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农垦人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婚姻

  石毅不愿意结婚,石宇轩夫妻不懂是为什么?

  经常打电话跟石梅抱怨,石梅也懒得说。

  年纪大的满秀秀有时聪明有时糊涂。

  石梅也不知道他们两夫妻是不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但是两个的意思大致相同,石毅问他们拿钱,他们不不认为有什么错。

  但是口口声声告诉对方,这钱我是借你的,你得换。

  而石梅有时拿了他们夫妻的钱,那一定是明里暗告诉你,这钱是借的,你得还!

  石毅不还烧,他们认为很正常,石梅不还钱,那就是错的。

  因为在他们心里嘴里叫石毅还,其实就是叫给石梅听的。

  意思就是:

  你看,我对你们姐弟是公平的。

  这种小把戏,石梅每次看了都觉得恶心,问了无数次之给一次,还嘲讽侮辱后才给。

  所以石梅遇见事了,从来不问他们,也不找他们。

  跟朋友开口,都好过跟父母开口。

  石梅为人十分实诚,有一两个信的过的朋友。

  出现经历问题,石梅从来不说原因。

  十分直接的表示我目前需要钱,对方也不墨迹,直接问要多少。

  没当石梅把钱数说出来的时候,对方都会立马转账过来,一句废话没有。

  往往总是高于石梅需要的数字,石梅每次见了。

  把多余的转回去,只借自己需要的数目,说几号还回去,就几号还回去。

  对方不着急,让她先用,她也是不愿意的。

  必须按时还就,但是石梅几年也不会开口问别人借钱。

  除非生意上遇见困难,石梅朋友说,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我是男的,你嫁我吧。

  石梅总是笑“我喜欢高的,你太矮了。”

  大家曾经以为石梅这辈子可能嫁不出去了。

  因为她对异性总是冷冷清清的,哪怕有些男孩等了她几年。

  石梅心里也知道,自己亏负过几个朋友。

  但是石梅喜欢直接有担当的男人,如果说,自己喜欢一个女人,还要通过别人来试探,那,石梅是看不上的。

  自己喜欢的,都不主动出击,那还有什么是值得他去努力的?

  或许是石梅理解错了,也或许是她理解对了,总之是她错过了别人。

  当看着曾经说要喜欢她的男士,一个一个都结婚生子的时候,石梅依旧是一个人。

  当他们都二胎的时候,石梅依旧是一个人。

  石毅曾经想结婚,但是被石宇轩夫妻的做法给激怒了。

  原因是:

  女孩怀孕了,石宇轩觉得可以少或者不给对方彩礼。

  因为他附近所有人家的儿子娶的媳妇都是没有花一分钱的。

  直接进厂打工后,带着大着的肚子回来,把孩子一生,结婚证一领,就算结婚了。

  凭什么石毅娶的老婆要彩礼六万?

  不愿意出,舍不得出,又想让石毅要媳妇。

  空手套白狼的事做的毫无压力,石毅被彻底激怒了,带着女友离开后,就分手了。

  石梅总能冷漠的看着人性的薄凉,就因为身边的人如此,他也想如此。

  他错了吗?石梅想,可能石宇轩没错吧。

  因为大家都这样,凭什么就我不行?

  就跟当初跟寡妇的事一样,石宇轩也问满秀秀:

  “凭什么其他男人可以,他不行?”

  寡妇扰乱了很多夫妻感情,石梅知道了。

  打电话跟石宇轩说“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你怎么不去死?每天有那么多父母为了孩子活的体面一点,活的跟牛一样,你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石梅是非常愤怒质问,因为越长大,越明白。

  石宇轩夫妻眼里,心里根本没有孩子。

  他们心里眼里都是自己,总觉得自己有单位的退休金,一本万利,不求人。

  石梅心里有时候被气急了会想:

  我他妈的,就疯了,如果能选择,可能这家四口,没有一个人愿意选择成为一家人。

  利己主义,在石宇轩夫妻身上表现的淋淋尽致。

  尤其是到了五十多岁的石宇轩夫妻,谁给钱,就对谁笑。

  除了石梅,哪怕石梅给了钱,他们认为是应该的。

  石梅也认为是应该的,但是身边了解的朋友会说:

  “我要是遇见这样的父母,我直接断绝来往。”

  石梅行吗?石梅不行的,因为石宇轩夫妻在连队,除了两个孩子,他们一无所有。

  如果石梅都不管他们,他们绝对被本地人欺负的死死的。

  石毅也憋着气,但是能不管吗?

  不能,因为石毅,跟石梅想的是一样的。

  他们在不是,但是他们也只有我了。

  哪怕没有感情,但是为人子女的责任不可以丢掉。

  所以石梅姐弟石宇轩夫妻生活在家里的底气。

  这对夫妻根本不了解,石毅在当地的影响力。

  有人欺负石宇轩夫妻,石毅一个电话给对方,对方会立马约束自己父母,不去无理取招惹石宇轩夫妻。

  有一次,跟石梅一届的男生,在酒桌上喝酒。

  石宇轩嘴巴多,见对方年轻提醒了一句。

  “年轻人,别喝这么多酒。”

  对打站起来,想往石宇轩身上招呼,被同桌的人拉住了。

  满秀秀知道了,骂石宇轩“你管别人做什么?人家都三十岁,孩子都两个了,喝死跟你有什么关系?”

  满秀秀拉着石宇轩不让动手,其他人拉着喝醉的人不停劝。

  “人家老人,说你,是为你好。”

  满秀秀指桑骂槐对石宇轩说道“你跟他什么关系?他今天喝死,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你好心了?”

  后来石毅知道了,对满秀秀说: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打。”

  后来,对方酒醒来,自己来都石宇轩道歉。

  石宇轩能说什么?只能说,没事,没放心里。

  但是也知道闭嘴了,以后见了也不会劝别人少喝酒。

  石毅说,他是唯一一个坚持读书的人。

  其他跟他一起的同学,都被打怕了,不敢去学校,选择退学去进厂打工。

  可见石毅拳头有多硬,一口流利的本地方言,让本地大妈们喜欢的只想把自己闺女嫁给他。

  有人问试探过石宇轩夫妻,本地夫妻,想让石毅娶她闺女。

  石宇轩一口回绝,孩子的事不参与。

  但是背后却让满秀秀跟石毅提。

  石毅听了,表示,没有任何想法,本地姑娘大多数太懒,石毅有点害怕。

  石宇轩夫妻明确告诉石梅姐弟,不许嫁本地人,不许娶本地人。

  选择:

  本地孩子太懒,男女手不能提,肩不能挑。

  一年四季吃稀饭加酱油,绝对不行。

  清贫的过一辈子,加上本地人对外地跟最初的欺压,让他们心里也十分厌恶本地人。

  可以说,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背地里都是问候你祖宗的人。

倾本贤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