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清秋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贰拾捌·回京

  “青芜君!”

  谢允棠抬手示意自己没事。“爹呢?”

  “已经送到帐中休息了。军医说受了些伤,不过并无大碍。”

  “嗯。父帅的帐子多布置些人手。”

  谢允棠的面色惨白,嘴角的血还没擦干。

  “青芜君,您要不先歇着吧。”

  “布防吧,堂伢儿回去发现被我们耍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容遥心中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眼前这位少年将军仿佛久经沙场,全然不似刚刚掌兵。

  “那女将军把堂伢儿耍的团团转,听说那图达小儿可气得不轻呐!”

  “夸张了吧,听说那堂伢儿可是图达最出色的青年将军,未来图达的可汗,边关大将都对他很是头疼。”

  “话是这么说,其中艰险谁知道呢。据我在边关营当差的三大爷说,这堂伢儿发现自己被耍了之后马上就整顿兵马把这位女将军的军营围了,还整了一出火烧连营。大火烧了一整天,粮仓都烧没了……”

  柳慕潇忽的一顿,一股恐惧涌上心头,连寒冬的冷冽都浑然不觉。

  “就在图达骑兵以为自己大获全胜的时候,有一个人宛若天神从火里走出来。那帮天杀的图达兵还没反应过来,北郡铁骑从一地废墟里面冒出来,杀声震天……”

  柳慕潇松了一口气,边关的消息被封锁住了,也就是这种小商贩的消息传的快一些。

  “殿下。”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刺骨寒风中站了许久,再不回去,怕是又少不了解语花一顿训斥。

  “我还剩多久?”

  柳慕潇盯着解语花的桃花眼,心中已然明白几分。

  “两年半。”

  “三年。”

  解语花瞪了他一眼,三年,照你这个耗法,能有两年半就不错了。

  柳慕潇长叹了一口气,“来不及了,齐王该死了。”

  “至齐王于死地,并非易事。”

  “身上流着他的血,都该死。”

  解语花点点头,突然露出一抹邪笑。

  “方才我看见你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话,是那个和你共事过的谢家大小姐?”

  柳慕潇不语,解语花却是一副了然的表情。

  “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露出那种表情。”

  至多三年,连登上帝位都要算的刚刚好。

  “容遥亲眼盯着图达骑兵退回边境线。小棠,这次你可立了大功……”

  谢允棠昏昏沉沉的依稀听见沈平湄爽朗的笑声,张了张嘴话没说出口突然血气上涌,地上又多了一点血迹。

  “如果只是外伤不至于吐这么多血,看来内伤也不轻。”

  “……”

  谢允棠夜里被背上一阵突然袭来的疼痛感惊醒,窗口上映着一个人影,只听那人开口道,

  “我一时兴起想来看看你,没想到这么巧。”

  谢允棠松了口气,披着衣服走到窗前。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喜欢在窗口边上站着。”

  “我要回南郡了。”萧廷澈静静地看着她,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我要回京城,不顺路,不能送你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京城?你好不容易从那虎狼之地回来,为何还要回去?”

  “北郡现在还不能被人扣上一顶造反的帽子。”

  一阵似有似无的口哨声隐隐传来。

  六殿下的后援来的还真是时候。

  萧廷澈隔着窗户都能感觉到谢允棠的兴奋。

  “你若有难,修书一封,我必千里赶来相助。”

  谢允棠倏尔一笑,“你也多保重。”

  送走了萧廷澈,等了一会儿便有人来敲门。

  门口只站着花澈一个人,身后还有一大车箱子。

  “辛苦了,这个赏你。”谢允棠拿起一个玉葫芦。

  “这是沈大人给你的,我不能要。”等了一会儿,花澈看谢允棠还真就“虚心纳谏”了,“要不……您把那把七星宝剑赏给我?”

  “你去拿吧,我验验货。”

  箱子应声而开,满目的金银铜钱都闪瞎了谢允棠的眼。

  角落里还放着一只箱子,却是满满一箱短打便服华装。

  “姑娘,这……”

  “为了节省开支自从回了北郡我就只换过两身衣服,没想到他连这都看出来了。”

  谢允棠看着自己这一身灰扑扑的被划得破破旧旧的氅衣,心中复杂。

  “把这些军饷发下去,死伤的家属多给些。”

  偌大的戈壁滩上只有谢允棠牵着一匹马。

  战场上死的将士已经够多了,谢允棠不愿因为她再多无谓的牺牲。

  “今年的棉花是六殿下从龙溪郡王府手里扣下来的,有劳你亲自把他们运回来了。”

  花澈却是笑道:“这些事容遥已经去做了。姑娘,此行艰难,还请带上我一起去吧。”

  “将军,二姑娘回去后定要被卸了兵权,那她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便全白费了。”

  “无妨,她在军中的威望已经立下。倘若那些老东西眼睛还没瞎,经此一役,应该再无人会质疑她了。”

  “姑娘要是再想回来,恐怕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谢筠停了笔,冷声道:“如果要她嫁给一个无能之人,那我只能殿堂之上亲自质问陛下了。”

长白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