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前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 一路尾随的传教士

  他的警惕性很高,但即便如此,也依旧有些被他说动。

  或许他对车顶那三个幸存者的言语要更加直接,在那种近乎绝望的情况下,他们的内心很容易便被攻破。

  李澈加快脚步。

  他大致从这家伙的唠叨中听出了一些信息。

  这个男人自称是一名异变者!

  他试图通过自身的例子来说服他,让他自杀,然后变成异变者。

  而他的话也给李澈提供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信息,那就是二级异变者甚至三级异变者都不是他们异变的终点,随着异变等级的提升,那些神志不清的初级异变者不但能够恢复理智,并且会朝着一些特殊的方向进化,变得越来越强!

  对于这些,李澈依旧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让他感觉害怕的是,有几次...他的内心似乎开始动摇了!

  因为他总会想到那天晚上被他打死的家伙,似乎他是异变者的可能性很高!

  这样下去,他绝对会跟那三个幸存者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自杀。

  让这家伙跟着自己一路念叨绝对不行,别说支撑到主城区,能否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五分钟都是一个问题。

  他似乎有着一些独特的话术!

  也可能是异变产生的某种影响精神方面的能力。

  他开始意识到,这家伙的话似乎并没有在蒙骗他。

  于是在传教士和善的笑容与温和的声音下,他开始在背包里寻找利器...

  不过下一刻,他又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僵住的动作,忍不住喉咙滚动。

  “先生,犹豫会令你失去时机。”传教士的声音适时响起:“你身体里潜藏的能力非常强大,根本用不着担心会迷失自我。”

  “相信我,我看人很准。”传教士微笑道。

  李澈精神一阵恍惚。

  他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双手,重新握起了铁棍,然后指向传教士,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字:“滚!”

  “快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这样下去,李澈害怕自己不知不觉间就被蛊惑了。

  传教士望着他,一脸平静:“你杀不了我。”

  李澈相信自己杀不了他。

  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正确的,令人有一种难以克制的认同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男人才让他感觉到可怕。

  “别再跟着我了。”李澈知道这话起不了什么作用,然而他现在并没有任何办法。

  他杀不了这家伙,也跑不过。

  收起铁棍,他转身继续前行。

  不过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稍微感觉有些不对劲,回头望去,这一次男人并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望着他,面容上带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李澈有些惊讶。

  “放弃我了?”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过如果这家伙真的已经放弃继续给他说教的话,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但他依然需要提防,传教不成痛下杀手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

  暴雨如期而至。

  躲在一处废旧的屋檐下,李澈看着眼前暴雨如注,冲刷着污浊的地面,神色略有些恍惚。

  他在考虑要不要顶着暴雨继续前行。

  不过考虑到手上的防护腕表品质并不怎么样,很可能抵抗不住雨水中的杂质而失去作用,他还是决定暂时留下来等雨停。

  走到这里已经两个小时过去,那个奇怪的男人并没有再跟来,而路途中他只是遇见了两只异变者,很轻松便解决掉,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片死寂。

  在明江区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走到这里,李澈也逐渐认清了这个世界。

  这片大地的生命在流逝,只有草木越发旺盛,他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应该是叫做孤独。

  “看来这场雨到明天早上为止都不会停了。”天空中乌云浓密,一片昏暗,不时闪过的电蛇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似乎在怒斥这这片腐朽的大地,这样的一场暴雨,不知道明天上午会不会停。

  李澈转身进了大厅。

  这是一栋许久无人居住的房子,无论是地面还是破旧的家具上都已经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他正准备清理出一片地方,从楼梯口的方向却突然传来了一些动静。

  他立刻便警惕起来,然后握紧铁棍,悄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靠近,随后发现是楼梯旁的一个卫生间传出的动静。

  此刻卫生间的门已经损坏了大部分,从里面传来了若有若无的低吼声。

  他慢慢靠近,想要看看里面的情况。

  一只手臂却突然从破旧的门边伸了出来,紧接着里面的家伙反应开始剧烈起来,胡乱地拍着门,想要从里面爬出来。

  这是一只异变者。

  应该是被人困在了这里,没有被直接杀死,破旧的门上封着两块木板。

  否则的话这只异变者应该已经撞开了门跑了出来。

  李澈稍微冷静下来,然后在一片昏暗的房间里寻找了片刻,在地上找到了小半盒散落的钉子。

  从别处找来几块废旧的木板,他把卫生间的门重新封死,确定这只异变者没有能力跑出来之后,这才放心了一些。

  然后他开始检查楼上的状况。

  片刻后,他回到了一楼大厅。

  这座房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除了二楼一个房间的床上倒着一具干枯的尸体之外,没有别的。

  他整理了一下东西,确定安全之后,抱着满是腐气的毯子走到角落开始休息。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

  李澈起身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决定等雨稍微小一些再继续往主城区走。

  然而二十多分钟后,他等来了一个男人...

  “妈的!”心中怒骂一声,李澈握着铁棍,屏住了呼吸。

  门口处,传教士推开门,一边收起手里的黑色雨伞一边走了进来,面上带着标准的笑容。

  “你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一只手抱着书,另一只手将雨伞当成了手杖撑在地上,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

  李澈忍住了直接动手的冲动,心中充满防备:“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应该加入我们。”传教士说道:“恕我直言,你比一般的人天赋要高,但你不如他们聪慧。”

  “如果我坚决不加入呢?”李澈保持防备,小心谨慎地与他交流。

  传教士沉默了会儿,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最终没有给出答案,只是说道:“我相信你,时间会让你明白我们是正确的,你会加入的。”

  李澈不再理会他,只是紧紧盯着他,从未放下防备。

  他不准备再想办法摆脱他,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会跟上来,反正主城区已经不远。

  如果这家伙要直接动手,那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传教士见状也不再说话,而是往厅里走了几步,转身望向门外,安安静静地站着,就像一个同样在等待着暴雨停歇的行者。

  大厅里并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反而是一片和谐。

  李澈却越发感觉怪异,眼皮止不住地跳动。

  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男人,实际上无比的危险!

  半个小时后,暴雨停歇,淅淅沥沥地开始下小雨。

  这样的雨不会立刻停,而是会持续不短的时间,李澈想了想,决定不再等待,直接离开。

  看了一眼传教士,他迈出脚步,往门口走去。

  “先生。”传教士叫住了他,扬了扬手里的伞:“需要雨伞吗?”

  李澈没有理他,走出门去。

  ......

我滴鬼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