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传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多年以后

  如今,我坐在自己的铺子里,合上太爷的日记。一日之计在于晨,我却呆在鱼胶铺子里,无所事事。

  所谓的开着鱼胶铺子,其实我根本没心情卖鱼胶,不过是赚点小钱,多一份底气罢了。

  总得有点什么事情去干。我再三思考,突然想到了一个老朋友。三年前咱俩在公园里碰过面,随即就越来越多的交情,有时候互相串串门。今年起来,事儿太多,就没怎么来往了。是该见见他了,我想着。

  他叫邱洪子,武校毕业,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是一位武术教练了。到去年年底,他就不干了,嫌累。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我自己心里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去年九月份他老头子死了,他是独生子,就自然而然继承了他爹的全部财产。虽然不多,但也够他用了。

  午饭后,我打个滴滴,到他家门口,敲了敲门。门开了,映入眼帘的先是一条大黄狗。它朝我疯狂摇着尾巴。这狗我倒是认识,它跟洪子已经有五年了。抬头才瞧见洪子,满脸通红,应该是刚喝完酒。见是我来了,便含糊的说道:“哟,是振哥来了。几个月不见,消瘦了不少。进来坐!”说罢,摇摇摆摆的把我拉进了客厅里。

  三年前见他时,他喝的是威士忌,三年后的现在,他喝的依然是威士忌。他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酒瓶子,当我想喝,就站起身形跑到后边儿厨房去,取来了一瓶。其实我才刚吃完饭,并没有想要的意思,但又不好意思不接,只好抿了一小口。结果越喝越带劲,边喝边聊了起来。就这样浑浑噩噩了一个下午。六点半,我也没精神干别的了。店门关上,屁颠屁颠跑回家,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林嘉浩——六年前认识的一个正坐牢的朋友的电话给吵醒的。

  “牢房外的空气可真新鲜!”

泷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