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农垦人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二章:四娘

  石宇轩一家四口,各自为营,互相不干扰。

  石梅姐弟几年也不会联系,如果说那天这对姐弟联系了,一定是因为钱。

  满口大道理,大家都听烦了,没事最好不要联系。

  联系只会伤感情,虽然也没有多少感情可以伤。

  石毅的舅舅跟满秀秀说:

  “石毅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勤。”

  导致满秀秀对石毅的个人生活已经彻底无语了。

  每天打电话都问,有对象吗?每次都有,但是每次说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久了,满秀秀自己都记糊涂了,到底是哪个地方的姑娘?

  后来满秀秀彻底放弃不问了,怕问多了,那天说错话。

  石毅一直就这么晃荡着,如今变成了一个模具师父,一月工资一万多。

  依然不够开销,满秀秀对此十分不满。

  “他每次都说一月工资多少钱,但是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钱,都拿去养别人的老婆了。”

  石梅想,可能石毅交往的那些朋友,把自己的工资给家里,然后花着石毅的钱。

  如果真心要过日子的,会考虑未来,而不是把石毅的钱花的干净。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石毅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但是石梅只听,不说,任何意见都不会表达。

  因为石梅知道,她始终是外人,你做的好,对方认为你应该的,你做的不好,对方认为你多管闲事。

  这是大部分女人的悲哀,石梅体会到了,所以她选择了闭嘴。

  石梅四叔老婆跑了,那年石梅回家过年,石宇轩要去对方家过年送礼。

  石宇轩提着礼品,找石梅,问道“你跟我去你四叔家,去不去。”

  石梅听了,问了一句“是四叔打电话叫你的,还是四娘叫你的?”

  石宇轩没多想回答“是你四娘叫的。”

  石梅听了,回答一句“四叔跟四娘两个经常吵架,不是四叔喊你,你也去?到时候你去了,人家夫妻吵起来了,四娘跑了,找你要你怎么办?”

  石宇轩回答“她不会跑吧,孩子都生了两个了。”

  石梅冷笑一下,心里想,她爸是真天真。

  “人家能把一儿一女丢下,跑出来,就能把这两个女儿丢下跑走。”

  石宇轩还在犹豫不决。

  “你不信,你看着,四叔不改,天天赌,迟早四娘要跑,你去嘛!人家找不到借口吵架,她真因为你吵架走了,到时候四叔让你出钱去找,你去不去?”

  “不去,你就得帮他养两个孩子,因为才吵架的,到时管不管?”

  石梅见石宇轩还在纠结,直接说:

  “你去,我不去,那天四娘跑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

  石宇轩听了,放下礼品,说道“那就不去了。”

  石宇轩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亲四弟打心里不喜欢他。

  石梅跟满秀秀提了,满秀秀问石梅:

  “你怎么确定你四娘会跑?”

  石梅问道“为什么不跑?一个烂赌,赌友第一,妻女第二的人,是我,我也跑。”

  石梅四叔,是个糊涂的人,谁对劝他,好好过日子,他就远离谁。

  久了身边只剩下那一群赌友了,因为没有生的男孩,他觉得人生没有奔头。

  石梅有时想,他要是有个儿子,是不是生活就不一样了?

  石梅这话,才说完,不到三个月,满秀秀就打电话给石梅说:

  “你四娘跑了,拿了三千多的钱,一个跑出省了。”

  石梅听了一点也不意外“我早就说过她会跑。”

  “你四叔吵着要去找回来。”

  石梅听了,心里笑了,就他?有钱找?

  “你怎么确定她会跑?”

  满秀秀依然不相信石梅说的事,是正确的,因为这件事太精确了。

  “她能偷偷赚路费半年从上一个男人家里跑,就一定会从四叔这里跑,上一个还生了一儿一女,她都能跑,四叔算什么?”

  石梅佩服这样的女人,敢于为自己活,骨肉相连在她眼里,一文不值。

  也可怜她,遇见的两个男人,都是赌鬼。

  但是也十分看不起她,因为孩子生一个丢一个。

  石梅对于这件事,从来不放心里,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参与别人的选择。

  通过这件事,石宇轩遇见事了,大多数就打电话给石梅商量。

  石梅心里清楚,该说的说,不说的选择闭嘴。

  在多的,直接让石宇轩去问石毅。

  石梅一句话“将来这个家,是石毅撑起来,你问问他,他说怎么办酒怎么办。”

  石梅四娘跑了,后来满秀秀说,是在微信上认识一个男人。

  两人互相了解,然后决定跑了,对方是个老光棍。

  直接跑去男方家,才一月就把结婚证领了。

  石梅四叔就是听了女方说,没有户口本,领不了结婚证,所以她才跑的这么容易。

  石梅听了,回了一句“应该怀孕了。”

  满秀秀不信“不可能这么快,才一个月,都不了解一下?”

  石梅心里想:

  哼……

  一个老光棍,怎么可能放过主动上门的女人?

  当满秀秀再次给石梅打电话时候说:

  “你四娘大嫂说了,她怀孕了,哎……”

  满秀秀还抱着对方会回头的想法。

  石梅问了一句“四叔知道吗?”

  满秀秀想了一会“应该知道了,他活该,平时就跟他说了,让他好好过日子,不听,该直接跟我们断了来往,现在好了,都是他自己作的。”

  石梅听了,什么也没说,只回答了一句:

  “他以为四娘跟你们一样,打不跑,骂不走。”

  是的,石梅四叔就是这样想的,所有人都这样想的,孩子都有了,你能跑哪里去?

  可是他们都忘了,他们的老婆都是明媒正娶的。

  一生就这么过着,但是石梅四叔的老婆不是。

  她是跑来的,因为没我结婚证,随时可以跑。

  石梅后来想,也许那次,对方喊石宇轩去吃饭,就打算好准备跑了。

  想在最后一次为孩子安排一下后路,因为她知道,石宇轩夫妻对她两个孩子是真不错。

  可是她没有想到,中间出了一个石梅,为石宇轩夫妻阻止了两个包袱。

  石梅经过社会的捶打,心早就冷漠无情了。

  她无能,管不了其他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护着生她的人。

  因为她永远忘不了,小时四叔给她跟石毅一人十块钱的红包,转身就给石梅表哥家孩子一人封五十的红包。

  让石梅知道,在亲四叔这里,她跟石毅,就去普通认识的人一样,没有特殊。

  哪怕是血亲,也没有任何特殊,但是石梅姐弟,依然叫他一声“四叔”。

倾本贤淑 · 作家说

十分抱歉,昨天忘了更新了!我一直认为我提前存稿更新了!

脑子不好使,非常抱歉,非常非常抱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