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候造物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章 欢迎

  武莼刚走进时政部办公室就被老牛逮住,他眼冒精光地喊道:“小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下午4点,总社老大要来调研,我们正在做最后的彩排,你去欢迎队伍最后站着,凑个人数。”

  武莼放眼望去,才发现没采访的同事都被紧急召回办公室,彩排欢迎仪式。

  莫珊珊自然被安排在队伍显眼的位置,与各部门中层站在了一排,分社总编辑王炯站在C位,用地中海后脑勺对着后排的记者,面朝电梯大门丈量欢迎的角度是否是最佳。

  “怎么不见几位副总编?”站在武莼左手边的薛勤微微撇头小声问另一边的马晓刚。

  马晓刚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嘴却没有停,“都在大堂列队欢迎,炯总不放心,正在挨着楼层检查。”

  马晓刚话刚落音,王炯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等会儿我陪着领导到达这一层的时候,电梯门一开,我就说‘领导这边请’,站电梯口的牛主任就第一个鼓掌。”他回头看了一眼本就不宽阔的电梯口站得密密麻麻的记者,不满意地呼出一口气,大手一挥,“各个记者还是站回自己的工位,这样更加真实,到时候,大家以牛主任的掌声为暗号,立即起立,一起鼓掌,齐声大喊‘欢迎总社领导!’务必要以最饱满的热情欢迎领导调研!”

  “炯总放心!”整个电梯间只有老牛情绪高亢地回应。

  跟着王炯的编办工作人员小王立即将老大的意思传达到了各楼层各部门。

  不到5分钟,各部门的负责人都站在了各楼层的电梯口。

  为了保证欢迎热烈效果分毫不差,王炯和分社领导班子,从大堂开始,依次去每个楼层,彩排了三遍,编办小王更是精细计算了领导到达每层的时间,发送给各部门负责人。

  武莼趁着领导下楼的间隙,拿出手机,看到四人群里常暇暇的咆哮,选择直接无视,但梅如湫发的“姐弟恋”三个字,却让她心跳顿了一拍。

  柏珩的反常,她自然有感受,但她却不愿去深究。

  她很清楚,她与他,年龄不合适、身份不合适、经历不合适,最重要的是,她再也没有与一个男人走进亲密关系的计划,更没有与其共度余生的打算。

  在她看来,柏珩此刻所为,或许是在需要高度自律的人生里开了一个“小差”,或许是对将深度互信的亲近关系“误会”为了亲密关系,或许……不过是一次试探关系的“恶作剧”。

  “刚接通知,今天总社大领导调研行程取消,大家赶紧恢复正常工作。”站在电梯口当“门童”的老牛接到编办小王的信息,喜大普奔地通知快在工位上坐不住的记者们解散,同时将心神不宁的武莼喊去了他的办公室。

  武莼揣着笔记本走进老牛摆满多肉的端头办公室,看到视觉中心主任老贾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花白头发、身材发福、满脸慈爱的老牛则靠着办公桌旁的旋转椅精心呵护一盆多肉万象锦。

  为了缩短吸二手烟的时间,武莼快速汇报了大理采访的选题大纲和时间安排,以及新媒体的策划制作计划。老牛和老贾合计了下,觉得可行,安排了徐超配合武莼负责摄影摄像。

  一切敲定,武莼赶紧掏出了已经写好的出差借款申请,请老牛签字。

  因为指着这个报道冲奖,老牛看着申请上还算合理的金额,难得果断地签了字。

  拿着申请单,武莼准备去楼上找分管副总签字,刚刚走到电梯口,门恰巧打开。

  电梯里王炯前一秒还堆满谄笑的脸,看着电梯间有些陌生的武莼时,瞬间闪过惊慌,但还是在后一秒尽力撑住了嘴角有些勉强的笑。

  武莼看向被王炯和各位副总前呼后拥围住的中年男人,面容严肃、眼神锐利,电光火石间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总社总编辑吗?!

  但她也清楚,就算此刻她再使劲鼓掌,正在离电梯口甚远的办公室照顾多肉的老牛也没办法赶过来,部门大办公室里的同事也已走了大半,剩下不是在埋头写稿,就是在打电话和采访单位斗智斗勇。

  总社大领导走进办公室,迎接他的将是时政部最“原生态”的工作场景。

  至于王炯期待的,热烈欢迎场景,卒。

  已经在采访路上的薛勤听武莼讲述了“喜逢”大领导的场景,进行了神总结,“这次炯总是真的囧了。”

  武莼签完字,借完款,走出单位差不多快5点半,新闻社门口的大道逐渐迎来了晚高峰的车水马龙。

  是时候,该回家了,去剜掉不该长在他心间发芽的种子吧。

  今天武莼没有打车,而是坐了地铁。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起挤在没有多余缝隙的车厢里,她一手拉着吊环,一手处理各个群里的工作信息。

  一条信息猛然跳了出来,“武莼,工作结束没?什么时候回家?”

  是柏珩。

  那个本该在手机里、新闻里、电视、电影里出现的人,此刻在问她什么时候归家。

  虽然武莼察觉到柏珩没有喊她“老武”,而是全名,或多或少应该是在抗拒“姐弟”这种身份,但还是佯装不知,“结束了,大概半个小时,老弟要是饿了,可以先吃。”

  “你今天没开车,打车回来应该挺堵。”柏珩看到玄关台子上的车钥匙,强迫自己忽略了“老弟”称呼带来的不适感。

  “我今天坐地铁。”

  “好。”

  半个小时候,武莼顺着扶梯,从行色匆匆的地下走廊来到了挤满人的地铁口。

  渴望归家、赴约的人们,被暮夏骤起的暴雨挡住了脚步。

  “哥哥,我在商场对面的地铁口,你过来接下我。”

  “老公,今日晚上电影票买好了没?”

  “大过节的,怎么突然下雨?”

  躲雨的人们都在祈求着这场雨赶紧停下来。

  没有人注意,地铁口屋檐角落,还缩着一个挎着篮子的买花女孩。

  女孩篮子里鲜红的玫瑰在暴雨的滴溅中,舒展得更加热烈。

  原来,今天还是七夕。

碗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