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圣银之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圣银之箭

  光,照进尘埃里。

  尘埃,飞扬在沙地上。

  机甲的大脚在沙地上踏出一个个大印迹。

  飞起的两部机甲挥起巨剑,在交锋中擦出火花。

  光从方块中散在沙地上。

  沙地上堆着热气腾腾的弹壳。

  机甲喷气后移射击。

  飘移中的两部机甲打出的子弹在撞击中变形。

  光,照进战场中的每一个角落。

  子弹炸在沙地里将沙子溶融成了玻璃晶。

  没落空的子弹在即将击中机甲的那一刻,被预设防护引爆。

  弹现的聚合光线产生三百度的高温,引爆了子弹。

  这是战斗!

  这两部机甲必须分出胜负。

  圣银之箭的名额只有一个。

  远征军的圣银之箭只能是胜利者。

  圣银之箭未尝失败过。

  一次也没有!

  巨刃无比锋利。

  突破桎梏的宽背巨刃!

  格挡住弹幕的宽背巨刃!

  胜利的天秤永远倾向于无畏者!

  嗡鸣声是巨刃的咆哮。

  子弹在撞击中变形,无力地落在沙地中。

  前进!

  似无坚不摧的坦克。

  似洪荒中凶猛的野兽。

  前进的方向,是另一个竞争者。

  名额的竞争者。

  圣银之箭!

  变速器压下,喷发气浪。

  格挡的宽刃巨剑横扫沙地。

  滚滚尘土飞扬!

  板机松开,发红的枪口里子弹消停。

  滚滚沙尘里一片橙黄。

  迷茫茫的一片!

  光,能冲破黑暗,却不能驱散这迷雾。

  宽刃巨剑舞着花。

  必须忍耐!

  滚滚沙尘里的竞争者必将出现。

  进?

  圣银之箭不能做出这选择。

  贸然前进会迷失方向。

  退?

  圣银之箭永远不能在危险面前后退。

  后退一步就意味着失去一方领土。

  竞争者必须无畏!

  胜利的曙光只救赎无畏者的心灵。

  在上面!

  升空的机甲高举宽刃巨剑迎头劈下。

  带着沙尘。

  破着热风。

  从上而下。

  巨兵交锋,一上一下。

  横着的宽刃巨剑蒙上了一层沙尘。

  劈下的宽刃巨剑震落下一缕缕沙尘。

  力量决定着这一击的形势。

  劈下的宽刃巨剑紧紧压下。

  横着的宽刃巨剑微微向下。

  蒙着沙尘的两部机甲距离很近。

  重心向下,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宽刃巨剑中。

  迎着光,机甲横上着宽刃巨剑。

  逆着光,机甲压下着宽刃巨剑。

  风,驱使着沙尘吟唱。

  光,点亮着两部机甲的舞台。

  变速器喷发出气浪,沙尘挥舞着。

  机甲后仰着飘移落地,不变的是横着宽刃巨剑的力量。

  机甲前倾着顺移落地,惯性力加持着宽刃巨剑的力量。

  嘶!嘶!嘶!

  分不清是哪部机甲先启动的预设防护。

  严丝合缝处聚焦着高温光线。

  超过三百度的高温光线灼烤着两部机甲。

  散热性极强的机甲舱内温度骤升。

  无畏!

  汗水染湿了贴身衣。

  滴滴嗒嗒落在舱壁上。

  圣银之箭!

  必须用生命捍卫的荣耀!

  无法被死亡消灭的意志!

  啪!啪!啪!

  机甲的完美线形体产生微小的裂纹。

  两部机甲的防御结构产生了坏件。

  裂纹处蒸出了白色金属粉尘。

  嗒!嗒!嗒!

  严丝合缝深处的射线发生器接连损毁。

  两部机甲的动能器已达到临界值。

  两个人的战斗已接近尾声。

  最后站着的人将获得名额。

  成为圣银之箭!

  膨!

  横着的宽刃巨剑应声落下,深深扎在沙地中。

  宽刃巨剑上连着被削断的金属臂。

  胜利者剑指着断臂机甲。

  光,照亮着这一切。

  断臂机甲舱内的人已经陷入昏迷。

  泪水倔强的留在脸上。

  圣银之箭!

  失败只有一次,最后一次!

  光,照在高举宽刃巨剑的机甲上。

  光,向机甲靠近。

  方块悬浮在机甲上方,随机甲移动。

  变速器喷发着气浪,机甲随方块而上升。

  圣洁的光照射在机甲上。

  仿佛是引渡机甲的天梯。

  天梯的尽头,是湛蓝阶梯。

  咚,咚,咚。

  机甲一步步走在湛蓝阶梯上。

  两边的太空战士举礼剑欢迎。

  一位牧师在高高的梯台上招手。

  “我的孩子,你成功了!”

  梯台中的机甲行跪礼。

  牧师抚摸着发烫的机甲,念念有词的洒上圣水。

  机甲舱盖划下。

  牧师拥抱着少年。

  “克凌汀,我就知道你能成功!”

  少年点着头。

  “茨亚牧师,谢谢你的祝福。”

  牧师抚着少年的红发。

  “克凌汀,奥尔也回来了。”

  断臂机甲出现在湛蓝天梯下。

  咚,咚,咚。

  一步步走上天梯。

  两边的太空战士丝毫不为所动。

  失败者必须勇敢承受失败。

  连时间都对待失败者不公。

  断臂机甲磕磕绊绊的来到梯台下。

  迈向梯台的那一步犹豫不决。

  牧师招着手。

  “奥尔,我的傻孩子,快过来。”

  断臂机甲全身一震,跪在台阶上。

  牧师善解人意的在台阶上为断臂机甲受洗。

  聆听着祝词,沐浴着圣水,

  断臂机甲舱盖划开,紫发少年扑通摔到梯台上。

  埋着头沉默。

  失败者没有勇气接受牧师的祝福。

  牧师伸手抱起紫发少年。

  “奥尔,你曾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

  紫发少年抱着牧师痛哭着。

  “可我是个失败者!”

  红发少年伸手搭在紫发少年肩上。

  “奥尔,你只失败了一次。”

  紫发少年仿佛是被激怒的猛兽般瞪着红发少年。

  “克凌汀,你以为你还能再赢我吗?”

  红发少年点着头。

  “能,因为你还会有第二次失败。”

  紫发少年咬牙吞进唾沫。

  “克凌汀,你别欺人太甚!”

  牧师赶紧捂住紫发少年的耳朵。

  “奥尔,别争辩了。”

  红发少年抱胸而立。

  “茨亚牧师,让奥尔发泄出来吧,这样会好受些。”

  紫发少年气极攻心。

  “啊!为什么?”

  牧师扶住晕倒的紫发少年。

  “快来人!”

  两边的太空战士扶着紫发少年。

  “茨亚牧师,这人应该往哪儿送?”

  牧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

  “把奥尔送到心灵矩阵,还有这封信,交给卯兰传送官。”

  卫兵接过信,扶着紫发少年进入星岛中。

  红发少年与牧师并肩走向星岛。

  “牧师,奥尔会被分配到哪里?”

  牧师望着被送入星岛中的紫发少年。

  “会被分配到近卫舰队中,在那里他将成为合格的舰队武装力量。”

  红发少年在星岛链桥上问。

  “茨亚牧师,我们到了吗?”

  牧师扳下链桥开关,在停止运动的链桥边上打开了一道门。

  “圣银之箭,永不妥协的圣箭。克凌汀,你的圣银航路就在这里。”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