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清秋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贰拾伍·包围

  柳慕潇扶在栏杆边,喘着粗气,不住地咳嗽。

  谢允棠扶他坐下,小口灌了些热羊奶。

  “北郡有句话,叫喝口羊奶病痛都消散。”

  柳慕潇抬头看她,嘴角还噙着笑,“我又不是小孩。”

  “不管你是大人还是小孩,生了病只要喝羊奶都能好。”

  “好,那我就试试这万精油。”

  不知为何,几口羊奶下肚,咳嗽竟真缓和了些。

  “殿下,你这得的是什么病?”

  这个问题谢允棠很早就想问了。

  柳慕潇倏尔笑起来,“早些年得了头疾和风寒,一直没好。”

  谢允棠也料定他不会说实话,她略同医理,那一屋子的药她虽不知是指什么的,却也知和头疾风寒无关。

  一路无话,踏进院门时却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

  正疑惑之际,谢允棠听到身后响起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穿着萧将衣服的人跑过来,人还未至便听得一声大喊:

  “青芜君,谢大帅被图达大军包围了!”

  谢允棠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顾不得多想,翻上马背就同萧将一同前去。

  身后突然就多了一个人,一股檀香味从身后传来。

  “本王随你一同前去。”

  谢允棠睫毛轻颤,拉着缰绳就追上萧将的马。

  此时也顾不上柳慕潇禁不禁得住颠簸,她恨不能插上翅膀就飞过去。

  从前谢韫不是没有这样的境地过,这次与以往不同,图达集结了所有大军围攻谢韫,谢筠被困是调虎离山,故而谢允棠找到他时敌军兵力并没有意料中那么多。

  萧廷澈带来的兵马并不多,谢允棠此时就是过去了也无用。

  她心念一动,当即掉转马头向着淮南山的方向去。

  柳慕潇忍住要吐的冲动,在跳过下一个石坑前轻轻捏住谢允棠的衣角,冷不防下一个颠簸时撞到谢允棠的后背。

  仿佛撞上一块香香软软的枕头,柳慕潇收敛心神,专心盯着下一个小土坡,又是一震。

  谢允棠温柔的声音传来,“殿下若是怕摔,还是抱住我的腰吧。”

  柳慕潇刚把手轻轻放上去,马又快了几分。不愧是谢允棠的坐骑,赶了一天的路依旧未见力有不怠,翻过一个土丘便见一家驿站。

  乱世之中就连官家驿站都如此破旧,谢允棠把马交给小厮,转身上了客房。

  “你要去找沈国公?”

  柳慕潇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嗯。沈伯伯与家父交好多年,他离这里最近。”

  只是恐怕,图达也想到这一点。

  门外隐隐有许多人共同向这里靠近的脚步声,谢允棠的心神陡然一紧,拉着柳慕潇往门外跑。

  图达的飞鹰营是图达第一大主力,多年未见那旗子却一点也不陌生。

  来者皆是骑兵,谢允棠飞身砍下骑兵的头颅,一脚将人踹下马背飞身上马。

  眼前景色逐渐荒凉,马蹄声还紧紧跟在身后,眼前不远即是悬崖,谢允棠抿了抿嘴,提刀等着飞鹰骑。

  历历寒光划过坚实的铠甲,谢允棠飞身与为首之人盘旋,重刀压在那人的臂上,身后一刀袭来,谢允棠肩上挨了一下,旋即挑开那人格挡着的手臂奋力一砍,鲜血溅在脸上。几乎同时,谢允棠飞旋一脚踢翻了刀,余光却见柳慕潇被逼退下悬崖,当即一刀解决身前挡路之人,跳下悬崖直追柳慕潇而去。

  柳慕潇要是死了,她恐怕也不能独自活着回去。

  不多时,谢允棠失去了知觉。

长白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