹地府,并且是阴间唯一承认的阳间办事人。像李沐风不仅是个江湖术士,他同时还有判官的阴神官职,这是地府官方承认的阴神位,在阳间一定权限内李沐风拥有和判官一样的本事,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帮杨泰续命的原因。

  杨泰从册子的皮套子里摸出一枚木质的小牌,黑漆漆的木牌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一个差字...这是李沐风给予杨泰的身份,他们这一门一代就传一个人,目前除了李沐风就只有他,这个木牌让杨泰拥有普通鬼差的身份,毕竟刚入门,不可能一来就当官,这点杨泰还是清楚。

  鬼差就鬼差吧,虽然是阴间的公务员,好歹是个公务员,只是不知道这阴间的公务员有没有工资。眼目前他工作算是搞丢了,身上又没钱,山穷水尽不过如是。

  “幸好老头的院子还留着。”杨泰打算把东西先搬过来,至少住的地方不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还是好的

  之前李沐风是住在三环外一个老破小区,这里紧邻高架桥,旁边就是动物园,可以说居住环境是相当难受。蹭着房东不在家,杨泰阴悄悄的来到三楼,进入房间,他的东西很少,一个箱子就能全部搞定,接着便准备偷偷溜走。

  前脚刚跨出单元楼,后脚就被叫住,不是其他人,正是房东。

  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走上来,一把拍在杨泰的肩头,杨泰想起自己昨天在电话里还骂了对方,今天不会被打断腿吧。年轻时是出了名的混混,号称青龙场小太保,后来扫黑扫得厉害才从良,靠着几栋老楼收租。

  “张哥,我不是不交房租,我实在没有。”杨泰小声说道

  房东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本以为是一拳打过来,张强却是一把抬起杨泰的手,塞了五百块钱给杨泰,这是什么神奇操作?

  “知道你得了病,年轻人,能活着还是活着,我就这点能力,你走吧。”

  房东也是在杨泰的房间里搜出了很多延缓病痛的药物,只是他不知道杨泰现在已经康复。看着房东转身的背影,杨泰不禁想起老爷子手册里的一句话,人本就善恶之躯,世上没有绝恶之人,也没有极善之辈。杨泰并没有把自己情况告诉房东,如果日后有机会,他会还这一段情义,接着鞠了一躬便离开这里。

  收拾完偏房,杨泰第一次有种在这个大城市稳定下来的感觉,对这个院子开始有了归属感。黑子从窗台上跳进来,懒懒的在桌子一角蜷缩起来,朝杨泰叫了一声便沉沉睡去,还打着呼噜。杨泰拿出李沐风的手册,他需要短时间里掌握一些简短的手段,他明白,一旦入了这行的门,就算你刻意去躲避,那些怪事终究会缠上你,既然躲不了,那不如让自己有应对危险的本事。

  接下来半年时间杨泰把手册上的有的施法手段都记了下来,并且挑了几个简单的尝试着用了用,效果还不错。这册子只是基础的手段,并没有记录那些禁忌之术,李沐风在册子里提到他们这一门甚至有办法借用阴神的力量,其中包括阎王,甚至是地藏王佛,这就恐怖了,几乎就是凡人之躯比肩神明,只是近几代都没有人能有此本事。

  虽然学艺不精,好歹有个鬼差的身份,杨泰比起那些江湖骗子还是要靠谱得多。眼下头等大事就是赚钱,身上的钱都快吃光了,黑子还好,作为一只猫他还能出去蹭吃蹭喝,杨泰都是靠着馒头泡水勉强维持,可能再过两天连馒头都吃不起了。

  打开笔记本电脑,杨泰登陆了一个论坛,这是他大学时候经常逛的一个都市论坛,这里面什么兼职单子都有,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信息。

  不多时他看到一张帖子,内容是:兼职收房,翡翠丽苑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可这帖子下面的回复,全部都是有关鬼神之类的。大部分人都说,翡翠丽苑是通海市出了名的鬼屋。还有说得很详细的,什么晚上有婴儿的啼哭声,什么夜半索命,还有甚者居然说,晚上会出现漂亮的女鬼。虽然这些说法几乎不可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栋别墅肯定有问题。

  发帖者的报酬开得可不低,在将翡翠丽苑成功收回,就能得到十万的报酬。

  “黑子,要是这单成功了,我给你买一箱猫罐头。”杨泰摸了摸黑子的小脑袋

  接着回复帖子,问时间地点,没想到很快就有回复他,并且留下了电话。

  杨泰当即打了通电话过去:“喂,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年轻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小姐姐:“明天晚上十一点到南门新城大厦,我在那里等你。”

  简短的说完话边断了电话,杨泰似乎已经看到十万再向自己招手,眼神凌厉的啃了一口手中的馒头。

  第二日晚上,杨泰穿着一身运动服,背着一个包出现在新城大厦。这里就是通海市的CBD,高端商务区,他念的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以后还没有机会来这里上班。这个时间点路上的人已经很少,他拿出手机,刚好响起铃声。

  “我到了。”

  “看到你前面的黑车了吗?上来。”

  路边上停着一辆宝马的740,顶级轿车果然有派头,杨泰打开副驾驶坐进去,车里只有一个女人,应该就是打电话的人,一身黑色职业装,和电视里那些白领一模一样,杨泰不禁瞟了一眼小姐姐的领口,景色十分可观。

  “看什么?”女人语气冰冷的问道

  杨泰咳嗽道:“这车真好。”

  “你知道到底是做什么吗?”

  杨泰笑着道:“驱邪嘛,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交给我,明天就还你一个舒服的房子。”

  女人还是不太相信杨泰,毕竟看上去很年轻,但她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也不会蠢到去论坛里发帖子招人,之前她找了很多所谓的大师,结果这些大师到了别墅,要不然是被吓得屁滚尿流,要不然就是临阵脱逃。杨泰这幅卖相实在不像是有本事的人。

  女人接着道:“你会什么?”

  “这可不好说,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我都会。”说到这里,杨泰嘿嘿的笑了两声

  毕竟是第一单的客户,杨泰还是秉承着客户至上的态度,既然对方不信任自己,那就露两手也不是不行。杨泰把车窗打开,向外面四处看了一圈,最后锁定一个路灯。

  “见过鬼吗?”

  女人一愣,回道:“没见过。”

  “想看吗?”

  女人点头同意

  杨泰从背包里摸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挤出两滴,擦在女人的眼皮上:“给你开个眼。”

  这就是传闻中能让人看到鬼物的办法,有用牛眼泪,有用柳树叶沾无根水,有的用符箓,还有些用童子尿。其实这些办法都不是空穴来风,还是有一定道理,比如杨泰现在用的就是所谓的牛眼泪,但这牛眼泪却不是真的牛流出来的泪水,而是用牛的眼珠子和牛油提炼出来一种液体。

  “这是我特质的牛眼泪二代,加入了六神花露水,更适合女生使用。”杨泰说道“这个要另外收费,两百。”

  女人十分果断的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丢给杨泰,杨泰心里激动,果然是富婆啊,一定要好好伺候这位娘娘。

  杨泰手指着路灯,女人看过去,慢慢的她看到路灯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摇摆不定,女人用力睁大眼睛,那个影子也逐渐清晰,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站在路灯下,抬头看着新城大厦,她身上的校服一大半都是被血染成红色。

  “嗯......”穿着校服的女生慢慢回头,她的身体和脑袋发生错位,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头,直勾勾的盯着车子的方向

  “啊!!!!”

  女人尖叫,那个女高中生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汽车。杨泰一只手捂住女人的眼睛,用力一擦将牛眼泪擦掉。接着点燃两张黄纸丢到车窗外。

  等女人再睁开眼睛,又什么都看不到了。这下她是真的相信杨泰,她确定杨泰不是用了什么迷幻药,因为刚才那个女子正是前段时间从新城大厦跳楼身亡的那个,说是被某公司高管侵犯了,最后这个高管却是拒不承认,而女生家里又找不出证据,更是被这个高管告上法庭,说是女生诬陷,最后导致这个高中女生跳楼身亡。

  女人惊魂未定,捂着胸口尽力保持平静。

  “还没请教老板怎么称呼。”杨泰问到

  女人看向杨泰,多了几分尊重:“我叫钟子琪,你也不用叫我老板。我问你一件事,那个女生的灵魂,会一直在这里吗?”

  “她是自杀的,她必须在这个地方呆着,直到她的阳寿尽了才能去阴间,去到阴间还会受到酷刑惩罚。”杨泰平静的说道“或者,她找到替身,也可能提前去报到。”

  “坏人是另外一个人,她是无辜的。”钟子琪有些不解的看着杨泰“难道被害的人死去过后也不会有好下场?”

  杨泰叹了口气:“这是规定,是律,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都是按规矩办事。或者钟老板,你给她当替身,让她可以早点去报道。”

  说完话,杨泰打开车门,钟子琪一把拉住杨泰:“你去哪儿?”、

  “抽根烟,不着急吧。”杨泰平静道

  抽烟的间隙,杨泰从裤兜里摸出鬼差的木牌,他望着眼前的高中女生,不得不说这女生挺漂亮的,虽然脸上都是血,看着还是挺清秀。

  “你想报复他?”杨泰又看了看新城大厦,这大厦四周都摆了风水局,看得出来是高人的手段,普通的鬼怪都难以进入大厦,而这个女鬼被圈在这一亩三分地,每天只能看着仇人离去,却又不能进入大厦去报仇

  鬼差木牌里飘出一丝青气,进入女鬼的脑门,一瞬间女鬼恢复生前干净的摸样,而且没有之前的戾气,神智也清醒不少。

  “现在你可以进去了,至于要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

  这是鬼差的一律阴气,可以短时间压下女鬼身上的煞气,骗过风水局。杨泰从来不标榜自己是什么圣母表,他可不会假惺惺帮女鬼超度,并且告诉她,放下吧坏人会受到惩罚的。

  该报仇就应该报仇!难道反抗也是错的?至于结局,不后悔,结局又如何。

  女鬼朝着杨泰拜了一拜,接着便消失不见。

  杨泰回到车里:“钟老板,明天等着看新闻吧。”

两面饼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