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农垦人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路的归途

  石宇轩一家四口,四处飘荡着。

  只有满秀秀孤独的守在原地,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石梅常想:

  她的家可能就这样了吧,以后她父母的老年生活应该会很孤独吧。

  舍不得帮扶孩子,害怕孩子孩子过好了,不管他们。

  于是石宇轩夫妻对于孩子的态度,永远都是,活着就行。

  帮?

  可以会帮石毅,石梅是绝对不会帮的。

  用他们的话来说:

  “我没有问你要钱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石梅挣扎着在父母眼里活着,对于孩子需要拉一把的时候选择视而不见。

  还可以冠冕堂皇的告诉所有人:

  我是为你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八岁死了爸,谁帮我?

  石梅想告诉他:

  你丈母娘家帮了你,在你妻儿饿死的时候,是娘家人拉了你一把。

  如今的石宇轩有点忘恩负义的感觉,眼里只有曾经对他见死不救的亲兄弟。

  满秀秀对此,已经心寒的不再提出任何一点反对的话语。

  石梅四叔,更是把石宇轩夫妻当陌生人。

  那怕石宇轩有任何好事都想着他这个四弟。

  石宇轩今年过生日,叫了朋友大家一起吃个饭。

  打电话给石梅四叔,对方直接不接石宇轩电话。

  一直到客人都上桌了,也没打通对方电话。

  石宇轩说了一句“爱来不来。”

  但是却在第二天,石梅表哥过生日时候,对方一早就来了。

  提着礼品,之前从石梅家门口过去。

  石梅看见了,但是没有打电话,因为对方骑车速度挺快的。

  后来满秀秀打电话跟石宇轩说了:

  “你把人家当兄弟,人家眼里就没有你这个大哥,你过生日人家都不来,老满过生日,他一早就提着礼品来了。”

  石宇轩能说什么?情绪低落,回答一句“以后不管他了。”

  满秀秀对石梅四叔有意见,不单单是他们见死不救,还因为他们是白眼狼,怎么也喂不熟。

  石梅四叔爱赌,老婆受不了了。丢下两个孩子跑了。

  石宇轩夫妻觉得可怜,经常买衣服买鞋子买菜去给他,有时候直接抓鸡送去。

  可惜,对方依旧没把石宇轩夫妻放眼里。

  石梅每次回来都给两个孩子买衣服,一人两三套。

  买了几次,石梅就没再买了,因为对方的做法让石梅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人家根本看不上你的东西。

  来连队,打牌的再晚,把孩子丢石梅表哥家。

  两个姑娘,半大,人家家里两个男孩,脸都不要了。

  后来石梅不管了,当没了这个四叔,因为从小,这个亲四叔过年给自己红包是十块,给别人家的还是是五十。

  有什么好计较的,没缘分而已。

  做不了一家人,何必去强求?

  何况人家也不稀罕有你这样的亲戚。

  石宇轩喝醉的时候问“小时候一个碗吃饭,没有爹,我生怕饿着他们。”

  “如今各自成家了,喝酒都请不来,到底是谁的问题?”

  没有人能回答他,大家都安慰“他怎么对你,你怎么对他就行。”

  石宇轩嘴巴还叨叨道“长兄如父啊!”

  我尽力了……

  十几岁开始养家,石宇轩确实也进里,兄弟对他,他心里不可能没有感觉。

  男人,兄长,要大度,不要斤斤计较。

  每次满秀秀说起石宇轩几个亲兄弟时。

  石宇轩就会说“他们是糊涂人,你也是糊涂人?”

  一句话,把满秀秀怼的胃痛。

  石梅对长辈从来不会说三道四,哪怕对方再不是。

  她只会调整对待别人的方式,在她心里,没有意义的事跟人,多说一句都是对自己的折磨。

  至于什么是有意义的事跟人,几乎取决于她自己的心情。

  鸟在树林,你不知道它在哪棵树上,人心隔肚皮,你不知道别人怎么想。

  这是石梅外公经常跟石梅提的一句话。

  小小的石梅骑在外公肩膀上的时候,就有样学样的跟着学这句话。

  所以石梅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人心难测。

  没有任何东西是永垂不朽的,如果有,那一定是外公说的那些长眠的战友。

  石梅外婆是个民间老中医,有些疑难杂症她会,但是普通的毛病她一点也不会。

  石梅从小就好奇,外婆是怎么约会的,也没听过她有师父。

  这个问题,至今也没有答案。直到外公去世后,石梅总能想到:

  小时候,外公在时,带着石梅去扫墓。

  小时候的石梅白白净净的,十分漂亮。

  外公上完了香抱着石梅问“有一天外公住里面了,你会来看外公吗?”

  石梅不懂“外公为什么要住里面?我也要住里面吗?”

  石梅外公笑了“谁都要住里面。”

  石梅看着墓碑道“那你住里面了,我也给你带吃的。”

  一时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石梅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

  如今当初那个年轻的老头真住进去了,才知道他在暮年时说的那一句:

  “人越来越贱,早点死也好。”

  石梅听了,心里不舒服,年轻人总觉得死是老年人的事情,但是石梅知道。

  外公老了,一声病痛,他可能不想痛苦的活着。

  所以这老头,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走了。

  走的让人觉得,是应该的,也是突然的。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中途下车了,你可以下车跟他告别,但是不能随他一起去。

  十万大山里有石梅的童年,也我有曾经的亲人。

  石梅这一辈子,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满秀秀说“我爸死了,我妈还在,过几年我妈也死了,我就没娘家可回了。”

  我的后代也不会记得,我的娘家门朝哪里开。

  女人

  呵呵

  有来路,没回路

  而男人从始至终一有一条路,然而石宇轩走出了两条路。

  一生如老牛一样活着,用尽全力才能保证温饱。

  而石梅这一代,感情更是淡泊,也许迁途在石毅这一代结束。

  或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有悄悄发生的改变。

  石宇轩希望石毅赶紧结婚,对于他来说,石毅成家就意味着他可以退休了。

  这家可以交给石毅了,每年过年给祖宗上香的事,石毅也应该接手了。

  他老了,只想看着日子过的后继有人。

倾本贤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