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清秋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贰拾柒·图达龙骑

  这只是飞鹰部其中一个小营,想要把他们救回来,还是任重道远。

  好在东边已经成功被萧廷澈和容遥破开一个缺口,只要攻打西边让图达鹰骑自顾不暇应该就能让他们成功撤退了。

  “朝中诸事繁多还劳烦殿下上心,救济粮也已到达,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不错,去了“您”听起来舒服多了。

  柳慕潇淡淡道,“着急赶我走?”

  “殿下,你那飞鸽传书都累了这么厚一沓了......”

  还未等柳慕潇回答,渐近的脚步声霎时吸引了谢允棠的注意。

  来者是个穿青绿锦衣的中年男子,眉眼齐整,五官端正,和蔼可亲,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相貌俊朗的人。一双眼睛清澈可亲,看着就是个顶顶温柔的人。

  “沈世伯!”谢允棠看到来人,眉眼顿时弯起来。

  “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沈国公同样笑眯眯地看着她。

  “世伯,父帅被敌军包围,情况危急,还望世伯速速发兵相助。”

  谢允棠又将边境境况细细说了,沈平湄沉默半晌,旋即下令召集兵马即刻发往北境。

  谢筠的伤势很重,腹部中了两箭,肩膀也多了几条可怖的伤痕,抬出来的时候军医都吓坏了。

  这场战事足足打了一月有余,西部看似防守松懈,萧廷澈和沈平湄率兵去攻却久攻不下。

  “青芜君,不是我们不信你,我们找了两个月都找不到大帅,您突然说您找到了,这……”

  谢允棠一抬手,递给他一份图达军营周边军事舆图。羊皮上墨迹还没干。

  “这……都是您画的?”

  容遥接过副将手里的舆图,心中亦是一惊。舆图的内容,若非绝顶高手亲自探查,是决计画不出来的。

  而方圆八十里军营,谢允棠都亲自探查完了。

  容遥和几个斥候画过舆图,知晓其中艰难,那新来的二营主将却是不知谢允棠本事,两只不大的眼睛充满怀疑和种种猜测。

  谢允棠没空理会他,两根细长的手指一点舆图上画圈的地方,“大将军已经将兵符交予我,左二营今晚与我突袭图达蛇骑。”

  千峰没好气道,“兄弟们久经沙场,郾城穷山恶水的,您这金尊玉贵......”

  “拿上你的枪,一炷香后,操练场上见。”

  “什......”

  “你们不是一直对我有意见么?正好给你个机会,一较高下。”

  谢允棠不过一把短刀便打得他招架不住,连连退下高台。右营的将领也去试,无非是比千峰退下来的姿势体面些。

  “我知道我把你们都打赢了也无用,你们还是会介怀我是一介女子。诸位铁骨铮铮好男儿,为守疆拓土肝脑涂地。大敌当前,击退敌军要紧,诸位有何不满,不妨容后再议。”谢允棠年少时便单挑全营北军将领,除了千峰无人是她对手,如今长大了些,便再无敌手。

  谢允棠枕着两只胳膊,一个食盒出现在眼前。

  她抬头看向来人,一双杏眼霎时清亮许多,倦容难掩绝美容颜。

  “我明日便要启程回京,你记得按时吃饭。”

  这话不像是柳慕潇能说出来的,谢允棠疲惫地点点头。

  “粮草还能供应多久?”

  “不足一月。”

  柳慕潇点点头,静静地坐了半晌。

  千峰掀开帐帘,却见一个修长的身影背对着他,高高束起的青丝微微舞动,甲片锃亮,英姿凛凛丝毫不见疲态。

  战场上,可没人看你好不好看。武林高手单打独斗和战场厮杀到底还是有差别的。

  这朵娇养在京城的花,不知还能开多久。

  “左二营集结,请青芜君发令。”

  寂静的夜晚只听得见巡逻士兵的脚步声,和谢允棠记忆中的一样,那个蛇骑的主将训练士兵并不严苛,此人刚愎自用,就连门口也只站了数个守门的士兵。

  不过很快,谢允棠就发现了不对。

  黑暗中人影攒动,四面八方包抄而来。为首之人身形高大,头上还挂着红麻绳。

  谢允棠心下一惊,这根本不是巴臻的蛇骑,而是堂伢儿的龙骑!

  三营还在主帐守着,倘若不是谢允棠带兵,还真可能让他围死在这。

  包围圈不断缩小,一道刀光破开长空,直向龙骑首领刺去。

  巴臻叔叔曾被年少时的谢允棠打成重伤卧在床上半个月都起不来。巴臻那副躺在床上骂骂咧咧的狼狈模样堂伢儿至今还记得,面对这个绝美无双的人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提起弯刀就迎了上去。

  黄沙漫卷,两道寒光僵持不下,谢允棠算着时辰快到了,便大力去削堂伢儿的脑袋,他虽避开却还是蹭了一道。

  堂伢儿心道此次先机已失,万不可让谢允棠逃了去。

  谢允棠却没有再战的意思,弯起大弓指向军师的脑袋。

  堂伢儿不得已慢了下来,飞去长盾挡在军师的面前。

  “本来我还担心龙骑攻击我营主帐,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你也没那么精明嘛。谢允棠漂亮似葡萄的眼睛眯起一条缝,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堂伢儿,随即打马离开。

  “可汗,她……”旁边的副将气得要跳起来,堂伢儿却无心顾及他。

  堂伢儿细长的鹰眼微微眯起,“这样好的美人就应该娇养着,不应该让大漠的风沙摧毁那张脸。”

  大漠的风沙摧人,谢允棠提着一口气疾步走到桐盆前,“噗——”的一声将涌进嘴里的血都吐了出来。

长白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